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39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张洋一步步走近,两只狼狗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都不再敢动,也不再冲张洋吼叫,只伏在地面儿上一个劲儿地颤抖着。
  “不可能!”
  这三个字在李三牛几个人的心里都闪了出来,那两条狼狗可是经过非常规训练的,就算是比张洋再厉害的人,能把它们打死了,也不可能让两只狼狗怕成这样。
  可现在两只狗就像是看到了老虎一样,只是趴着,等着张洋吃他们一样,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这也太他娘的邪门儿了。
  张洋刚才只不过是被咬急眼了,这才生出来想要把亲手把两只狼狗掐死的念头,现在一看这狼狗竟然被吓住了,自然也感觉到了奇怪。

  不过这对他来说可是好事儿,虽然奇怪,但想想应该也是跟自己得到了望气本事那事儿有关。同时他也是暗暗后悔,身上明明装着能对付恶狗的药粉,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就用出来,要不然也至于被咬了这么一口。
  虽然没掉下肉来,可也是见了血了,看来以后可不能再这么逞能了,狗有霉运,可不代表狗就咬不着自己。
  “李三牛,你还打吗?”张洋一扭头儿就看向了李三牛,不等对方说话,突然又转向狼狗,“给我咬!”
  张洋问这话,就没指望李三牛回答,事实上自打李三牛进了这院儿,他就不可能让对方再好好地走出去,要不然他张洋也太亏了。
  不过让狼狗咬,也是他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儿,既然这狼狗变得这么听话,就想看看能不能让这狗去咬李三牛。
  结果真是让张洋目瞪口呆,两条狼狗一听张洋说话,就好像听到了圣旨一样,“蹭蹭”蹿出去,直冲着李三牛就扑了过去,比起刚刚扑张洋的动作还要快。
  “娘啊……”

  李三牛差点没被吓得尿一裤子,自己带来的狼狗,哪儿能不知道这俩东西的厉害,但是想跑已经晚了,他又没有张洋的身手,只来及喊了这俩字儿,身子已经被两条狗扑倒在地上。
  这狼狗倒真像是水生说的那样,并没有直接去咬李三牛的喉咙,而一条咬住了腿,另一条则叨住了他的肩膀头子。
  可就算是这样,李三牛也给疼得鬼哭狼嚎起来,身上两大片血都渗了出来。
  “停吧!”张洋一看有效,心里倒是出了一口气,也没想着把李三牛咬死,立刻就让两条狼狗停了下来。

  水生跟二蛋俩人偷偷一对眼儿,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啥叫害怕来。
  “扑通……”
  二蛋比水生的反应还快,咚就跪在地上:“铁蛋,这可都是李三牛办的事儿,我们也就跑个腿儿,你……你可别让那狗咬我……”
  “我也是……我也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着李三牛混,这回都是我不对,我不是东西,我不该得罪铁蛋……”水生象征性地在自己脸上扇了两巴掌。
  “我开始跟你们说什么了还记得不?”张洋盯着两个人问。
  二蛋跟水生两人都是打了个哆嗦,不是怕张洋,是因为张洋一问这话的时候,两条狗分别望向了两个人,那意思好像只要张洋一个不高兴,俩狼狗立刻就会扑过来,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离李三牛远一点儿,不然会不会溅到血……”二蛋小心翼翼地回应着张洋,眼珠子却是一刻都没从狼狗身上挪开。
  “以后咋着做,你们自己心里有个数吧?”张洋指着两个人道,“你们想咋个玩儿我不管,但是举头三尺有神明,真要是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儿,那可是躲不过去的,不信你们就看看李三牛今天是啥下场!”
  “是是……”
  两个人都是点头回应着,谁让现在张洋控制着两条狼狗呢?

  “威武威武威武威武……”
  两个人正想着怎么能让张洋消消气,别拿他们两个出气的时候,一阵警笛的声音响起,听动静是正是向着他们这个方向来的。
  “一会儿派出所的来了,你们知道咋个说吧?”张洋扬了扬眉毛,“李三牛带狗来我家,结果狗疯了,把我咬了,连他自个儿也被咬了,你们两个都看着了吧?”
  “看……看着了!”水生跟二蛋都看了狗一眼,再看地上鬼叫的李三牛一眼,然后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们两个人也都想弄明白,那两条狗是不是真疯了,为啥一开始还对付张洋,后来却朝着李三牛咬得比张洋还狠?可要说疯了,为啥又听张洋的话?这里面要是没点子邪门气儿在,他们俩说啥也不会信。
  张洋转头再望向了那两条狼狗:“走!”
  其实他也不太清楚这里面儿有啥原因,要是用了药,那还能说是药粉子有特效,关键他这药粉子都还在口袋里没出手呢。
  现在也不是追究啥原因的时候,这两条狼狗不管咋说最后都算是帮了他,如果等人都到这儿了,自己再说这是疯狗的话,指定得给杀了,所以还是提前让这两条狼狗跑了的好。
  听了张洋的命令,两条狼狗都抬头看了张洋一眼,稍稍这一顿,然后蹭地就蹿出了院子,朝着荒岭子东面儿跑了去。
  也就是刚刚跑没影儿的工夫,两辆警车就停到了小院儿外面,从上面下来七八个穿着警服的人。
  “怎么回事儿?”为首一个戴着眼镜儿,年纪大概三十来岁的人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带的狗把自己咬了,还咬我一口。”张洋指了一下自己的腿,又指了一下地上的李三牛。
  “不是,就是他让狗咬的我。”李三牛这会虽然疼得受不了,两个伤口都在流血,却还是咬着牙指着张洋。
  “到底是谁的狗?”那个戴眼镜儿的向着旁边儿的水生跟二蛋问道。
  “他的。”二蛋和水生可不敢说谎,一致指着李三牛,不然得罪了张洋,万一那狗再跑回来咋办?
  “呵,你的狗还诬陷说别人让狗咬的你,看来咬你还是咬轻了。”那个戴眼镜儿的人轻声笑了一下。

  李三牛心里那个郁闷,他也想知道是咋回事儿,那狗的确算是他的,但是被咬也确确实实是张洋让咬的,关键是这说出去没人信啊,他也只能吃了哑巴亏了。不过心里却已经盘算好了,铁蛋个小犊子,你小子等着,以为这就算完了,那你就错了,谁动我李三牛一根汗毛,我非得把他揪成秃子不可!
  “周副所长,要不要把这些人带回去审一下?”身后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问道。
  “就一个狗咬狗的事儿,有啥油水,大过年的,不够油钱呢,”那周副所长小声儿指示了一下,“你们谁看到一个叫李三牛的人没有?”
  “有,”张洋一举手,指了指地上的李三牛,“他就是!”
  早就知道他要进笼子了,只是不知道他犯的什么事儿而已。
  “好啊,原来你就是李三牛,呵呵,真是巧了,也省得我们戴手铐了。”周副所长嘿嘿笑着,吩咐人把李三牛带走。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我跟你们所长可是喝过……”李三牛一看竟然是冲着他来的,不由得有些慌神儿,忙把靠山就要搬出来。
  “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抓的就是你,错不了,钱老八已经进去了,就是他把你供出来的,这下你明白是咋回事了吧?”周副所长把李三牛的话打断,省得他说了别人不该听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