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3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宝宝,你能听见妈妈说话么,你的爸爸其实很在乎你,也很在乎妈妈。妈妈可以爱他么?
  “干什么!想什么呢?”谢衍生推我,一手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
  我盯着他,笑了起来。

  他被我笑的发毛,“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的这么煽情,你不该感动一下?景文,我阿生好歹也是情场老手,就没有在我的攻势下还能保留着道行的。”
  “那你还真碰到千年老妖了!”我笑。
  他撇着我,满眼的不屑,“就你!总共就谈过宁远那么一个男朋友,还难受的死去活来,当着人家面啪啪扇巴掌,没人了,就背着别人躲着哭。”
  唔,他为什么这么说?他那天看到啥了?
  “你别不屑,你跟我结婚,光说服我爸妈算怎么回事?那我呢?你还没求婚呢!”我立即哼哼,当然,我也在岔开那天我躲在巷子里哭的事实。
  万一他真看到了,那多丢人。
  谢衍生似乎才想到这个重大问题似的,眼神呆滞了一下,继而笑了。
  “搞定你?景文,我什么时候没搞定你?等你生完孩子,我慢慢搞你——”
  搞——我——
  这货说话,就是这么流氓!

  我气的掐他胳膊的肉,滑腻腻的还真不好掐,但是好歹得手了。
  他吃痛,推着我的手说:“得得,我认输,万一不在丈母娘面前说好话,我儿子就没了。”
  “怎么就是你儿子了!老娘我还没发话,我说是宁远的,你也得认!”我呛呛。
  “说谎都没技术!老子睡了你的那天,床上通红一片,你当老子也喝酒了?”谢衍生一句话给我噎回去了。
  我登时就黑了脸!
  这按理说,还是第一次这种事情,应该是很骄傲很自豪的,怎么被他说的,好像我其实是个不开放的老处丨女丨!
  想想就憋屈。
  “流氓!我回家了,你自己玩吧。”我说着转身就走。
  谢衍生拉着我,“别啊,我不送你回去,丈母爹还以为我多不负责。”
  “别碰我,臭流氓。你再拽我,我叫人了!”
  “你不能在大街上这么放荡。回头到床上了,不着急,慢慢叫。”
  我就知道,碰到流氓一样的人,你是很难摆脱的。
  谢衍生安稳的送我回到家,爸妈喜滋滋的将我迎进去,叫谢衍生坐坐,谢衍生说不了,就走了。
  谢衍生前面刚走,后面我妈就夸上了。

  “老景不是我说你,阿生是个好孩子,能看出来。别看他长得有点坏,可是能看出来是个懂事的孩子。我看他比宁远好。”
  老景也笑呵呵的应了句,“看着坏,那是肯定的。我总嫌这小子脑子里都是坏水。我今天去问那个高尔夫球场的卡,花了三万块,哪是免费的啊!这小子,竟然为了叫我没负担的收下来,扯这么个谎。”
  坐下来,却又笑着说:“有点我年轻时候的影子。”
  “吹牛都不打草稿!”
  我跟妈噗嗤一声笑起来了。

  晚上睡觉前洗了个脸,照镜子时候,总觉得自己长得还行嘛,也不是那么差。
  又照了照,忍不住又自卑起来,脸上好像长痘痘了。因为怀孕了,我都不太敢用化妆品。怀孕期间皮肤保养的也不好,到时候会不会变丑?
  心里一下子就有了负担。
  我回去床上开始搜孕期护肤,有不少能用的,咬咬牙买了一套。
  要是变丑了,岂不是被别人比下去了。
  哼,我才不要被比下去!
  哎,为啥我不是天生丽质的呢?
  越想越是伤心,伤心到睡着了。
  很快就用了护肤品,几天心情倒是都不错。
  早上上班,小宋问我,“呦呵景文,你最近老是照镜子嘛!自信满满的样子,明显是恋爱了啊!”
  我嘿嘿一笑,“姐我什么时候不自信了?”

  心里却美滋滋的。
  小何还跟我说:“人家朱茵说了,到底幸不幸福,照镜子就知道了,你会觉得你越来越美。”
  我笑了起来。
  这话最近都是说到我心里去了。
  爸妈终于松了口,说既然我喜欢,那就阿生吧,同意我们交往。
  谢衍生晚上高兴的抱着我晃了三圈,“景文,我就说了,你爸妈那边我搞的定。”

  我喷他,“诶你别得意。爸妈搞定了,还有我呢。你可是没求婚呢。”
  结果他说:“求婚这种事,还是省点钱吧。反正你爸妈都同意了。”
  气的我一晚上没搭理他。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就看到办公室桌子上一大束蓝玫瑰。

  这玫瑰花忒大了。
  占了四个办公桌,架在中间的那种。
  蓝色的玫瑰花中间是红色的拼凑出我的名字JW。
  整个办公室都沸腾了。
  都知道,我被情人送了一大朵玫瑰花,当然背地里猜测是谢总。
  我心里美滋滋的。
  虽然也知道,炫耀不是好事,可是美滋滋这种感觉,你是抑制不住的。我也不打算抑制了。

  我在微信里对谢衍生一顿训斥,说他炫耀。
  他说炫耀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一连三天,都有礼物。
  我心想,这算是求婚么,人也没到。
  晚上下班,他早早地接我。
  我跟他抱怨,“你这样不行啊。只是在办公室炫耀你有钱,怎么能算求婚呢?”
  他说:“怎么能叫炫耀有钱?那花捧是朋友店的,根本不花钱。还有那几个礼物,我就是指示了一下,老铁就帮我买了。哪贵了?你说哪贵了?再说了,我不炫耀,大家也都知道我有钱。”
  气的我牙痒痒。
  跟这货贫嘴,你除了有本事你还得有肚量。
  “废什么话。反正我当你没求婚。”
  “老婆大人,你就乖点,到时候结了婚,我股份都分你一半,你现在花的钱,都有你一半,你说合适么?”

  “丫的,你是商人,跟我说省钱呢?资本家都是吸血的!”
  谢衍生笑起来,摸了摸我的脑袋,“就喜欢看你气的牙痒痒的样子。老子在床上能看到就好了。”
  又来!
  晚上在我家吃饭。
  谢衍生跟我爸妈商量,说是隔几天就见他父母,把婚礼的事情定下来。
  爸妈听了也行,毕竟也都是老大不小了。
  谢衍生说:“我爸妈也是实在人,到时候你们有的条件尽可能的提,毕竟养了女儿一辈子,不可能什么都不求。到时候哪里不好,叔叔阿姨还得多指示我才行。”
  爸妈听了点头说谢衍生懂事。
  他走了之后,爸妈问我,说这彩礼要还是不要。
  我其实也不知道要不要。
  毕竟新社会了,也有要彩礼的,也有不要的。

  虽然爸妈手里不能说像谢衍生那么有钱,但好歹是给我留了钱的,那些积蓄,也是够我花的。
  爸意思,吃人家的手短,被人瞧不起,就不要彩礼了。
  妈也觉得是这样。
  我想想,其实谢衍生给不给钱,也倒是无所谓,只是相信他能跟我好好地过一辈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没想到,又要结婚了。
  而幸福,来的的确太快了些。
  眼见着就要见公婆了,心里多少忐忑。
  毕竟谢妈妈对我的印象似乎并不是太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我询问过谢衍生,是不是必须打扮成徐培培那样的才行。
  谢衍生说我多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