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依为命过了几年,咱妈就走了。在咱妈弥留之际,咱俩跪在炕沿下,哭着喊着不让她走。妈用干瘪的手颤微微的摸了摸*我的脸,又摸了摸你的头,她用尽全身力气,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话。她说“我要走了,再不能管你们俩了,以后你们兄妹就相依为命吧,有乡亲们照顾,你们饿不死。我不盼你们以后有多大出息,就想着你们能自个养活自己,要记得讲良心”。说完这几句话,咱妈就走了,她走的时候,手还在你头上放着呢。

  我记得那大下大雨,那雨就跟从天上泼下来似的。可你就跪在薄板棺材前不起来,直到最后昏倒在那,那年你才六岁呀。后来是村里资助着,供咱俩上了小学,还供你上了初中。你从小就要强,初中毕业后,去南方服装厂打工,你不怕脏不怕累,第二年就当了小组长,五年时间就做了车间主任。从服装厂换了公司打工,你没几年就成了公司生产经理。这还不算,你还利用工休时间,上了夜校、电大,考了这个证,那个证,最后竟然拿到了律师从业资格证。

  那些年,你不但工作进步快,做事也仁义。每次请假回家,除了给我带东西,还给乡亲们买吃的、用的。光是给村东头三姑父寄腿疼药就寄了两年,每个月都寄一次,直到他的腿病好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你变了,除了对哥哥还一如既往的好,跟乡亲们却渐渐远了。但乡亲没什么埋怨,我也认为你是长大了,想的事多了,在侧面提醒你两次以后,我也就不说了。我认为你只要对我好,说明你的心就没变。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在靠山村干了……那可是咱妈年轻时候下过乡的地方呀,那儿的人对咱们不薄呀。哎,都赖我,认为你有主见……要不是今天听公丨安丨的人说,我还不相信呢。你,你倒是说句话呀。”

  “呜呜呜”,只有哭泣,没有连莲的回音。
  连彬跺着脚骂了起来:“乔丰年,你个王八羔子,你劝劝我二妹呀,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跟你没完……”
  “呜呜呜”,先是一阵啼哭声响起,接着传来连莲的声音,“哥,我不死,我投降,我投降,哇……”抽泣声顷刻间变成了号啕大哭。
  “哇……”连彬也大放悲声起来。
  兄妹二人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
  楚天齐回头看去,正迎上周仝投来的目光,二人会心的相视一笑,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哭了一通,在楚天齐示意下,连彬又向连莲喊话:“二妹,你赶紧过来吧,哥在这等着你。”
  连莲也停止哭泣,大声回应着:“哥,既然我已决定投降,就肯定会过去,不过我还得和姓楚的确认几件事。”
  连彬急道:“二妹,你好糊涂啊,都这时候了,还确认个什……”
  “哥,你别管。”连莲打断对方。然后对着楚天齐喊话,“姓楚的,你在听着吗。”
  楚天齐拿起扩音器:“说吧,我听着。”
  连莲提高了声音:“你刚才说,要调查我最亲近的人,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如果我投降了,是不是就不用调查他们了?”
  楚天齐道:“连莲,我刚才的原意是,你一旦要自绝生命的话,我就要找你最亲近的人调查,会追究他们的相应责任。现在你已准备选择与警方合作,情形自然不同。只要你配合警方调查,如实交待案情,好多事情就不需要再去调查他们。但是,这并不代表就不调查他们了。
  你是学法律的,肯定明白警方办案是有程序的。如果案件牵扯到谁,谁就必须接受调查,如果谁果真涉案其中,就要承担相应责任。当然,你只要好好配合,把案情交待清楚,相关人员接受调查的范围、时间应该就要缩减。而且因为案情清楚,他们就不必替你承担部分责任,相应承担的责任自然会减轻,有的方面可能并不需要承担责任。”
  “你说的还算客观。”肯定过后,连莲接着说,“最高法有规定,只要涉案人员有立功表现,就要减轻相应惩罚。我能投降,是我哥哥力劝的结果,乔丰年其实也一直在劝我,才让我犹豫不绝,等来了我哥哥。他们这算不算立功?会不会减轻相应惩罚。”
  “呜呜”的哭声响起,是连彬和乔丰年发出的。
  楚天齐回复着对方:“在公丨安丨机关安排下,连彬到现场对你进行劝解,在你做出配合警方决定时,他起到了重要作用,符合‘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行为,肯定属于立功表现。公丨安丨机关会如实记录,并向法院建议‘量刑时予以考虑’,我相信这条一定会对他减轻刑罚有帮助。至于乔丰年是否有规劝你配合警方的行为,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认定,不过正是由于他在你身边,也间接为连彬出现争取了时间,我们会在过程记录中有体现。

  其实,不止是他们,你自己也存在减轻刑罚的条件。你现在选择放弃抵抗、配合警方,这种行为属于主动投案。只要你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那就符合了自首的法定要件,就可能减轻对你的刑罚。你放心,警方会依法办案的。”
  连莲“嗤笑”了一声:“谢谢你还能为我考虑,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我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如果能因为我的投降,减轻对亲人处罚,我已经很欣慰了。”说到这里,连莲又提高了声音,“在场诸位,你们可都听到了,要为我作证,楚天齐亲口承诺‘警方会依法办案’的。”然后又自嘲着,“你们都是一伙的,怎么会替我说话?只希望你姓楚的能公正一些就行了。”
  “连莲,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楚天齐问着对方,潜台词就是“赶快下山投降吧。”
  “你着什么急,是急着立功,还是怕我跑了?”连莲的话不无讥讽,然后她叹了口气,“哎,还是我太轻敌了。原以为你现在已经是闲人一个,自身难保,什么事都管不了,哪还能顾得上我。可没想到的是,你一直盯着我不放,竟然通过盯梢丰年哥找到我。也怪我,不好好躲着,却偏要来见他,不但我自己落入你们手里,丰年哥也跟着受牵连。要是我来的时候多带些人,恐怕现在投降的就不是我了。哎,看来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确实对你重视不够,不过你能把我堵在这儿,能说出相对客观的话,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确是个厉害角色,将来必定能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从连莲嘴里说出对自己肯定的话,楚天齐总感觉怪怪的,有些不伦不类。
  “行了,我也不和你费时间了,省的你心里不踏实,我现在就下去投降。”连莲声音戛然而止。
  拿开扩音器,楚天齐对着高峰道:“看着点。”
  “明白。”高峰此时情绪已经稳定,举着望远镜看了起来。
  天光大亮,楚天齐回头四顾着。
  身后不远处,是一辆辆闪着警灯的制式车辆,是一排排全副武装的干警。在不同方位,有多名狙击手已经准备到位,进入待命状态。曲刚也一身戎装,站在队伍前面,注视着前方的情形。
  “局长,他俩正向山下移动。”高峰紧盯望远镜,汇报着,“两人拉着手,并排前行。”

  日期:2017-07-15 1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