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77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5 10:52:23
  王恭得了个强援,自然大喜,立即便打出清君侧的旗号尽起北府军精锐,直奔建康而来。
  司马道子闻讯大惊,您想他成天就是抽烟喝酒玩儿女人,哪儿见过这阵势;立刻慌了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身边有那跟王国宝争宠的,悄悄献上一策,让司马道子学汉文帝杀晁错;熟悉西汉历史的兄弟应该清楚这是怎么档子事儿,在此就不赘述了。
  司马道子深以为然,就准备拿王国宝的脑袋退王恭之兵。
  不过还没等司马道子动手,王国宝来了,来了之后,一封辞职信呈上,说王恭造反目标是我,那我就挪开地方给他,辞职得了。
  司马道子一看,我去,走漏风声了?这小子怎么知道我要杀他?
  不成,哦,你跑了,回头王恭如果不依不饶的问我要人怎么办?
  司马道子说,你不能这么拍拍屁股就走吧,忒不仗义了;要走也行,把脑袋留下吧;随后喊人进来,一刀砍了。
  砍了王国宝,司马道子连夜派人把人头给王恭送去,又说了一番好话,给了一堆实惠;王恭没了借口,也就退兵而去。

  王恭走了,殷仲堪也就没了借口,遂罢兵而还。
  两路军马退走,司马道子长吁一口气,唉,逃过一劫啊;不过这也让他明白两个道理:一、枪杆子里边出政权。二、枪杆子得掌握在自己手里。
  司马道子自己什么德行他当然清楚,多年酒色下来,身子早就被掏空了;环顾一圈儿,司马道子把自己的儿子司马元显提起来了,封其为征虏将军,让司马元显负责首都卫戍区的工作。
  还别说,你看司马道子球不抵,他这儿子倒没随了他,小伙子年方十六,很是精明强干。任征虏将军后,首先贴出征兵启事,广招四方流民,要组成军队,跟北府兵一较高下。
  不过,还没等他这边儿部队形成战斗力,司马道子接到报告,司徒左长史王廞于吴地作乱。
  王廞,名门之后,是东晋公司的大股东之一,王导的孙子。
  按说,这是个根红苗正的红三代;他干嘛作乱呢?
  要说一句的是,王廞起兵可不是冲着司马道子,而是要讨伐王恭。

  那他跟王恭有什么仇,有什么怨?
  其实没有;不但没有,这俩还是好基友,好到可以一起洗澡捡肥皂的那种基友。
  那他这是干嘛呢?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都是基情惹的祸啊,王恭把他给涮了。
  王恭出兵建康,要清君侧;为了壮声势,他撺掇西边的殷仲堪和他一起出兵;其实就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派出了一路使者,奔了吴地,找他的好基友王廞,撺掇后者一起起兵。
  王廞一听自己的好基友要为民除害,这当然要搭把手,捧个场了。
  于是王廞便在他在的吴地开始招兵买马;但是王廞的这个举动可是没多少人响应,毕竟打仗既要花钱又会死人。再于是吴地不论官吏还是百姓,都开始抵制王廞的备战行为。
  王廞怒了,生命诚可贵,金银价不菲;若为基情故,两者皆可抛。为了好基友,豁出去了,王廞在当地大开杀戒,凡是反对他备战的人,一律杀掉。
  最后,当地人一看王廞这是要疯啊。

  没人敢跟疯子计较,因此大家乖乖的该出钱出钱,该当兵当兵。王廞手里有了一支上万人的队伍。
  可是,等他把这些忙活好,抬头一看,王国宝被杀了,王恭,退兵了!
  王廞甭提多郁闷了;放鸽子没有这么放的,你说要清君侧,看在捡肥皂的交情上,咱二话不说陪着你,这特么可是掉脑袋的买卖。为了起兵,人杀了一堆,钱花了一堆;临了临了儿,你退兵了?他妈的,我该怎么办?
  你大爷的王恭!
  王廞越想越来气,一怒之下,他也不打司马道子了,领着手下这一万多新兵就奔王恭去了。

  唉,爱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王廞的军队,比王恭的差远了。王恭率领的是天下无敌的北府兵,王廞是在吴地现招的兵,真打起来,您可以自己想结果。
  王恭派刘牢之迎战王廞,只一战,王廞便输的连裤衩子都丢了,一万多人除了个把运气好的捡了条命,剩下的都被一窝端了;王廞本人侥幸逃脱,从此不知所踪。
  击败王廞,吴地便顺理成章的纳入了王恭的势力范围;从此更加不可一世,只要对朝廷稍有不满,王恭便如《武林外传》里的杜十娘一样,口口声声的要回扬州,当然王恭要去的不是扬州而是建康。
  为此司马道子寝食难安。
  为了遏制王恭,司马道子除了加大司马元显的力量外,他又提拔了一个人——王愉。
  这王愉是谁?
  说来这人不是外人,他是那位被司马道子砍了脑壳的王国宝的哥哥。
  王国宝之死,说起来也算是他咎由自取;而实际上是司马道子下令将其砍杀的。按说王愉该恨司马道子才对,但不知道这位王愉王先森怎么想的,他就认定王国宝是被王恭给逼死的,因此他对王恭恨之入骨。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王愉又跟司马道子凑合到一块儿了。

  这会儿司马道子拼命在拉人,毕竟多个人多把力;见王愉来投,司马道子便给了他一个任务,深入敌后。
  哪儿是敌后呢?
  当时王恭率北府兵驻军京口,也就是现在江苏镇江;再往北,便是豫州。
  日期:2017-03-05 11:49:05
  司马道子给王愉的头衔是都督豫州四郡、辅国将军、假节。目的只有一个:如果王恭举兵南下,你就出兵爆王恭的菊花。
  别看司马道子长的挺丑,但他想的很美;可是他就忘了,豫州,也就是现在的河南这儿他其实已经安排了一路兵马;领军人物,庾楷。

  庾楷,是咱们前面提过的庾亮的孙子。
  这个孙子什么时候到河南的呢?这还得说是拜司马道子所赐。当初司马曜和司马道子哥俩儿闹掰了,司马曜派人入北方掌兵,以遏制司马道子;司马道子也不示弱,在北方布置了自己的势力,以提防孝武帝的人,他布置在河南的,就是庾楷。
  那位说了,司马道子既然已经安排了庾楷,为何还要派王愉多此一举的跑这儿都督豫州四郡呢?这只能说司马道子糊涂了。
  接到司马道子的任命通报,庾楷可郁闷了;当时他就给司马道子写了封信,大意是,您这有点儿画蛇添足了啊,河南有我足矣,那王愉算哪棵葱?您还是让他回去吧。
  司马道子回信说,你别往心里去啊,我的意思是给你派个帮手。
  帮你奶奶个攥,庾楷看司马道子信回的言不由衷,怒了。

  帮什么帮?我一个人搞的定;说得好听,来帮我,我看是想来分我的权。
  嘿,司马道子,你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