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玄学也算修道,但却不讲究用出家寡居的方式,事实上。娶妻生子都算是人生中的历练,对修行也是有好处的,一般很少会有人终生不娶妻不生子的,这也跟华夏传统价值观不相符。刘传德是一直未曾娶妻,还是曾经出过什么变故,我一概不知,本来想问一下,但看他面色阴郁寡欢,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没问,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让他留了下来。
  晃眼到了第二日。中午时候,我便带着小金和张坎文出门了,本想随便打个车过去,谁知临近过年,街面上营运的车辆几乎全都消失了,无奈之下,我只好给王坤打了个电话。
  上回给小金寻找化形之地时,王坤跟我说过他老婆生小孩的事,我当时允诺等孩子出生时,过去送一道寄名锁,不过后来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一时我也无暇抽身,就把这件事忘了,一直拖到现在还没送。
  前几天我倒是想了起来,本想去他家里拜访一趟,不过转念一想,马上就过年了,等新年时,再去送寄名锁,也好应景。

  电话里,王坤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我说了让他过来一趟,他也没问。闷声答应了下来,没等多久,他就开车到了店里,我和小金以及张坎文上车之后,便一起往惠州方向去了。
  王坤这人做事虽然沉稳,但性子还算比较跳脱那种。平时呆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但今天却很反常,只是闷头开车,一句话也不说。
  我心里奇怪,正要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抬头往他脸上一看,想说的话顿时憋在了嘴里,眉头也拧了起来。
  王坤很不对劲,不是说他的精神状态,而是他的脸上,有一股很明显的黑气。

  这黑气不是指面相上的那种凶煞黑气。而是一种实质的阴煞,盘踞在他眉心命宫上,而且他的下眼睑处皮肤极其纤薄干枯,一道道细小的斜纹密布,紧巴巴的贴在下眼眶上,甚至有种包进了眼窝里的感觉,显得眼珠有些凸出。
  下眼睑,从面相上来说,属于子女宫。下眼睑宽阔丰满,呈卧蚕状,是为大吉,象征多子且子女健康成器,若下眼睑干枯深陷,且有斜纹丛生,则象征子女夭折或不孝。
  莫非他家孩子出了问题?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先问了一下他的生辰八字。
  面相一说,简明易懂。但却太简单笼统,不能当作测算的充足论据,具体还得参照对方命格才能定论。此时王坤新得子嗣,幼儿命格不稳,最怕咒骂,我若问他是否孩子出了问题,这话本身就不吉利,而且我还是修道之人,虽说还未到达言出法随的境界,但冥冥之中,言语也具有一定法力,若他家孩子无事,我这话说出来难保不会有些许影响。
  王坤楞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
  我记下之后,闭上眼测算起来。
  最近这些天我一直在参研北斗九星对应的步罡之法,而北斗九星在玄学上功用无穷,与紫微斗数也有相通之处,此时我测算他命格用的法子便是紫微斗数。

  根据他的八字来看子女宫,王坤的命格却是极好,紫微星正在子女宫。这种命格,主有三男两女,子女出众,且性情坚韧,志气高傲。
  照理来说。这是对后代极好的一种命格,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子女宫除了主星之外,还有会照之星,而王坤子女宫的会照之星,乃是破军。破军便是北斗第七星摇光星的别称。破军星古称“耗星”,主破而后立之意,本也不算凶星,但破军会照,却与紫薇刑克,主杀长子!
  从命相结合面相,此时我已经能确定了,王坤的孩子肯定是出了问题,而且这问题,极有可能与他眉心盘踞的那一片阴煞有关联。
  确定之后,我也没了顾忌,睁开眼,直接对他开口问道,“王哥,上回说孩子出生了,我要送个长命锁过去,但这段时间杂事太多,给耽搁了,算算时间,孩子也快百天了吧,正巧明天就是新年,如果方便的话,我明天登门拜访一趟,把长命锁送过去。你看如何?”
  听到我这话,王坤脸色明显一乱,紧握着方向盘的两只手也急剧颤抖,车身紧跟着猛烈晃动几下,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直接停在了路旁,惹得后面一片喇叭声传过来。
  幸好这才刚出门没多久,还未来得及上高速,否则的话,这一下怕是会造成严重车祸。
  我转头往王坤脸上看过去,此时他面色凄惶惨白,嘴巴嗫嚅几下。才用发颤的声音小声道,“不……不用了,我儿子他,应该用不上长命……长命锁了。”
  偌大的一个老爷们儿,说完这短短的一句话,竟像是耗尽了全身的气力。尤其是说到“长命锁”三个字时,他的眼圈都红了起来。
  尽管我早已推算到了这件事,但听了他这句悲怆的话,心里莫名也跟着有些低落,叹了口气,才又开口对他问道,“这段时间我都在店里,你有事解决不了,怎么不来找我?就算走不开,店里的电话你总是有的,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我心里的确有些费解,王坤本身相信玄学。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怪异之事,他本该第一时间便想到我才对,怎么会一直静悄悄的选择沉默?
  王坤抬手揉了揉眼,嘴角露出一丝凄苦笑容,摇头道,“我本来也想来找你的,但后来想了想,还是没来,我儿子他不是撞邪了,而是得病了,医生说是很严重的先天心脏病,从刚出生时就确诊了。我本来也不甘心,可面对这种病,谁也没有办法啊,我知道你道法高深,可再高深的道法,怕也对这种疾病没有办法吧?其实当时我也来过店里一趟,当时你不在,谢叔说你很忙,他自己好像也有什么事……我想了想,还是不麻烦你们了……”

  他的说法让我有些奇怪,先天性心脏病?这样的话,王坤眉心那团阴煞又是怎么回事?
  我思索了一下,很多灵异事件,本身也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危害,进而衍生出其他病症,不管怎么说,王坤眉心那团阴煞不是假的,这件事。多半另有内情。
  我叹了口气,忍不住责骂道,“你啊,真是糊涂!事关孩子的性命,你怎么知道道法不能治病?你怎么知道来找我也没用?”
  王坤一怔,不光没有因为我的责骂而恼怒。反而脸上迅速浮现出震惊,同时还有一丝狂喜,转过身,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大眼睛,颤抖的问道。“你说什么?你能治这病?”
  我摇摇头,“先天性心脏病的病因有很多可能,有时候医生也说不清楚起因究竟是什么,道法能不能治我也说不清楚,但从我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你儿子恐怕不是先天心脏病。而是你刚才说的撞邪了,这我正好能治。”

  王坤这时候已经稍微冷静了一点,但听了我的话,他全身再度颤抖起来,双眼发亮,激动的又问。“真……真的?”
  我没好气的说,“我骗你干啥?你先吸两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把你儿子具体的情况告诉给我。”
  王坤原本凄惶的表情已经完全不见了,整个人也焕发出来了活力,根本不用平复心情。马上便把他儿子的情况详细给我讲了一遍。
  日期:2016-08-19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