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他讲述着这些人的强大,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这样编制的队伍,我并不是没有见过,在天山神池宫,在茅山,我都有瞧见过不少,甚至亲手宰杀过的,也有许多。
  因为没有真正动过手,我不知道这些人的战力如何,但是对于大部分的修行者,这帮人还是挺有威胁的。
  许多正统的修行者因为民国时期的心理伤痕,和传承下来的潜规则,对于枪械之物,向来都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认为热兵器是对于修行者的一种侮辱,故而很少有人会选择拿枪说话。
  这与当前的国情有关,也跟修行者对于自己心境的追求有关。
  但不可否认,修行者用上了枪,那种快速的反应力,以及远比普通神枪手更加准确的枪法,还是具有极为强大的威胁。
  警报仍然在响,红光闪烁,将紧张的气氛传递到了每一个角落。

  不过白城子这儿的机制十分成熟,并不会因为一两个疏漏点,就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而是因为这样的警报,瞬间发挥出了巨大的动能来,庞大的机器开始高速运转。
  没多久,监控室这儿的房门被人敲响。
  随后“滴、滴”两声,有人刷卡进来,听到这声音,马松松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我低声说道:“领导视察,估计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司马辜,赶紧起来,跟着我做。”
  他话语刚落,走进来好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五十岁的半老头子,穿着与我们一般的黑蓝色制服,不过肩章却多了几个杠和星星。
  马松松朝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朗声说道:“报告大队长,重刑监区值班员马松松、袁俊正在监察监区所有地区,请指示……”
  我与他一起站立,一起敬礼,显得十分自然。

  那半老头子走进里面来,摆了摆手,说特殊时刻,用不着多礼,怎么样,这边没什么问题吧?
  他脸上带笑,一对金鱼泡般的眼睛里充满了和煦的笑意,让人放松许多,马松松笑着说道:“没呢,我们这儿没啥事——老大,到底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之间,A馆那儿就闹起来了?”
  半老头子扫量了我们这儿一圈,然后说道:“马赫秀马老的幽府守卫在A监区巡查的时候,发现不对劲儿,于是调集同伴严查,结果发现了前些日子不翼而飞的那个陆言,那小子正躲在监区地下的一化粪池里,闷了好多天,给发现之后,开始四处逃窜,你们这边注意一点,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指挥部。”
  啊?

  马松松忍不住笑了,说我擦,化粪池?他这么多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啊?吃屎咩?
  众人一阵大笑,半老头子也忍俊不禁,说也许吧。
  马松松说那个冒牌货还真的能躲呢……
  嗯?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半老头子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说谁跟你说那陆言是冒牌货的?
  简单一句话,让我后背的汗水都给憋了出来。
  的确,从白城子的角度来说,一个经过了总局和民顾委双重机构认定、并且验明正身的囚犯,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假的。
  那么马松松又怎么知道他是冒牌货的呢?

  是我跟他说的啊。
  瞧见面前这位半老头子司马辜,还有他身后的好几名随从,我有点儿紧张。
  倒不是因为我怕他们,又或者别的什么,而是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会牵连到马松松和袁俊在这儿的前途。
  好在马松松这人临场应变的功夫不错,嘿嘿笑了一下,说他们那帮小兔崽子都在传,说一个能列入天下十大的家伙不应该这么差,刚才又听到您说他居然萎缩到躲在化粪池里面去,更觉得应该是个冒牌货才对……
  司马辜冷冷说道:“外面的流言不要信,是不是陆言本人,这个你们也不要议论,至于躲在化粪池里,他们苗疆巫蛊,本来就恶心下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表面上不做评判,但话语里,却多多少少有着严重的偏向性,让人心中不痛快得很。

  我站在马松松的身边,听到这话儿,心头多少有些愤怒。
  不过身处此地,我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算别人往“我”身上泼脏水,也只有忍着了。
  马松松赶忙承认错误,说对,我们对谣言的态度,是不轻信,不传播,严令禁止,我记住了,头儿,我错了,保证没有下一次。
  他显然是很得这位司马辜的欢心,听到他的自我反省,司马辜笑了。
  他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好做事……
  司马辜说着话,又转头看向了我。
  我的心有点儿紧张,害怕他找我问些什么,我若是答不上来,那事儿可就严重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突然间司马辜身后的随从那儿,传来对讲机的声音:“这里是总监区大门,有人翻过高压围墙,闯入了监区,速度很快,重复一遍,有人翻过高压围墙……”
  那声音很紧急,司马辜伸手,从随从手中接过了电话,然后说道:“我是值班领导司马辜,到底什么情况?”
  对讲机那边紧张地说道:“不清楚,那人突然出现,然后踩着一把飞剑,跨空而来,越过了我们的高墙和法阵,落到监牢区这儿来,瞧那模样,应该是朝着S级特殊监区去了。”

  飞剑,S级特殊监区……
  听到这些名字,司马辜的眼皮一阵跳,很快反应过来,赶紧说道:“立刻拉响橙色警报,并且通知在静修的几位大佬,告诉他们,来者不善……”
  他们正在沟通的时候,大半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的我突然间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回过头来。
  我瞧见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的监房,突然之间,沉重的大门突然打开。

  或者说,是弹开来的。
  什么情况?
  就在我愣住的时候,监控室的对讲机突然响了,有人紧张地说道:“报告,重刑监区空中监牢处,三名在押囚犯试图越狱,监房大门已经被他们打开了,怎么办?”
  马松松一脸懵逼,而这时司马辜突然间抢过了对讲机来。
  他一脸正义地说道:“我是值班领导司马辜,听我命令,不要给我逃犯任何机会,直接击毙!”

  直接击毙!
  其实我一直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又说不出是哪里有问题,但当这位司马辜说出“直接击毙”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会有莫名的担心。
  马松松一直很笃定地说起白城子的安全,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杀林齐鸣等人,肯定不会选择在食物里面下毒,又或者别的办法。
  他们一定会去钻规则的漏洞。

  通过规则的漏洞,正大光明地杀人,一如当初朱雪婷被杀一般,即便是犯了错误,也会被人通过操作而原谅。
  这才是最可怕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