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的没错,道理的确如此,不过我还是摇摇头,笑道,“张大哥,这件事我既然参与了,那就跟我也有关系,更何况,不管你们文山一脉的祖地,还是那恶灵本身,都跟商代巫道之争有关,我跟着你去一趟,也能多了解一些巫道之争的真相。”
  听我这么一说,张坎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其实有一件事我没提,那就是当初那井鬼消失之时,尽力伸手在我脸上摸的那一下。我心里对他的行为很是费解,但冥冥之中,又莫名觉得其中定有什么缘由。
  商定好这件事,我又问起了他具体的打算,准备什么时候去。
  张坎文告诉我说,商代最终祭礼,每年都有四季大祀,其中最盛大的节日跟现在一样,同样是春节,不过春节在商代乃是冬祀,时间跟现在也不一样,乃是以腊月为正月,春节也是定在农历十二月初一。
  节日的制定与社会的结构息息相关,譬如蒙古的那达慕,便是夏秋之际,草场丰盛。牛羊遍野之时举行,而汉族历来是农耕社会,一年最盛大的节日自古就是冬季农闲之时的春节。但最盛大却不等同于最重要,对农耕社会来说,没有比春耕最重要的事情,商代同样也是如此,所以,论起商代最重要的祭礼,还要属每年的春祀,时间大约在现在的农历三月初一。
  而张坎文师门流传下来对付那井鬼的法子,便是要等到商朝春祀之时,进入朝歌皇陵内,借着春祀大礼那井鬼必定现身之时,将其彻底消灭。

  我听的懵懵懂懂,不明白为什么非得等到那个时候,不过这既然是文山一脉代代流传下来的法子,其中必有缘由,倒是不用太过追究。
  如今正是腊月光景,临近春节,从商代祭礼来看,冬祀刚过,距离春祀还有两个多月,倒是不用着急动身去安阳,我问了一下张坎文近期的打算,得知他并没有其他事情之后,便盛情邀请他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到时一道去安阳解决那井鬼。
  张坎文向来不拘小节,并未推辞,直接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风水玄学店楼上的空房间不少,就在我隔壁给他整理出来了一间。留下来之后,张坎文也没闲着,呆在房间里鼓捣了一晚上,第二天便给我送过来了一张禁制符箓。
  这是一种特殊符箓,上面绘制的乃是一种禁制阵法,他告诉我说,这是一种示警禁制,只要取自己的一滴精血,再加上其他人的一滴血液,便能在其他人心中生出对自己不利念头时,提前做出预警,神异非常。
  我一听顿时大喜,本来他告诫我对身边人多加提防时,我心里虽然同意,但苦于没有什么好办法,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谁知道他已经帮我解决了。
  我没有推辞,将符箓拿了过来,当即便取了自己一滴精血,按照张坎文的指引,滴进了那符箓内的一个小圆圈内,然后下楼去找谢成华,在他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从他身上取了一滴鲜血回来,同样滴入了符箓内。
  谢成华虽有识曜初期修为,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的修为跟我差距已然极大,暗中取他一滴鲜血,根本没费什么力气。
  搞定了谢成华之后,我联系了下王永军和杨开臣,各自见了一面,取他们的鲜血就更简单了,只不过取了之后,我心底忍不住有些愧疚。说起来我真的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事关身家性命,实在也由不得我。不过我心底还是做出决定,只要他们不负我,将来必有厚报。
  为了弥补心中愧疚,我特意给杨开臣灌输了一些道炁,又送了他两张防身的符箓,然后去了王永军家里一趟,他家里的风水本就不错,不过我还是用了些手段,变更了他家中的气场,对他的健康和气运更有帮助,为了做到这一点,我甚至还托张坎文专门制作了一张珍贵的赤符。
  以我现在的修为。自己也可以制作赤符,但我制作的符箓中蕴含巫炁,为了小心起见,我还是没有冒这个风险。
  搞定他们三人之后,恰好刘传德也被警方放了出来。当时我去找韩稳男,告诉他那井鬼之事时,并未提及刘传德。但事实上我已经算准了韩稳男的性格,他本就是专家组成员,只要他弄清楚真相,必然会将其公布,刘传德的事自然而然便解决了。
  他被关押了许多天,精神气色很是颓废,不过等谢成华将我这些天为了营救他做的努力讲给他听之后,刘传德面露感激,气色也好了许多,连连对我道谢。
  我虽然没有挟恩图报的心思,但非常时期,能得到他的感激,我还是放松了不少。当然,讲感情的同时。手段也不能少,我同样从他身上取了一滴鲜血,融进了那禁制符箓内。
  忙完这件事情,我一下子清闲了下来,每日留在风水玄学店里,消化体内吸收的巫炁,同时研究着《死人经》中记载的步罡之法。
  步罡之法可以说是识曜境界最重要的术法,关乎战斗力,更关乎修行境界,但自打正式进入识曜境界以来,我几乎没有任何空闲时间,所以这“九星天罡”,我只勉强学会了一步而已,此时空闲无事,正好用来研究步罡之法。
  九星天罡暗合北斗九星之术,十分玄奥复杂,饶是我静心下来专心研究,一时之间也没有太大的进境,不过我也没太着急,根据《死人经》中的记载,这九星天罡威力极大,尤其是最后两步,暗合辅弼两星,用出之时,威力堪比天师神通。
  威力越大,难度自然也越大,所以我根本不着急。就在我每天静心研究九星天罡时,蛇灵却是主动出现了一次。满脸恭维的告诉我说,他已经将那些液体吸收的差不多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彻底吸收完毕,到时候他便有资格化龙了。说完这些,他臊眉搭眼的又问我,什么时候把相柳的血液赐给他。
  蛇灵化龙,我自然乐见其成。至于相柳的血液,既然对我无用,自然也是要送给他的,只不过他的话又勾起了我的思绪。当日蛇灵告诉过我,相柳身体可以转化巫道二气,当然我便动了将体内巫炁转化为道炁的心思,只不过很快就又被我自己否决了。

  我虽然很担心巫炁给我带来的危险。但却又不愿意彻底放弃巫炁,这种感觉有些说不清楚,但我自己明白,绝对不是因为巫炁的厉害,而是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不过此时我思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或许我不应该想的那么极端。不需要将自己的巫炁全部转化为道炁,只需要转化一部分不就行了?我的道炁遭遇天障,距离识曜只是一线之隔,如果能将巫炁一部分转化为道炁,帮助道炁突破识曜境界,天障是不是不攻自破呢?
  这么一想,我心里颇为激动。立刻便对蛇灵说出了我的构思,不过很快蛇灵就是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告诉我说,相柳的转化根本是不可逆的,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半途停下来,也就是说,如果转化的话。只可能将巫炁全部转化为道炁,根本不可能只转化一部分。
  我顿时心生气馁,只好打消了心中异想天开的想法,转而问蛇灵该怎么取相柳之血,蛇灵笑着说,方法很简单,只要按照当初燕南天做的重来一遍就是了。
  日期:2016-08-18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