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3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呢?你想到这些了?”我问他。
  “门不当户不对吧?”谢衍生反问我。
  “阿生,你竟然不是觉得我们在高攀。”我笑了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话。
  宁远那种人,其实不过就是个年收入过了二三十万的小公司,他话里话外都有种我们是在高攀的感觉。
  谢衍生家境殷实,一比生意可能就二三十万,都不曾说过我是在高攀。
  我能说什么?

  有的对比自然有的伤害。
  他捏住我的下巴有点生气,“景文,最讨厌你沉默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别的人。”
  这货,怎么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我瞥了他一眼,“没想谁。送我去公司吧。你不是说了你会搞定我爸妈吗!”
  谢衍生踩了油门,对我说:“我又没说搞不定,只是问问情况。你看看你,都不说透露点风声。”

  我无奈的耸肩,“真不是我不透露,而是你都说对了,我只能给你打个对勾。”
  谢衍生听了,眉头皱了皱,继而又舒展开,“这样,那也好办。”
  我去公司之后,心里不明白他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突然挺想跟爸妈摊牌的,说我已经怀孕了。

  毕竟这是铁打的事实,又能逼迫爸妈承认谢衍生。
  现在不是都奉子成婚么。某某大明星,娶其的时候也是因为妻子怀孕了。
  我想着,那就这么招,正好全都解决。
  下班的时候,谢衍生打我电话,说晚上在渔家傲吃饭。
  我说行,就匆匆忙忙赶过去了。
  才过去,就看到爸妈都在,这谢衍生还是急不可耐的就开始下一步了。
  “阿生也叫你们来了?”我开口问。
  爸妈点头。
  我妈说:“最喜欢吃这家的鱼头了,阿生连我的口味都知道。”
  我也觉得挺神奇,这谢衍生总是能在我想象之外。
  我在桌子上坐了一会,继而揪心的想要不要摊牌。
  只是想想,就有些希望看到谢衍生了。

  他如果在就好了,我就可以安心的握着他的手说我怀孕了。
  正想着,他就到了。
  这么一出来,我倒是挺开心的,觉得见到他就安心了好多。
  他进来后,服务员就开始传菜了。
  桌子上全都是爸妈喜欢的菜,不管是哪一个看起来都是精心准备的。
  渔家傲的价格也不高,十分亲民,所以我爸妈也没啥负担。
  谢衍生握了握我的手,对爸妈说:“这两条大鱼,都是我今天去江边钓上来的,阿姨叔叔尝尝。”
  我爸一听来了兴致,“好多小区里面的邻居都跟我说钓鱼好,都劝我去钓鱼,下次你钓鱼可要带着我。”
  谢衍生说一定一定。
  谢衍生说话非常的有趣,吃饭期间,根本没有断过话题,他一直在说,爸妈也从没有冷场,基本上一个话题结束了,他就能开始下一个。
  爸妈被他逗得特别开心。
  以前宁远在的时候,爸妈也觉得不错,可是宁远很多时候都并不走心。爸妈说什么他听听就算了,从来不会真的去做,或者放在心上。

  而谢衍生,却能在早上那么紧张的询问爸妈对他的看法,那不过是因为他在乎。
  这一切,都是对比,也都是伤害。
  吃饭一半的时候,我抬头望着爸妈,打断她们的谈话:“爸妈,我有事想对你们说。”
  我的态度比较认真,一时间全都是安静。

  我想摊牌,说我怀孕了,我想嫁给身边的男人。
  只是我还没有开口,谢衍生就握住了我的手打断我的说话。
  我看到他眼里有一丝生气,我没明白怎么回事。
  他对着爸妈说:“阿姨叔叔,这件事情还是我说比较合适。”

  既然他也是说我怀孕,为什么还会生气?
  我奇怪的瞧着他。
  爸妈也奇怪的看着他。
  “我出现这么多次,给叔叔阿姨带东西,相信我的目的,叔叔阿姨都是知道的。”谢衍生开口。
  爸妈点头,爸说:“是啊,阿生对我们女儿的心意,我们也是看在眼里的。”
  谢衍生说:“既然这样,文文要说的话,自然该是我开口说。我喜欢景文,我希望她嫁给我。希望叔叔跟阿姨可以同意。”
  我顿住了,他不说我怀孕的事?所以说,这也是他刚刚生气的原因?
  爸妈则是好像这件事情迟早他会开口的,没有半点惊诧。
  “这件事情,既然阿生开口了,我们自然也应该给个回答,我跟你阿姨,的确非常的喜欢你这个孩子,你也非常的懂事。可是阿生啊,有些事情,容我们再想想。你也知道,文文前面还有一门退掉的婚约。”
  爸说着叹了口气,“希望你能理解,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再说,你们认识的时间也太短,需要多接触”
  我知道我爸肯定会推辞。
  谢衍生跟着点头,显然都在他意料之中。

  谢衍生绝口不提我怀孕的事,只是不停的逗我爸妈开心。
  我则满脸懵。
  谢衍生显然故意岔开话题不让我提这个事情。我更没明白为什么谢衍生眼角会有一丝生气。
  按理说他现在求着我生孩子,还能跟我生气?
  但是我完全不好问,只好跟着好好地吃饭。

  吃完饭之后,谢衍生送我跟爸妈回家。
  我跟着要上楼,谢衍生拉住我,对爸妈特含蓄的说:“叔叔阿姨,我这一天没见到文文了。”
  爸妈立即了然,“好好,景文你送送阿生,晚上早点回来。”
  谢衍生笑,“我们就在小区里走走,不会去太远。”
  出了小区,谢衍生才瞪了我一眼,“还不知道哪错了?”
  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瞪我?你瞪我什么!要不是因为你不让我打胎,我至于要说怀孕的事。”
  “景文,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反问我。
  我倒是意外了一下,还是没好气的说:“能是什么样的人。霸道腹黑,还痞的跟流氓一样。”
  谢衍生一手弹了我一个脑瓜崩,“我在你眼里就没有好的地方是不是?”
  唔!我捂着头没说话,算默认。
  “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想跟你爸妈说生米熟饭,逼着她们同意我们结婚。”谢衍生叨叨,语气有点生气,“我是坏了一点,可是不代表我没有原则。”

  “景文,你是我第一个想娶的女人。”他说着沉默了下。
  我跟着就彻底沉默了。
  “我想娶你,就会正常征求你父母同意,而不是逼婚。我知道跟你爸妈说你怀孕了,那就板上钉钉了。可是景文,那我成什么了?我不是小人!你以为我没原则到用你怀孕去逼婚?我没有那么渣。”
  他说的我竟无言以对。
  最主要的是,我从没有想过。
  内心全都在融化。
  我抚摸我的小腹,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个多月了。
  从跟宁远分手退婚到现在,我跟梦里一样,还频频遇见那个渣男的进攻。

  现在有个男人说他没有那么渣,他说他想认认真真的娶我,而不是逼婚。
  认真到,原本可以走的捷径他没有走,他说他要征求我爸妈的同意。
  那么多的奉子成婚,他却说他有原则。
  不知道是不是想哭,我突然就有些哽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