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3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人立即都听出个所以然来。
  我气不打一处来,指着禾雪说:“你还真是能编造,你还嫌你撒谎撒的太少了?”
  “景文,你——好,就算是我说谎,是我说谎!”她不在辩解,只是捂着脸泣不成声。
  我的话彻底打在了棉花上,一点作用都没有,反倒成了我贼喊捉贼。
  毕竟她脸上是明显的伤痕,我好好的站在这。
  小陈跟那几个女同事跟着人群瞎起哄。
  “呦,原来还是这么一回事呢?”

  “谁知道啊。这社会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就是,看着好人似的,其实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裙带关系,为虎作伥。”
  “我们看来是没有这个本事了,好歹人家有靠山。”
  小宋出来替我打抱不平,“都乱说什么呢?你们懂什么,就在这里乱说话。这个女人谁啊?你上来就说景文这个不对那个不对的!谁知道你是不是自导自演?说你呢,你别只是顾着哭!”
  小宋说着去拉扯禾雪。
  禾雪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痕说:“我如今都被伤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能说自导自演?你还有一点人性么?”
  “麻烦你离她远点。”宁远打断小宋,然后走到禾雪身边,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景文,有些事情,你跟我说的的确够清楚了。你今天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还真是惊讶。”
  “清楚什么?你是跟我说清楚了,所以又指使你的女人故意来挑事,叫这么多人看着?”我盯着他。

  宁远看着我,“你上次在医院已经说了,不管我是不是背叛你,是不是跟禾雪只是朋友关系,你都不会再选择我。而且你也说了,你有了选择。我也听得很清楚了。现在我跟禾雪在一起,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你如果再来参与,你就是小三。”
  小三!
  我气的无力说话,真是太好笑了,转个身,就让我在公司同事面前丢尽了脸,我成了小三!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参与什么了?禾雪说是我伤她的脸,那就是我?”我立即反问。
  “这么多人看着,还要怎么证明?景文,有些事情,我不想撕破脸面,可是你心里很清楚!你有没有背叛我你不知道吗?你跟那个人,都已经去开房了!你还能跟我说你没有背叛我?”宁远言之凿凿。
  我竟然无力反驳,如果再说出我已经怀孕的事实,我估计我是彻底成了众人的眼中钉。
  可是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是这一对七年对不起我在先,禾雪故意招惹出事端在后——最后变成我无力反驳?
  众人都看着我。
  “呦,原来是看上谢总有钱了啊!”
  “开房了?为了上位,都跟人家睡了!”

  “你看看,我们还是太单纯了,哪有人家的本事,只是奉献个身体,就在公司耀武扬威的!”
  “人不可貌相!你这个样子,人家谢总还有可能不要呢!”
  众人跟着就是大笑。
  小宋气极,对宁远吼了起来,“你放屁,你好意思说你跟这个女人完全清白?你这么说,不就是在诬陷景文吗?”
  宁远对小宋说:“诬陷?到底是不是诬陷,你是她的朋友你不都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已经在跟她道歉,天天去公司接她下班。可是她呢?还是跟别人联系,纠缠不清。”
  他说的极其动情,说到这里,捂着脸,半天才松开,“我是个男人,就算是我爱她,也不能被这么践踏!”
  我气的浑身发抖,却无法对宁远的话反驳。
  这段时间,他的确天天来公司接我,公司的人都看到了。我对他爱搭不惜理,也是事实。我处处说我不会选择他又是事实。
  但是,我到底有没有背叛他不知道吗?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我背叛来?这么多人,这些话将我放到何地,他不知道?
  我甚至突然看不明白他,为什么说出这一番话来。这不像是之前我认识的宁远!
  我突然觉得,有些事情,我可能没有想明白。
  只是现在的场景太过混乱,我的确也没法想明白。
  我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宁远,真的是我背叛还是你背叛?”
  宁远看着我,眼神全都是痛楚,“景文,这难道不该我问你?为什么背叛?我已经跟你说过我没有背叛,你为何还是要步步紧逼?”
  他竟然反咬一口说我背叛?
  “七年了!七年我们谈恋爱,你却将禾雪放在手机里,处处说跟她只是朋友,却天天发消息说晚安,甚至发图片暗示你爱她,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破口问他,“七年跟别人暧昧,然后你跟我说是我背叛?”
  小宋赶忙安抚我,“景文,你不要太伤心。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不要再去纠缠了!”

  我盯着宁远,“七年了,你是真心跟我谈恋爱吗?你现在过来跟我说背叛?宁远我请愿你当时跟禾雪搞在一起,好让我死心,彻底的跟你分手!可是你呢?你跟禾雪永远是朋友,永远是你最关心的朋友,你叫我连跟你吵架都变成胡闹!你现在跟我说你们之间清白,那我七年忍受的是什么?”
  小宋看我气的快哭了,赶忙说:“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都回去吃饭去!”
  有些人觉得没意思就散了,有些仍是在观看。
  禾雪这时候特别无辜的说:“朋友就是朋友,我们之间本就是纯洁的朋友关系,景文你自己乱想这么多,还要将罪责都推到我们身上来!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禾雪对着众人,更是指着自己的脸说:“如今,也只有你这样的泼妇能做出划伤别人脸的事情!你总不会是嫉妒我,故意的!”
  现在的情况,不管是我说什么,所有人都在说她们是对的。
  我强忍着眼里打转的泪水,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孙总从人群中凑了进来,见我在那边,就叫我,“景文?这是怎么回事?”

  聚餐他才到,应该是迟到了。
  我只是对他点点头,一时没有说话。
  孙总看了一圈,说:“怎么回事,你们都围在这干什么?”
  有人在孙总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孙总看了禾雪一眼,“你是说景文将你的脸刮花了?”
  禾雪点点头。
  孙总笑了起来,将我的手拿出来,指着我的指甲说:“我没记错的话,景文平时不喜欢留指甲,基本上都是平的,这指甲要是能给人脸刮花了,那我可真是没话说了。”
  孙总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我喜欢玩游戏,长指甲触摸键盘会打滑,所以平时我指甲长出一点点就剪掉了。
  众人恍然大悟,所有的目光重新盯着禾雪,显然是非常的不屑。
  又是议论纷纷。
  禾雪愤恨不已,“没有指甲,不代表不能故意弄伤我的脸,再说了,她刚刚用了很大的力气,能刮花也不稀奇。”
  孙总看了我一眼,全都是笑。
  “这几天景文本来就生病,还很大力气?小姑娘说话有点根据。”孙总说话十分中肯,一点没听出有假的成分。
  我听得目瞪口呆。心里总觉得孙总说的生病也许没有,但是可能知道我怀孕了。

  但是孙总无疑给我解围了。
  众人一脸恍然大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