《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4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狱长说道:“就在那道门互相推搡的时候,你们先打了过去,然后两边人打了起来,她们才追过来,你们才又打回去。”
  我说道:“那既然这么说的话,双方都有责任啊,干嘛好像只有我们的错一样,你只叫了我过来问,不把新监区的负责人,不让新监区长过来,你这就是只怪我们了?”

  监狱长这架势是要把所有责任往我们身上推了。
  监狱长说道:“这你们不推搡她们,先打过去,她们能打你们吗。能追过来打你们吗?你们还用棍子追打过去!这叫玩闹吗?就真的打起来了,这也是自己人吧,怎么能用棍子?”
  监狱长那么恼火的对我,看来,新监区真的是塞钱了,不然她不会不留余力的这么对待我,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推。
  我说道:“那当时她们打过来了,我们也只是为了平息战火,没有说打伤她们什么的,就是化解,就是为了救我们自己人。如果真的要打她们,那为什么没有在她们被打倒后,继续追着打?继续伤害她们。”
  监狱长反驳不了这点,她想了想,说道:“那你们为什么先挑事。”

  我说道:“她们出来和我们先骂架挑事,不是我们先挑事的啊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过去打的她们。”
  我说道:“双方人在推搡,谁先动手的都不知道。”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越界过去打了她们,她们才那么愤怒和你们闹起来,打过来,升级了战火,这是不是这样子。”
  看来,她就咬着这一点不放了。
  的确是我们的人在推搡了之后先越界过去那边打了她们,然后引诱她们过来,进入我们监区的埋伏圈的。
  这点确实就是我们这么做的。

  监狱长就是死咬着这一点了,不过即使没有这一点,她只要觉得我们错,那肯定就是我们错,毋庸置疑,因为她就是皇太后,她就是这里的土皇帝,都是她说了算。
  没办法。
  我没有说话。
  监狱长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们会打起来。”
  我说道:“狱警们受到她们的挑衅,就打起来了啊。说来我们双方打架,她们下狠手,我们还算手下留情了。”
  监狱长说道:“你们冲过去打她们,还用了棍子,能叫手下留情吗。”
  我又不说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这些故意刁难的问题。
  监狱长说道:“你说吧,这事情怎么解决。”
  她盯着我。
  我说道:“我,不知道。”

  要我怎么说,难道我还说求监狱长处罚我们不成。
  监狱长说道:“你们打了人。监狱里有监狱的规定。”
  我说道:“什么规定。”
  监狱长说道:“a监区监区长白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说道:“那她们呢?就不处分了吗。”
  监狱长说道:“是你们先打人的,就先处分你们。”
  我说道:“呵呵,监狱长,她们呢?”
  监狱长说道:“她们没有什么过错。”
  这摆明了态度了,好了。
  我问道:“那好,那我们的处分是什么?我们监区的是吗。”
  监狱长说道:“我们会开会商量。你先回去吧。”
  我回去后,找了徐男谈这个事。
  徐男说道:“老狐狸果然是收了人家的钱。”
  我说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直接塞钱给她?但是不知道怎么说。”
  徐男说道:“还是那一套,找小李。”

  我说道:“好吧。”
  让人去邀请了小李吃饭,请小李吃晚饭。
  小李欣然赴约,当然会欣然赴约,因为她只要来,就有红包拿,有饭吃,有好酒喝。
  特地搞了一瓶好酒,然后准备了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她来了之后就先给了红包,她假装拒绝一下,然后收下:“这多不好意思啊,你啊,就是太客气了。”

  我说道:“来来来,吃菜吃菜,这边的ru鸽还不错。”
  实际上这家饭店的ru鸽我自己都没吃过,鬼知道到底什么味道的。
  给她夹了一只ru鸽,然后供奉她,招待她,把她当皇后nainai的一样的伺候着。
  喝了两杯红酒后,我和小李说了一下我们的所遇到的事情,关于打群架后,监狱长要给我吗的处分。
  小李说道:“这个处分啊,是有点那个什么。”
  她说话也不说到点,就说有点那个什么。
  我说道:“然后呢,我想让小李您帮帮忙说话,给监狱长说一下,这我们监区和新监区的一些头脑发热的狱警,有点小摩擦的小矛盾的,也没多大的事,对吧。这打架了,虽然说起来挺严重的,可是也没闹出什么事,没人受伤什么的,不至于一定要处分处罚什么的。”
  小李说道:“张总,她们的监区也打了人了,监狱长却只说你们自己的责任,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吗。”

  我当然假装不知道,我问:“哦,不知道哦。”
  小李说道:“唉,张总啊,你也算是一个人才,都混到了这步,还那么不开窍呢。你想想看啊,如果那新监区没有什么好处给监狱长身边的一些人,那些人怎么会去跟监狱长说你们的坏话,她们是搞定了监狱长身旁的人啊。”
  这谎话说的真的是好啊,把责任推到旁边人身上,不直接说是监狱长拿钱了。
  我假装问:“那是谁呢。”

  小李说道:“这领导层啊,还有各部门的领导啊,她们新监区弄点钱给她们,让她们在监狱长耳边吹吹风,那领导直接就去跟监狱长说了你们监区罪大恶极。监狱长耳根子软,就信了嘛。”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怎么办啊。”
  小李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她们能帮她们,她们也能帮你们啊。”
  我问道:“怎么帮。”
  小李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我说道:“塞钱给她们?可是我和她们不熟啊。”
  小李说道:“我可以帮你,不过嘛。”
  她眼珠子滴溜转着,我说道:“不过什么。”
  小李咳嗽了一声,说道:“这请她们吃饭啊,跑跑腿啊,什么的,也需要一些花销。”
  她就是想要钱,跟我要辛苦费,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问也是假装问的。

  我说道:“小李你直接说,多少钱,一共。我们凑一下。”
  没办法,不这么做的话,监狱长就要把我们撸下去了。
  小李说道:“五十万。”
  我吃惊了。
  我原以为,二三十万这样的数目。

  可是这一次,居然开价到了五十万。
  小李看到了我吃惊的样子,说道:“这主要多的都是送钱她们帮忙说话的,我这跑腿请吃饭的费,不到十分之一的。”
  日期:2017-03-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