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3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现在公司谁不知道她不仅仅叫谢总围着她转,还对她的未婚夫牵着不放。”
  “真是够贱的!”
  最后一致都在攻击我。
  我一脚将门踢开,施施然走了出来。
  几个人同时住了嘴,全都盯着我看。
  一时间特别安静,也充满了诡异的恐怖。
  我特别淡然的走到洗手池边上洗了个手,转过身甩甩水,挨个看了一遍。
  “真不知道晚上怎么跟谢衍生告状。”我说着转身就走了出去。
  身后听见一个女的小声说:“完了!”
  “真的告诉谢总,不会把我们都开除吧?”
  我也未必跟谢衍生说什么,只是想吓唬她们。太厌恶这些人嚼舌根,没有的事无中生有,还好像自己多单纯,别人就如何心机了。
  我在咖啡室里又喝了点果汁醒醒神,才回去办公室。
  办公室门前,正好小陈在门前跟孙总说话,见我过来,小陈立即换上一副殷勤的样子跟我打招呼。
  “景文啊!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怎么样啊?你看你都瘦了。”
  好像刚刚在卫生间说我的人不是她似的。
  我耐着性子也打了个招呼,“陈姐还真是无微不至!”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我就懒得搭理这种人了。

  整个下午我都在座位上瞌睡,最近嗜睡的反应很强烈。
  下班之后,我感觉我都能在凳子上睡着了。
  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收拾打卡下班。
  出了大门,小宋打我电话,“忘了跟你说了,晚上要聚餐,就在公司旁边的辛德楼,你赶紧过来。”

  我哦了一声。
  正好找了个理由跟谢衍生说不回去吃饭,这要聚餐了不是。
  我给谢衍生打电话,他没有接,我估计在忙,就发了条短信给他,叫他晚上不急着去我家了。
  辛德楼的一个挺大的包间。
  基本上都到了,就等我了。

  我进去后,小宋就跟小陈还有几个同事到门前来接我。
  小宋也不怎么待见小陈,虽然讨厌,但又是同事,肯定不好说什么。
  一眼望过去,都是卫生间那几个嚼舌根的。
  几个人纷纷跟我打招呼,一个个对我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了我。
  我笑笑也不做声。
  小宋跟我挨边坐下去之后,悄声说:“你不知道,刚才小陈多讨好我,那几个也是轮番了说好话,叫我跟你说说情。咋的了?”

  我说:“下午在卫生间里嚼舌根,被我直接戳穿了。”
  小宋笑起来,“你现在可是大红人,孙总对你都是偏爱有佳。再加上谢衍生跟你的关系不太明确,大家都在猜测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我还是借光了,如果不是谢衍生,我得被欺负死。”我叨叨。
  最近心情也是烦躁,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我特别嫌弃吵闹。
  偏偏都在对我献殷勤,不停的劝我喝酒,我说我不会喝,就一直在询问我的情况,在哪上学之类的废话。
  都是主动示好的,我也不好都给个臭脸,好像我如今怎么头高似的。只好一一回应打哈哈。
  这种被莫名其妙众星捧月的感觉并不是特别好。
  吃了一半的时候,我以去洗手间理由,准备在走廊里面换换气。
  走廊人少,我站了一会,才觉得舒服点。
  里面的人也是太多了。
  包间的另一侧也正好门开着,迎面走出来个女人。

  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禾雪。
  她恢复的不错,身体还有脸色都不似之前那般病怏怏的了。
  见到我,她也丝毫没有之前那种软软的样子,上来就特别殷勤的打招呼,“呦,景文。还真是巧。”
  我却完全不想跟她说话。

  她回头顺便叫了一句,“阿远,你不出来看看是谁在么?”
  我特别好笑的看着她,心想这是又要玩哪一出?
  “没什么好见面的。”我说着不再去理会她。
  她却一手抓住我,贴着我说:“景文,你以为你这么假模假样的,我就会听信你?你占了阿远七年,如今将我跟我阿远搞得乱七八糟的,你就想走?”
  我如今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她看着柔弱,人也瘦,手上的力气却还真大。
  “禾雪,你真是恬不知耻。如果不是你故意说你怀了他的孩子,我那天绝对不会生气推你。你竟然狠心到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杀死!”我也不甘示弱,将她的劣迹斑斑都说出来。
  禾雪笑了,“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七年,宁远不管什么时候都关心我爱护我,给我惊喜,虽然每一次我都拒绝,可是他还是锲而不舍。恐怕你为了这些事,心里难受的不行了吧?”
  如果是之前,我一定会非常的生气,可是现在听了只剩下疲乏。
  “所以,我不是成全你们了。你们如今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不是挺好的。”我说着又去挣脱她。
  “啊——”
  她突然啊一声尖叫起来,声音特别大,大的令人发指。
  “你干什么?”我顿时觉得又上当了,这是故技重施!

  我怎么这么傻。
  我包厢的同事,还有禾雪包厢里的人都走了出来。
  接着禾雪抓着我的手朝着她脸上狠狠扇了过去,继而她转身摔倒在地。
  我一个不稳,还朝后退了一步。
  “景文,你能不能放过我,我真的错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禾雪指认我,不仅如此,她脸上竟然还有了抓痕。
  我没想到我在禾雪身上又栽了个跟头。
  此时走廊都是人,我的同事,还有宁远的朋友,大部分我还认识。

  全都围着我跟禾雪看个没完。
  宁远从后面走过来。
  他像是皱着眉头看着我,“怎么回事?”
  禾雪呜呜的啼哭,对宁远更似撒娇,“阿远,有些事情可能是我不对,所以我也希望能解除误会。我刚刚真的诚心跟景文道歉,过去的事情希望她不要误会。我跟你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可是没想到,她刚刚——我真的没想到!”
  宁远跟我的事情,公司本来就都有些耳闻。
  禾雪身侧,我又看到了那个大光头吴达。
  吴达站出来指着我:“景文,你自己都已经找了别的男人了,跟人家什么都做了,你凭什么还回来管禾雪的事情?还将她的脸抓伤了!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凶恶的女人!”
  日期:2017-07-1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