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咧咧嘴,过去在小金身旁坐下,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才对张坎文回答道,“可小金,的确就是太岁真身啊。”
  张坎文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脸上除了浓密的胡子之外,只能看见一双圆瞪着充满了好奇和震惊的大眼睛了。
  “天胎、尸魅、太岁……”
  张坎文每说一个词,脸色便凝重几分,到最后,满脸的凝重转化成了苦笑,唏嘘道,“周易,你可真是……你可真是让人吃惊啊!前些天,我听说玄学会追杀你时,心里还万分担忧,现在看来,根本就没必要嘛……活生生的太岁啊,怪不得你能逃出十大天师的围捕。”
  一边说着。他一边偏头往小金的身上看,神色诡奇。
  我愣了一下,连忙摆手道,“张大哥,你这可是误会了,小金是太岁没错,但他体内有禁制,力量根本用不出来,当初逃出十大天师的围捕,也是其他人帮忙。”
  “其他人?”张坎文也是一愣,“你还有其他能抵抗十大天师力量的朋友?”
  这……似乎他这么理解也没错,我硬着头皮点点头,“的确是朋友帮忙,不过能抵抗十大天师力量……有些言重了,那朋友当时也是取巧,帮我勉强苟活性命而已,莫说十大天师,随便来一个天师,也不是我现在能对付的。”
  张坎文对我的话不置可否,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问道,“你那朋友,应该是巫族之人吧?”
  南宫的确是巫族之人,这没什么好避讳的,只是张坎文修行的是道炁,陡然提及巫族身份,难免让我心里有些黯然。
  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张坎文却是抬脚走到了我跟前,面色郑重的对我说道,“巫道之争,源自上古,虽说屁股决定脑袋,我修行的是道炁,理应支持道炁才对,可实际上不然,我文山一脉,与其说修行的是道炁,不如说修行的是正气!何为正气?时穷节乃现,道义为之根!巫道之争与我无关,道义良知却与我有关。你对我文山一脉有大恩,无论到任何时候,文山一脉也决不会做忘恩负义之事!”

  很明显,张坎文是看出了我心里的不安,这才主动提及巫道之争,进而对我表明态度。
  我心里顿时涌生出一股难言的激动。
  当初在玄学会后山,被十大天师围攻时,我第一次知道了巫道之争,当时满心都是委屈和不甘,虽说我的确修行了巫炁,可在那之前,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巫道之争,就算修行巫炁是一种滔天罪孽,我也只是无意中犯错而已,可没有任何人给我机会。一向视我为希望的玄学会,直接下了死手,连曾救过我一命,多次对我暗中照拂的李老爷子,也沉默隐身。一直到前几天韩稳男顾念旧情,不愿对我下死手,才让我心中稍暖,但他也仅仅只是不愿落井下石而已,一旦涉及家族利益,最终他的选择也跟别人没什么区别。

  当然,韩稳男跟我的交情,没有深到可以为我不顾家族利益。对我出手才是正常,不对我出手才奇怪。只是饱经人情冷暖之后,我对这一切太过敏感罢了。
  直到现在,张坎文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明确表明态度支持我的人,他与南宫不同。他本身修行的就是道炁,这份支持更加难能可贵,我怎能不激动?
  我微微低了下头,掩饰着心头的激动,没等我开口说话,张坎文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后,便转移开了话题,又对我道,“虽说现在玄学界的人都在追杀你,但整个玄学界的天师就那么多,大多数还隐世不出。以你现在的实力,加上这几个小家伙。只要你小心一些,天师之下,估计也没多少人是你的对手。眼前这里,应该是你的一处隐秘据点吧?只要你能保证这里不被外人探知,以后就安静隐居修炼,以你的天赋,到达天师境界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到时有了自保能力,再做计较便是。”

  我笑着点了点头,“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我就是要在这里隐居一段时间,之前那件事,也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被牵涉到了那件案子里,我不得不化身出面营救,谁知道那案子牵连到了这么多人,万幸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待我那朋友安全之后,我短时间内便没有其他事情了,就留在这里,静心修行。”
  其实有件事我没有说,我的确愿意静心修行,但事实上,我根本无法长久呆在这里。非是不愿,实是不能,巫炁的修行与道炁不同,我天赋再好,也必须找到能供我吸收的巫炁才行。
  不过这件事我心中早有定计,之前在那洞穴里。吸收的巫炁足够我消化一段时间,等消化沉淀完毕之后,我将会直接奔赴泰国,去那什么大王宫里,寻找巫炁继续修行。
  经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我大概能推测出来。大王宫里,应该也是一具太岁之尸,而那什么湿龙婆,能用九灵之力,修行的多半也是巫炁,那里应该不会有危险。到时候远离国内玄学界的纷争,安全问题自然是无虞的。
  因为这件事说起来比较麻烦,我也就没多提,张坎文见我答应之后,又小心嘱咐我说,隐居在这里。也必须得小心,尤其是周围跟玄学界有来往之人,必须留个心眼,动用些手段监督他们才行,防人之心不可无,事关身家性命。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我点点头,他说的没错,谢成华和刘传德他们,虽说体内有瞳瞳的禁制,但现在我是玄学界的功底,很难保证那些禁制能不能制约他们,毕竟瞳瞳也只是识曜修为而已,她种下的禁制,随便来个天师应该就能解开。若是他们动了什么不好的心思,以我的消息换取一个天师出手帮他们解决禁制,实在不是太难的事。
  除了他们,还有王永军和杨开臣,尽管他俩跟我的交情很深,但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还是得小心一点才行。
  聊完这件事,我想起来早先张坎文说的那井鬼之时,当时韩稳男问他下一步要怎么做,他没有多提,我心里也好奇的紧,就开口询问他。
  张坎文笑笑,浑不在意的说道,“当时那句诗,不过是将那恶灵送走的第一步,还远谈不上杀死他,那道白光实际上是将其送到了商都朝歌皇陵之中,那恶灵本是商朝祭祀,葬身之地也是朝歌皇陵,此番想将其送回幽冥界,只能从这一点入手。稍后我会去朝歌,也就是现在的安阳一趟,进入皇陵之中,将那恶灵彻底送回去。”
  他说的淡然,我听的心里却是一紧,连忙问道,“张大哥,会不会有危险?”
  张坎文一贯磊落,倒也没有故意宽我的心,笑道,“危险自然不可避免,不过先祖早有方法传下来,此事又是先祖遗训,避是避不开的。势必得去一趟。”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后便抬头看着他道,“这件事说起来跟我也有关系,不知道张大哥准备什么时候去?到时候我跟你一起!”
  “你也去?”张坎文沉默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那恶灵的实力你也见识过,虽说我文山一脉有对付那恶灵的法子代代流传下来,但足足千年时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法子还是否好使。更何况,如果一切顺利,我一个人便能搞定,如果出什么意外。即便你一起去,也不会有什么大作用。”
  日期:2016-08-1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