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3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浪子没有道德包袱,做事情不计后果,很擅长和女人调情,很有魅力,男性中也是人缘很好,不喜欢被约束和规则,有最喜欢的女人,却很难忠诚一个女人,很聪明,情商高,有格调,不喜欢长期关系,伤害女人的也就是那样类型的男人。浪子是心理没有安全感的,因为自己孤独,因为害怕束缚,有时候像个孩子,需要照顾,但是不喜欢被束缚,女人一旦束缚他他马上逃离。女人无法控制这样男人,只能给他无限的自由,他才会眷恋这个女人。

  骑士,善良正直,很高的忠诚度,专一,严谨。他会保护自己的女人,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但是骑士很喜欢忙于工作,认为事业是捍卫家庭的唯一保障,。遇到的对的人,他会选择守护一生。
  国王是领导型的人,身边很多朋友,很多手下,是霸道的,女人想要的被征服,安全,酷,资源,他都有。但是他绝对不允许女人凌驾于他之上,如果有这样的情况,他直接放弃爱情。因为他心里,女人远远没有家人朋友和事业还有自己重要。
  而女人,在爱情中,也是分为四种。
  女人分为,灰姑娘,圣女,公主,女王。
  灰姑娘乖巧听话,没心机,缺乏行动力,喜欢看电视剧,幻想爱情又不敢付诸行动。喜欢平淡,喜欢电视剧的霸道总裁,可是这样的男人如果在现实中出现,她会退缩,害怕,因为她无法驾驭,灰姑娘适合结婚,贤妻良母,贤良淑德,可是平淡无聊,不会化妆和穿衣服。
  圣女表面冷淡,不食人间烟火,实际上只是表面,她不会迷恋财富和权利,喜欢自由,周游各地,讨厌规则,这个女人无法让人感觉她会和男人安心过一辈子。

  公主是精致的,完美的,养尊处优的,她情绪能量很强,会打扮自己保养自己,想着男朋友围绕着自己。
  女王,有自己的事业,喜欢控制人,喜欢一切事情在她安排之中,强势,她觉得自己那么强,是不用喜欢男人的,但是身体和情感却很诚实,不允许她不需要。她的内心深处,也希望出现一个能保护她的男人,她可以依靠的港湾,可是这样的男人出现了也只会和她互相掐架。自制力很强,不会优柔寡断,不拖泥带水。女王的强势在于表面和内心,但是压抑情感需要太久的她们,会对情感更加的需要,会更孤独脆弱,一旦动了情,就非常认真。

  我想了一下,我是更属于浪子类型的男人,想要自由,不喜欢被控制,而贺兰婷,是女王类型的,她需要的是掌控人的,我是不想要被掌控的,那怎么办?
  凉拌。
  在一起肯定很多的矛盾,这不用讲的,也不用猜的,肯定就是如此。
  所以王达说我们好好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即使能好好在一起睡个觉,没过几天也肯定吵翻天。
  互相掐架,恨不得打死对方的节奏。
  不过无所谓了,能好好的在一起睡个觉也是个好事了。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她的身材,她的皮肤,上她,征服她的感觉。
  想想就真的能难受到睡不着了。
  上班,看着在阴雨冷天中,那边新监区的监区还带着手下们出来操练,我觉得这帮家伙是不是有病,这大冷天的下小雨,还拉着手下们出去操练。
  听探子的回报,那边的手下,狱警,管教,基本都是从另外两个监狱过来的,以前也是老员工了,但是到了这边,被归为了新监区的人,新监区的刀华那帮人为了树立权威,赶紧抓紧时间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弄服帖她们。
  不过我觉得这样狠,只能适得其反,很多人肯定会心生烦意。
  这才好,让她们把团队搞糟糕了才好。
  不过刚来,这帮人对我们这个新监狱,新地方,还是很有期待的,还是很听话的。
  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们的操练并不单单是为了对付女囚,还有是为了对付我们。
  下午的时候,雨停了,但是还是很冷。
  她们照样出来操练,我们两个监区,我们a监区,和她们的四监区,是相邻的,其中一部分,只是隔了铁丝网,还隔了不锈钢大门而已。
  这样设计的原因就是想着,万一哪边的监区出事,女囚搞乱子什么的,另外一边的监区马上派人冲过去帮忙。

  就在她们在那边操练的时候,我们a监区的狱警们就看着她们在大冷天中操练,结果她们的队长找茬了,直接对我们a监区的狱警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操练的啊!”
  我们a监区的狱警感到莫名其妙,不就是看着你们操练吗,这都不行吗。
  但是我们的人不回话。
  她们喊道:“还看!找打是吧!”
  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了,我们a监区的人恼火了,这新来的一群新人,比老员工还嚣张。
  狱警们对她们喊道:“看又怎样,看了又怎么呢!想打架我们也不怕你们啊。”

  于是,双方剑拔弩张唇枪舌剑起来。
  接着就是隔着两边的铁丝网,双方各几十号人互相对骂了起来。
  然后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开了中间的那道门,两边人就通过那道门,互相开打了起来。
  事情传到我这边的时候,我过去看到的已经是防暴队过来把双方的人都给推开了。
  我过去后,a监区长白钰她们也到了,而她们的监区长刀华,还有新监区长也来了。
  防暴队的是蒋青青带队过来的。
  蒋青青看着两帮人,说道:“学女囚打架?想打约架啊,出去监狱外面去,我们也管不到。”
  我到了之后,就站着,不说话。
  新监区监区长过来站在她们的前面,也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蒋青青说道:“我们防暴队,是防女囚的,不是防你们的!有事出去外面解决,不要浪费我们的力气和时间。”
  打就要打赢
  新监区监区长先声夺人:“蒋队长,我听说他们旧监区先过来挑事的。”
  我们a监区的人喊道:“胡说!你们的人无缘无故叫骂我们。”
  新监区长说道:“叫骂你们?她们说,有什么好看的,不行?你们就骂人了?就要打人了?”
  双方人又互相对骂互喷了起来,互相各自指责对方才是先挑事的。
  眼看场面又无法控制,我对我们的人喊道:“停!都不要出声。”
  蒋青青带着防暴队的连成一条线,拦在了我们双方人的面前。
  我们的人都停了,不喊不骂了,她们的人也停了。
  我说道:“你看看这里是哪里,你们站在的是我们的监区的地盘!是我们挑事,还是你们挑事!”
  她们的人又骂起来,说我们先开门冲过去什么的。
  两边的人又开骂。
  我回头喊道:“让你们说话了吗!”
  手下们都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