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扯到哪去了?”我立即打断她,“谁跟你说我跟宁远还会结婚的?”
  “都这么说好么?文文,我听说宁远根本没有出轨也没有对不起你,你是不是也该放下你的骄傲了?什么眼里揉不得沙子,那都是不现实的。我跟你说,宁远其实人品还是不错的。而且也是结婚的理想选择。”
  “周美团!你别乱说话,宁远那边我根本不考虑。”我打断她。
  她哦了一声,好半天问我,“我想起来了,总不会是那天见到的那个痞痞的男人吧?你在他家?”
  我怔了怔,真是有时候不得不提防这周美图的突然正常,她一正常起来,就会记忆力超好。
  “不是,怎么会是那个畜生!你别乱想,这个事情有点复杂,我现在没法告诉你。你就记得我说的话就对了。”我谆谆叮嘱。
  好容易挂了电话,谢衍生一手就将我抱起来,“景文,你刚刚说谁畜生呢?”
  双脚一悬空,就忍不住搂住了他的脖子,“我没说谁畜生啊!你怎么能乱猜呢!”
  “乱猜?”谢衍生嘿嘿狞笑,将我抱上了楼。
  我晃着脚望着他,“阿生,我自己会上去。”
  “你这是自己上去的态度?”谢衍生瞪了我一眼。
  “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那我得是什么态度?”我说着还在晃着自己的脚。
  他突然笑的特别和煦,邪恶的和煦,“孩子一样!”
  明明也没说啥,这句话怎么就这么——

  甜蜜!
  我心底一暖,搂着他没有松开。
  这别墅总共是三层半,一层四五个房间,开个派对没啥问题。
  我一边欣赏这抽风式的装修风格,一边在想,今天晚上,一起睡么?
  唔,我还没有尝试过身边睡着一个人,而且自己并不讨厌。

  他将我送到一间最大的卧室。
  我搂着他,没有松开。
  他又笑,调侃我,“抱你几次就上瘾了?”
  我贴着他的脸,嘴硬,“怎么,不能上瘾?你要是不希望,我还不稀罕呢!”
  谢衍生别过我的头,“我阿生怎么就看上你这头驴。这么良辰美景,你是不是该说点甜言蜜语,而不是跟我犟?”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笑了笑,“我就这么犟!”
  “景文,你在害怕。”他调转了话题,却戳穿我。

  我是在害怕。
  眼前的男人不太真实,我不了解,甚至认识的时间如此的短暂。
  我跟宁远七年,还如同一切空白,分手的时候劳心劳力,满心的伤痕。
  可是我跟谢衍生才认识一个月之久,我用什么来赌?
  他想要我生孩子,如果生下来,他并不能真的负责,如同宁远一样,我又如何去做?难道真的要做一个单亲妈妈吗?
  他身侧不缺女人。
  而我,就像是里面会被淹没的稻草一样,枯黄蜡瘦,可能都不是上等品。

  我如何才能在这些女人中间,将他握在手心里?
  我不知道,也学不会。
  如今一切都梦幻的不真实,如今一切都如同梦里的童话,我该选择的难道不是清醒?
  可是如果清醒不过来呢?
  “我记得我去看婚礼的笑话的时候,你就在门前站着,一巴掌扇在宁远的脸上,一杯红酒倒了下去。”他拉着我的手放到他胸前,满是回忆。
  滚烫的温度,跟他掌心在我手背传递的温暖,都叫我跟着沉沦。
  “那会我就在想,这不就是个找亏吃的女人,要是男人不爱你了,他会跟小三一起打你。”谢衍生笑了起来,“你没想过么?”
  我看着他,的确没想过。宁远原本就动手扇过我一巴掌了,我相信他也的确会再动手。
  “景文你没有你说话的时候这么坚强。我这么了解你,你难道还会害怕我?”谢衍生又说。
  有些人有些事,原来真的是说不清楚的。
  比如他的做法跟宁远大相径庭。
  宁远那时候总是不耐烦的推开我,不给我解释,而他,却在我身侧一遍遍安慰。
  跟他痞痞的性格,出入的也是太多。
  “你什么都不该害怕,有我在,恩?”他劝导我。
  我看着他,“一辈子太长了,我怕的一直都会在。”
  他笑了起来,邪恶的像是电影里的大反派,等着处罚被抓的猎物。

  “一直到我阿生有仇必报,像你这样撩拨我之后还想跑的,一辈子都不能停止报复!”他说着又抚了抚我的头发,“景文,我会用一辈子给你证明。”
  我安稳的听,安稳的信以为真。
  我记得网上有句话说:谎言和誓言的区别,前者是听的人信了,后者是说的人信了。
  也是太乏了,很快就打着哈欠想睡觉。
  谢衍生临时翻了自己几套衣服拿给我,叫我换上。

  我问他,“你怎么会没有女人的衣服?”
  他瞪了我一眼,“我为什么会有女人的衣服?我又不领女人回家。”
  说完了就不再理我,去了别的房间洗漱。
  我心里一边不信一边庆幸,我是第一个被他领回家的。

  希望也是最后一个。
  洗好之后,我穿着他宽大的衬衫在镜子面前照了照。
  自信这种东西,你就只能在自己一个人照镜子的时候给自己。
  我一边照一边做动作,一边跟自己说:景文,你是最美的,至少现在你是最美的!
  可是看了半天,总觉得自己实在没啥自信的理由,没胸没屁股,有啥好说的。
  那天看到的孙婷婷,个子就高挑,身材也是凹凸有致,怎么看都比我强上百倍。还有谢衍生的前未婚妻徐培培。徐培培其实长得特别妩媚,是那种从骨子里就能叫男人犯罪的女人。

  不管是哪一个,都能将我比下去。
  想到这里,觉得我得丰胸丰屁股!
  我蔫着脸从卫生间走出来,谢衍生已经躺在床上了。
  他手里拿着平板电脑,也不知道在翻阅什么,总之看起来很惬意。
  “晚上,我们睡一起。”他像是给我心理准备。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乖巧的躺在被窝里。
  一进去我就有点后悔了,为啥他说睡一起我就听他的了?
  妹的,以前宁远在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听话。
  我在旁边正纠结呢,他突然回头吻在了我的额头。

  我又纠结了。
  揪着手指头,我在想,爸都说了我跟谢衍生门不当户不对,为啥却觉得我跟宁远门当户对?
  现在禾雪估计还觉得我高攀呢。
  宁妈妈看上禾雪啥了呢?
  为什么谢妈妈看不上我呢?
  最近有点想不开,一定是宝宝的原因。
  太安静了,又看不懂他在做什么,总要说点什么压压惊吧?
  好半天,我问他,“阿生,我一直奇怪,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呢?”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回答,等于没说。

  “你这是敷衍!什么叫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不是徐培培告诉你的?”我立即问他。
  他瞥了我一眼,“动动脑子!徐培培才不会希望我知道你怀孕。”
  我又哦了一声。
  没道理啊,我肚子又不大,更没有半点能在脸上看出怀孕的字来,他怎么知道的呢?
  “那你知道了之后,就给我送营养早膳之类的了?”我追问。
  他点点头,“除了我,还有谁能注意你跟宝宝的营养。”
  我哦了一声,果然,我的直觉也是准的,他知道我怀孕了。

  我满脑子还在想下一个问题,就开始做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