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忙摇头,“没啊,没想什么。你看你客厅装修出四季风格了!”我岔开话题。
  他原本阴沉的脸有了一丝起色,“你倒是挺适应,一点不拘谨。”
  我瞥了他一眼,见他似乎不像刚刚那么生气了,就琢磨着是不是想法子逗他开心,别跟我发脾气?
  “难道我应该一进来就抱着抱枕说你别过来,我是清白人家的姑娘?”我随口说。

  谢衍生斜了斜嘴,显然憋笑。
  我又看了一圈,对他说:“谢衍生你可是真有钱。这装修,这家具,都不是普通的货色,摸起来就非常的不错。”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钱?”谢衍生瞪了我一眼,“只有你,见到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我有没有钱吧?”
  我一听立即矢口否认,“这你可不能乱说。我见到你的第一反应当然也是钱。当时可是都知道徐培培嫁了个有钱的老公。我就奇怪,你到底多有钱,开了什么豪车。结果一看也就是宝马。”
  谢衍生显然又在憋笑。
  他点我的脑袋,“也就是宝马?你瞧不起我的宝贝?”

  “宝马我也买得起好么。首付十几二十万,贷款就行了。更何况现在还出了一款便宜的。”我嚷嚷。
  “我那辆,你想付首付都没得付。”谢衍生白了我一眼,显然懒得解释。
  我跟着叹了口气,果然啊,有钱人怎么会买便宜的宝马。
  我正准备周遭再看看,楼上不知道还有点啥。
  想想好像不太对,如果一会不开车回去,万一堵车了,我岂不是回不了家了?
  “谢衍生,你是不是该送我回家了?我已经参观完你富丽堂皇的别墅了,下次再来玩好不好?”我眯着眼睛看着他,各种请求。
  “你以为,你还回得去?”他斜着嘴。
  “我以为,我肯定回去。”我跟他贫。
  “景文,你是不是以为你在这里装傻,我就不会问罪?”谢衍生怒了两分。
  我蔫吧着看着他,就知道他还得提医院的事。
  “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做。”我缓和了语气,实在害怕他一会兽性大发。
  谢衍生原本一脸要发火的样子,却全都压了回去,他突然拉住我,将我抱在怀里。
  他比我高一个头,算是最萌身高差?

  怀抱太温暖,我竟然有些留恋。
  我在他怀里没有动。
  其实我不想动,至少现在这个安静的时刻,我是如此的不想动。
  他抱了我好一会,才松开我问,“景文,医院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我装傻,“什么怎么办?医院什么事?”
  “景文!”他打断我,“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
  我瞪他,“你在医院不是听禾雪说了么,那孩子是宁远的,又不是你的。”
  “我真想捏死你!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你?你无非是想坚持打了他!景文你怎么这么狠心!那是我的孩子,你怎么能说打掉就打掉?”谢衍生追着我问。

  是啊,想想看,我是狠心,我第一个怀上的孩子,竟然要打了他。
  我没说话,只是瞧着他。
  “在想什么?”谢衍生低下头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我望着他,没有躲。
  他似乎知道我并不想闪躲,又朝着我的唇边挪了去。

  我动了动,他就抱住了我的头,一手穿插在发间。
  “谢衍生,有些事情,我没有那么自信。”我望着他。
  他也望着我,“那你现在可以有了。”
  我笑了笑,“谢衍生——”
  “叫我阿生。”他打断我。
  我怔了下。
  “景文,我命令你,叫我阿生。”他开口又说。
  突然觉得心跳的就有些快,虽然觉得没有理由。
  我试图避开他,“谢——”
  “景文!”他阴着脸,朝着我的唇狠狠的撕咬下去,之后就将我摁在了沙发上。
  我没有反抗,或者,我已经忘记了,我还有反抗的权利。
  他从开始的撕咬缓缓变成了抚慰,吻功了得,只是辗转缠绵之间,我就觉得浑身酥软了。
  我下意识摸我的肚子,“谢衍生,我现在怀孕,不能那个——”
  “乖,叫我阿生。”他缓缓的诱导我。
  我一听就有些晕乎乎的,才张嘴要继续叫谢衍生,就被他吞了下去,“景文。”
  他叫我的名字。
  我胡乱的嗯了一声。
  “我是谁?”他问我。

  我睁开眼瞧着他,“阿生。”
  他笑了。
  总是笑起来比不笑还要邪恶,“乖。”他摸着我的脑袋。
  我红着脸看着他,“为什么一定要叫阿生?”

  “我喜欢,哪有为什么!”
  我哼了一句,正好低头看到他的手,捂住了裤子。
  唔——
  我想着就去扒拉他的手,他立即将我的手打掉,“干什么?”
  “你那边,支帐篷了?”我说着噗嗤跟着笑起来,“原来已经把持不住了,还装的那么正人君子!”

  “谁装正人君子了?我从来都是小人!”谢衍生嘿嘿打断我,“你想看,要不然我给你看!”他说着作势要起来。
  “谁要看了!”我推他。
  “你才是装的正人君子。又不是没看过。”谢衍生嘲笑我。
  我气呼呼的盯着他,“虽然我们之间那个啥,但是我没有看过好不好!”

  谢衍生笑了起来,他抚了抚我的头发,“这几天,你都住在这里。”
  我黑了脸,“你不打算让我回家?”
  “回家?这就是你跟宝宝的家。什么时候把孩子生下来,什么时候回去跟你爸妈团聚。”谢衍生强势的命令。
  “靠,你这是拘禁!”我反抗。
  “就拘禁了!你要是去哪个小医院把孩子打掉,我一定会叫你求生不能!”他恶狠狠的说。
  “你这等于未婚先孕。还没有结婚呢,就叫我给你生猴子,你凭什么?”
  “景文,你有的选么?掉进了狼窝,你还真当狼崽子是吃素的?”谢衍生邪恶的笑了。
  靠,这货怎么想的,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还要给他生猴子?

  “谢衍生,你别太过分,这件事情你好歹得跟我商量一下吧?你以为你说了我就听你的了?大不了,我跟宝宝同归于尽,一尸两命!”我威胁他。
  他盯着我,坏坏的斜着嘴,“你叫我什么?”
  “谢衍生!你难道不叫谢衍生?”我瞪着他。
  “景文你可以啊!”谢衍生说着一手拉住我,作势就要搔我的咯吱窝。
  我慌忙躲,求饶,“阿生,阿生行吧?阿生,你别闹,我听你的还不行!”
  他笑了起来,“景文,我喜欢你叫我阿生。”
  阿生,我的阿生。
  我在心里默默的想。
  晚上跟爸妈扯了个谎,说我在周美团家里过夜,不回去了。
  爸妈相信了。
  为了能够愉快的圆谎,我给周美图打了个电话,叫她帮我掖着点。

  周美团开始应承的好到不行,快挂电话了,她突然问我,“诶,你并没有来我家,又不在家里,你住哪去了?”
  “没住哪啊,在另外一个朋友这里。”我试图隐瞒事实真相。
  周美团登时就不乐意了,“撒谎了吧?如果是朋友家,为啥不能跟你爸妈说?你总不会跟宁远同丨居丨了吧?文文啊,这件事情不是我说你,你既然跟宁远同丨居丨,你爸妈是不会反对的。那就结婚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