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79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这个时候他离开是最好的办法,他知道如果他离开了,花建楼一定是想接他的书记一职,但是这个不是他来决定的,而是省委来决定的,但是他离开了,矛盾就是可以化解了,他就可以解脱了,他的亲属在东江市的生意将会逐步转出,花建楼或许还会照顾一下他亲属在东江的生意。
  他心里这样想好了,但是怕高奇不同意,因为他在东江市,东江市将是高奇的地盘,而他离开了,花建楼未必会听他的,因此高奇一定不会同意他离开东江市。
  因此他考虑半天,决定不和高奇商量此事,而在任可找他谈话的时候,便是想了一想,答应离开东江市,去出任商务厅长,商务厅长也是不错的嘛,所以便答应下来,与陈志诚的职务进行对换。
  现在高奇把他叫过来估计就是问这个事情,他看了看高奇,没有坐下。高奇看到他的样子,声色俱厉地道:“商务厅很好吗?着急离开东江?”
  钱元胜看着高奇那张黑起来的脸,只好回答道:“任书记找我谈话了,我还能讲什么,去哪里都一样。”
  高奇道:“你糊涂,事先为什么不找我讲一讲,是不是感觉我说话不管用了?”

  钱元胜连忙说道:“没这个意思,我没来得及向高省长你汇报,任书记讲了很多东西,我不能不听啊!”
  看到钱元胜不争气的样子,高奇没了办法,说道:“好了,那你去商务厅上班吧,我告诉你,事情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仅仅是调整你的职务吗?这牵扯到省里的布局,而你是布局的第一个棋子,在这紧要关头,你居然如此痛快地答应离开东江,你看你糊涂到何种地步!”
  钱元胜让高奇这话给说蒙了,什么省里的布局,什么紧要关头,他根本没有感受到啊,一个人事调整,能牵扯到省里的布局,这也太夸张了吧?
  “高省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弄明白啊!”钱元胜胖胖的身材站在那里晃动了一下,让身材魁梧高大的高奇看到了,直觉得有些滑稽,当初自己怎么会欣赏他啊,为什么要让他接手东江市的书记啊,他完全可以推荐其他人的,可能是钱元胜的忠诚感动了他,但是现在证明,这忠诚是打了问号的。
  高奇感到与钱元胜没法谈下去了,政治敏锐性如此之差,自己再与他说下去,只会拉低自己政治智商,让他自己回去琢磨去吧,事已至此,他没法再和钱元胜讲什么了,他去找朱全山吧,这个时候要联起手来,才能让省里的形势不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不明白是吧?自己回去想去,我看你的心思都放在赚钱上了,政治上的事情你不去分析吗?不去了解吗?当初真是错看你了!”高奇几乎是咆哮着说道,让钱元胜一时有些懵逼。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花建楼很跋扈
  钱元胜的职务最终被调整了,这是必然的事情,钱元胜本人已同意,而且还是任可与叶平宇两人共同主导,无论高奇心里头有多么不满意,朱全山与他想着从中进行阻挠,最终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高奇虽然与朱全山进行了联系,但是二人经过分析,认为他们再怎么想阻挠这次人事调整,恐怕也无济于事,没有足够的理由,说出来,只会让任可与叶平宇两人感到反感,最终还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因此最好的办法还是同意,同意钱元胜调到商务厅工作,而陈志诚接手钱元胜的职务。
  然而聪明的人都会感觉此次人事调整不同寻常,钱元胜作为东江市委书记,在省里的地位很高,因为东江是一个重要的地级市,其市委书记一职基本上都走上了副省级的高位,然而此次调整只是平调,显然与以往不同,这是其一。
  而另一个让人会多想的事情是,自打叶平宇来到之后,任可与叶平宇两人的作风不同,而且大家都看到,叶平宇不是本省人,是从外面调过来的省长,肯定会有人不服的,只是不知道谁会不服,谁会打破这个僵局。
  大家怀疑钱元胜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不服的人,所以现在就要拿他开刀了!
  大家的猜测都是看到一些表象,一些猜测,肯定无法深入内部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但是大家的猜测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必竟都是官场中人,对一些事情还是有着比较锐利的目光的,叶平宇一来到后就是提出问题意识,任可又是提出大发展大开放大改革,然后又是提出转变工作作风,叶平宇与任可两人都是下基层体验生活,这些动作招招指向本地官场啊!
  在指向本地官场的同时,叶平宇与任可两人当然也在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个人的威望,很显然,他们的这种做法增加了自己的个人威望,然后省委省政府又通过简政放权的政策,进一步让大家看到叶平宇与任可两人都是实干之人,现在商界的人士对此非常欢迎,同时广大群众也是感到他们两人比较接近群众,没有架子,尤其是叶平宇,经常到基层去,不打招呼,不带随从,这样的作风少有!

  而这些动作,在高奇看来就是一种布局,是叶平宇与任可两人在共同布局,就好比在下围棋一样,一步步在做眼,在落子,而他们只能当作看客,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人在布局在落子,这都是政治高手啊,等布局到一定程度,必然要破局,只有破了局,才能彻底改变整个棋盘的形势,创造一个真正的局。
  面对这一形势,本地官场是根本没法作为的,因为现在只是在布局,而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就好比在撒一个很大的网,即使在网里的鱼看到了,又能如何,如果想跳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那是一个天网,谁能跳出天网啊?
  钱元胜被调整,这就是一个破局了,高奇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那样对钱元胜说,而钱元胜显然没有看到这一点,因为他站的位不同,高奇站的是全省的位,而钱元胜不过是站在东江市的位,站的位不同,想法就是不同了,从东江市的位来看,他急于离开,而在从省里的位来看,他留在那里不动是最好的。
  钱元胜只不过是棋子,而不是棋手,其实连高奇朱全山这样的人也不是棋手,真正的棋手,只有叶平宇与任可两人,他们两人在下一盘大棋,其他人要么是看客,要么是棋子,如果想要成为棋手,那要看有没有资格。

  叶平宇只所以要让任可调整钱元胜的职务,便是要破这个局,现在把钱元胜给调到省商务厅,让陈志诚前去,陈志诚去了之后,自然就是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一些事情,从而把东江这个地方给整治好,而在整治好东江的同时,自然就会影响到省里的一些事情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个道理,叶平宇和任可两人都是下棋的高手,两人找到了一个最柔软的下腹壁,相对起来容易的多,钱元胜愿意离开东江市,而且还将他调到商务厅来,不比在东江市差。
  当这种调整完成之后,钱元胜才会感到有些失落,必竟他在东江工作了那么多年,现在突然间离去,多少也是有些伤感啊!
  日期:2017-03-06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