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40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这下李三牛是彻底傻了眼,连疼都顾不上了。
  钱老八就是他之前说过的八哥,在镇上跟他一起开场子赌钱的主儿,要说他也就是从跟着钱老八,这小日子才开始好起来的。
  他从前之所以不怕这赌场子被人抓,也是因为钱老八跟镇派出所的所长有着几分关系,听说是沾着啥亲戚,反正只要上面儿有啥动静,钱老八指定是第一个就收到消息了。
  所以这几年来,在镇上开这种地下场子的一个个被抓进局子里,他跟钱老八却是赚得稳稳的。之前王老鳖赌钱的事儿,就是他看上了李翠莲的身子,才设计她男人弄到了那场子里让他先赢后输,把王老鳖坑得一愣一愣,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儿。
  早上的时候他还跟钱老八见过一面,冲他把狼狗借了过来,可现在钱老八都倒了,他自然也没有啥可说的,只剩下干瞪眼的份儿。
  “啊啥啊,给我带走,到了局子里再好好交待问题吧。”周副所长鼻子里哼出股白气来,懒得再跟李三牛多说,又冲张洋水生几个说了一句,“一会儿你们三个也跟着来做个笔录,不然他这一身的伤还不好说呢。”
  张洋虽然脚腕儿被咬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啥大事儿,听说只过去登记一下,也没有啥可说的,直接就跟着上车了,心想就当是搭个顺风车,顺便儿还能去买副对联儿跟门神。
  虽然这路不大好走,可是这一路颠了过去,张洋在车上却是快要睡着了,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坐小汽车,却没想到这第一回还坐的是警车了。
  “好了,把李三牛带下去先止下血,别一会儿弄出大事儿来,大过年的,就当是做做好事儿,剩下这三个做一下记录,证明李三牛的伤不是在我们这儿弄的,让他们走就好了。”周副所长一下车,就立刻安排人去做这些事儿。
  其实今天本来他都已经休息了,谁知道县里直接派人下来查钱老八的地下赌场问题,而且一下来就把钱老八先按住了,搞得谁也不知道一点儿动静,他们还得迅速地去各个地方抓这些跟钱老八合作的人,这下子把他们放假的计划都给打乱了,而且还没有啥功劳可言,他心里也是郁闷大了。
  “周叔,我上次托你查那个人,你给我查着了吗?”也不知打哪儿冒出一个小子来,上来冲周建民问道。
  “哟,小勇啊,”周副所长看了那小子,笑了笑道,“你这不给周叔出难题吗,这镇下面这么多村儿,你又不知道叫啥名儿,光凭你说那个长像,我能给你拉回来好几车,哪儿能抓得到你想要那个人啊?就算是你爸也不能这么着抓人啊。”
  张洋听着这个声音怎么觉着这么耳熟,扭头一看,竟然是那天被他揍过的绿毛李勇,好像他就是镇长家下的蛋,哦,是儿子。
  他看到对方的同时,那小子也看到了他,顿时火就上来了。

  “好啊,原来找了半天,你个逼小子就在这儿呢,哈哈,我看你这回还能跑到哪儿去?”李勇说完又朝周副所长看去,“周叔,就是这个小逼崽子,给我按住他,让我好好收拾他一顿,敢打我,我得让他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周建民皱了下眉头,心想这人要是他抓来犯事儿的人,那打两下也还好说,但是这小子是来做笔录的证人啊,怎么打?
  “玛勒戈壁,你他娘的是老几啊,不就是一个长着绿毛儿的蛋吗?有啥叽叭了不起的,也不看看这是啥地儿,是你能叽叽歪歪的地方不?”张洋想到李大牛就是想把李桂香许给这个小王八蛋,心里也是老大不痛快。
  “周叔,你还等啥,这逼崽子怎么没有把他给铐起来?”李勇一看周建民没有动手,立马有点儿不乐意起来。

  周建民心里也有点儿郁闷,心想你就是镇长的儿子,可也不能没大没小在这儿喝五喝六啊,那当镇长的是你爹,又不是你,还真把派出所都当你家了,把自己当成小祖宗了?
  不过这些话都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跟镇长李远升的良好关系,还是要维持的。
  想了想,把李勇拽到了一边儿去。
  “小勇啊,这事儿不好办啊,那小子是我找来做笔录的,他也没犯啥事儿,我咋去打他啊?”周建民做了个苦脸道。
  “嘿,周叔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我还不知道你有办法?到了这局子里,有事儿没事儿,还不都是你说了算,反正这事儿就托给你了,大不了你以后再有什么事儿找我爸的时候,我都给你收着信儿。”李勇也知道这个周副所长是在给他哭穷呢。
  “呃……这个人你非整不可?”周建民又问了一句。
  “我上次住院就是他打的,拿刀捅我算不算?我要是不整他,我就不姓李!”李勇咬着牙根儿恨恨地说道。
  “那就好说了,持刀伤人,就算是不重,也够关他一段儿时间了,只要关进去了,再收拾他那还不是妥妥的。”周建民呵呵笑了两声,“不过小勇你可记得,这事儿周叔可是担着风险呢,毕竟你说那事儿都过去一段儿时间了,又没有啥证据,要是这小子好对付还好,要是出来把这事儿给闹大了……”
  “成,我知道了,周叔只要把这事儿给办了,其它的东西我都给你兜着呢,往后有啥消息我都给通个气儿行了吧?”李勇也明白对方是啥意思,立马就把定心丸给了出去。

  “那你跟我来吧。”周建民带着李勇又回到了张洋几个人站的地方。
  张洋自从看到了李勇那小子之后,就知道今天这事儿没有这么容易过的了,现在见李勇跟周建民一起回来,看那小子的眼神儿也知道这回没好事儿。
  “那两个录完了就放回去,这个小子,先铐起来再说,一会儿我亲自审他。”周建民看了张洋一眼发话。
  “靠,老子没犯事儿,你凭啥抓我?”张洋一听立刻就不愿意了。

  “犯没犯事儿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就有人告你持刀伤人,当事人在这儿呢,不铐你铐谁?”周副所长啥样儿的“刁民”没有见过,哪儿还会由得他不乐意了。
  “就那个祸头子说的吧,他说啥你就信啥?就因为他是镇长的儿子是吧?你调查了吗?就凭他一句话,你就抓人,谁给你的权力啊?”张洋这人就是个倔脾气,平常都是好好的,但是谁也别给他来横的,真给他耍横,他肯定跟你往死里嗑,“他说我持刀伤人,我还说他调戏好人家的闺女呢,你怎么不把他也铐起来阉了?”
  这一通话把周副所长也说得没话可说了,要是他把张洋铐了,是不是也得把李勇给铐了啊?
  “周叔?”李勇那边儿可不满意了,心想跟这个逼崽子啰嗦啥,直接铐了关里面让我打一顿不就得了吗,多简单的事儿,非要跟他扯这些毛线事儿。
  周建民自然不会跟李勇一样有这种二百五的想法,现在可是县里的领导在这边儿调查案子呢,要是这小子的事儿闹了出去,少不得对他的影响可就大了。
  若是因为间接讨好镇长,把上面的人给弄得印象差了,那可是有点儿得不偿失的感觉。
  但是这个也难不倒他,毕竟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啥事儿没有经历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