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当初燕南天用那种法子把相柳麻痹了一段时间,我们只需要有样学样,将其麻痹,就可以趁机让蛇灵吸出它的血液。不过这中间有个问题,燕南天当日用的小老鼠好找,曜石虽说有些困难,但也总能想到法子,可当时他用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菌类,我压根不知道是什么,该怎么去找?
  我将这担忧说出来,蛇灵却是哈哈一笑,告诉我说,他知道那些菌类是什么,等他出门去云南那边走一趟,分分钟就能将这些菌类找齐带回来。
  原来他已经想好了法子,既然如此,我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交代他将那液体吸收完之后,就可以去云南走一趟了,蛇灵却比我还着急,说他现在就可以出发,到时候找齐那些菌类回来,正好体内的液体也消化完了。
  事关他化龙之事,着急也是人之常情,我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
  蛇灵见我点头,马上就要着急出发,不过我却又叫住了他,问他是不是吞了相柳鲜血之后,马上就可以化龙了?到时候是不是还有什么要做的事?
  我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考虑到,两个月后,我就要跟张坎文一道去安阳,算算时间,蛇灵如果一切顺利,化龙大约也就是那个时候,到时候蛇灵着急化龙,说不定两件事会起冲突。
  问了之后,蛇灵丢给我了一个白眼,告诉我说,没那么容易,吞了相柳鲜血之后。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而且消化完毕之后,他需要去洛阳一趟。

  我心里奇怪,问他为啥要去洛阳,蛇灵面色少有的严肃起来,沉声告诉我说,洛阳有一个地方,名为龙门。世间生灵,但凡想要褪去凡胎,化形为龙时,除了自身的修行之外,最后一步,一定是来到龙门,越过龙门。
  蛇灵虽已称为阴魂。但终究仍是蛇神,跃龙门乃是化龙必经的一步。
  我听了心中大是惊奇,以前总听说什么鱼跃龙门之类的成语,以为这只是一种比喻,没想到世间真有跃龙门这种事情!
  跟我说明各种缘由之后,蛇灵便上路出发了,临行时,我本想送他一些护身之物,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压下了这份心思。
  蛇灵本就是识曜修为,此时吸收了那种液体,实力已经无限接近识曜巅峰,单论实力,比我还要强出不少,根本不需要我来担忧他的安危。这一行,除非他遇到天师境界之人。否则的话,就算敌不过,逃得一条性命总还是无虞的。
  蛇灵走后,生活再一次陷入平静之中,我体内的巫炁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每天的精力几乎全都放在对“九星天罡”的研究上。
  就在蛇灵离开的第二天,我终于成功的踏出了九星天罡的第二步,也就是天璇步。北斗九星第一星,名为天枢,又名阳明天狼星君,第二星名为天璇,又名阴精巨门星君。

  孤阳不生。孤阴不常,所以前两步单独修炼之时,都很是耗费精神,而且效率极低,但这两步参透之后,阴阳相济,其后的数步就简单多了,没多久,我一口气将第三步天玑、第四步天权、第五步玉衡,全部参透修成。
  当然,除了前两步的阴阳相济作用之外,后面进境如此神速,也跟我此时已经稳定下来的识曜中期修为有关。至于剩下来的四步,开阳与摇光,是识曜后期乃至识曜巅峰境界才能修炼成功,而九星中的最后两颗隐星对应的步罡,就更虚无缥缈了,识曜境界能不能修炼成功得看机缘,根据《死人经》里记载,识曜境界修炼不成,到了天师境界才慢慢修成也算正常。
  即便只有这五步,也足以让我感觉兴奋了,其中蕴含的威力,在没有印证的情况下,我也说不太准,但笼统感觉,五步天罡同时用出来的话,威力不会比当初见识过的那个陆家陆承平所用的纲禹七步差。陆家作为玄学界的著名世家,嫡系弟子修行的步罡之法肯定不会差,事实上,纲禹七步在玄学界的名气也不小,而这九星天罡,只是五步便能敌得过整个纲禹七步的威力,可见其不凡。也怪不得《死人经》中说,最后两步隐星步罡可抗衡天师。

  当然,这一切暂时还是我的猜测而已,想证实,还得找人印证之后才算数。换做以前,想找个印证的机会可不容易,我只能在实战中检测,不过现在张坎文就在这里,他的实力当初就不逊于陆承平。而且用出《正气歌》时,更是轻松便能击败陆承平。此时距离他开始修行《正气歌》已有数月时间,他的修为也到了识曜后期,找他来印证九星天罡的威力,最是合适不过。
  这段时间,张坎文也没有闲着,虽说留在风水玄学店里,但我见他的机会也不多。这家伙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说是要为安阳之行做准备,也不知道整天在鼓捣什么。
  过去找他的时候,敲了半天门,张坎文才应了一声。匆匆打开了门。我抬头一看,他脸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流,衣服的领口和胸口也湿了一大片。
  我一愣,问他怎么回事,张坎文只是淡淡的回答说,他在修炼。
  我听的有些疑惑。玄学修行跟锻炼身体不一样,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出现大量流汗的情况,不过各门各派修行的法子不一样,我也不好多问,就岔开话题,把我的来意简略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张坎文笑道,“以前我就听文非说过,你小子修行的功法不简单,之前在梅州,你以区区点穴境界。就能挡得住陆承平的纲禹七步,现在你也练成了步罡,威力定然不俗。行,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咱俩好生切磋一番。”

  来之前,我早已想好了切磋的时间和地点,马上就回答道,“明天就是腊月三十,小金每个月的月初和月中都要化形两次,需要去一个僻静无人之处,倒是咱俩一起过去,顺带切磋论证一番。”
  上回介绍小金的时候。我只是说他体内有禁制,发挥不出来任何实力,却未告诉他小金化形之事,此时猝然听闻,张坎文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同意了下来。
  商定完这件事之后,张坎文随我一道下楼,跟谢成华和刘传德一起吃了午饭,然后便匆匆忙忙的又回了自己房间。我没有着急回去,而是留下来跟谢成华他俩简单盘了一下账目,然后从账上给他俩各自支取了一笔钱。
  虽说他俩受我控制,为我做事,但纵有禁制手段,也不能把他们当作奴隶也使用,该有的酬劳我自然也不会含糊。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我给他俩放了假,告诉他们说。过年期间他们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待年后处理完家里的事,找个时间回来继续营业便是。
  跟我和张坎文不同,他俩都还有自己的家庭,过年这种具有重要意义的节庆,跟我一个孤家寡人留在这里怎么也不合适。
  谢成华满脸笑容的应承了下来,还连连对我致谢。但刘传德却犹豫了一下,告诉我说,他过年不用回去,想继续留在店里。
  我心里顿时大奇,问了之后才知道,他父母早已亡故。而且无妻无子,虽有兄弟数人,但到了这般年纪,兄弟数人早已娶妻生子,各有各的家庭,过年这种日子。去他们家里也不合适,回了佛山那边也是一人独居,倒不如留在这里,跟我也能互相做个伴。
  日期:2016-08-1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