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神秘世界,我在另一个空间也占着五号停车位》
第28节

作者: hardyth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断电话,吴煦把杀手的追杀、汽车车损的保险和对郑丽的赔偿这些烦心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对于他来说,女人是治疗伤痛最好的良药。
  半小时后,秋蕊浓妆艳抹、穿着性感地来到了吴煦的家。两人立刻如干柴遇到了烈火如胶似膝般地缠在了一起。
  两人正在床上翻滚,“哗啦…哗啦…”一阵钥匙扭门的声音将吴煦吓出了一声冷汗。他剧烈扭动的身体也骤然停止,身下的秋蕊脸上泛满了红晕,不满地嘟囔:“亲爱的,为什么停下来啊!”
  日期:2017-07-13 18:05:22
  “完蛋了!”吴煦惊慌失措地起身拿起裤子就套:“快!快躲进衣柜里!我老婆回来啦!”
  “你老婆不是去国外出差了吗?”郑丽花容失色,慌乱抓起自己的衣裤来不及穿,一边说着一边往衣柜里钻。
  “我也不知道啊!”吴煦说完拉上了衣柜门。这时客厅传来了程莹的声音:“吴煦!是你吗?你跟谁在说话呢?”
  “啊…啊!”吴煦心里一惊,赶紧故作镇定地说:“老婆,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吴煦说完从卧室门口探出了头,看到陈莹正在换鞋子。当他盯到秋蕊的那双黑色高跟鞋时,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怎么今天没上班?”陈莹抬起头,并没有注意到家里多了一双女鞋。当他看到吴煦额头上的绷带时大惊失色:“你的额头怎么了?”。
  “唉,昨天加了一晚上的班!做报表!昏昏沉沉中跌了一跤,额头正好撞到金属文件柜的棱角了!”吴煦佯装睡眼惺忪的样子说:“不碍事,就缝了两针,我睡到现在呢,被你开门的声音给吵醒了!”
  日期:2017-07-13 18:12:15
  “哦!”陈莹说:“我就是要回来给你个惊喜啊!我的工作提前完成了。我一小时前下的飞机!这次我回来可就不会去国外啰,可以好好享受我们的两人世界了!然…然后要个孩子!”陈莹说着露出了甜蜜的笑容,眼神透漏出了对未来无限美好的遐想。
  陈莹换好了鞋,正要去把防盗门拉上。突然,吴煦透过大开的防盗门看到外面楼梯间上下来了一个人。当吴煦看清他的容貌时,不禁魂飞魄散,此人正是那个在医院的杀手!两人的目光立刻对视在了一起,那个杀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迅速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对准吴煦连续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噗啪啦”几声响动,一发子丨弹丨击中了防盗门,一发子丨弹丨击中了陈莹的喉咙。她的后颈处顿时一团碗口大小的血浆喷在了吴煦的脸上。还有一发子丨弹丨则击中了客厅的吊灯挂绳,巨大的吊灯掉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咔哒”一声,杀手手里的手枪滑套被挂机杆给勾住,提示子丨弹丨打光。吴煦一个激灵回过了神,赶紧跃过陈莹的尸体猛地一下关上了防盗门,喉咙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秋蕊!赶快报警!赶快报警!”
  日期:2017-07-13 18:20:37
  秋蕊正紧张地蜷缩在衣柜里瑟瑟发抖,她以为客厅吊灯的掉落是吴煦和他老婆在扭打中弄掉的。当他听到吴煦歇斯底里的吼叫后赶紧从衣柜里爬了出来,从床上抓起手机冲到了客厅,与满脸是血的吴煦撞了个满怀。
  “啊!”秋蕊被吴煦满脸鲜血而狰狞的脸吓地尖叫起来,吴煦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电话颤抖着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对于凶杀案,丨警丨察的效率还算快。一刻钟后,警笛声和救护车的鸣笛声从小区外传来过来,在空旷的小区显得特别刺耳。小区里一些无所事事的业主们见状立刻围拢了过来,原本平静的一号楼立刻变得沸腾起来。
  吕晓骏此刻也被楼下的嘈杂给惊醒。他如同惊弓之鸟,听到警笛声身体便会不由自主地抖动。他颤颤巍巍地挪到了阳台,当看到有一辆白色的救护车闪着灯停在楼下时,心里才缓和了下来。他知道,这群丨警丨察准是来救人的,与我无关。想到这里,他索性在阳台上看起热闹来。接着他又想:我们这栋楼谁出事了?据我所知我们这栋楼虽然都交房了,但是真正入住了的就只有我、文浩铭、吴煦、雷军灿这四户,其他的业主都神龙见首不见尾,貌似都还没有入住。

  日期:2017-07-13 18:27:35
  吕晓骏正想着,阳台旁楼道的窗户中传来了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和谈话声。他赶紧回到屋里打开防盗门来到了楼梯间,观察片刻后便确定是吴煦家出事了。
  奇怪!吴煦不是出了车祸吗?他老婆又在国外,能发生什么事?吕晓骏脑袋内充满了疑惑,想下去问个究竟,但是又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回到了家中重新来到了阳台上观看。
  不一会儿,他看到吴煦和一个女人被几个丨警丨察搀扶着上了一辆救护车,接着两个医生抬着一副担架也上了救护车。看得出担架上是一个人被白色的布单裹着,一团触目惊心的红色在头部扩散了开来,显得格外刺眼。
  救护车重新响起了鸣笛快速驶出了小区,留下几辆警车和一队丨警丨察进行调查。吕晓骏看到这里更是一头雾水,决定下楼去问问围观的人。他明白,准能从下面某些喜欢八卦的大妈大婶口中得到一手的消息。
  日期:2017-07-13 18:35:52
  吕晓骏乘坐电梯下了楼,来到人群中找了一堆正在谈话的人问:“喂,喂,出什么事了?”
  “好像是七楼发生凶杀案了,有个女的被枪杀死了!就知道这么多!”一个中年妇女说。
  “唉,这栋楼的业主估计都要卖房子了,多晦气啊!”另一个老女人说:“一下出车祸,一下被枪杀!”
  “谁说不是呢?如果是我肯定不到这里住了,太邪门了!还楼王呢?切!”中年妇女附和着边说边看着吕晓骏,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吕晓骏听到这里皱了皱眉,摸了摸被那颗子丨弹丨震得隐隐作痛的胸口回到了家里。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吴煦家里怎么会发生凶杀案?那个被杀的女的是谁?吴煦在车祸中竟然没有死,难道刚才的杀人事件原本是来杀吴煦的结果错杀了那女人?想到这里,吕晓骏如同被雷劈中,身体一下僵住了。今天我被枪杀,吴煦也被枪杀,难道杀手是同一人?是谁要置我们于死地?吕晓骏的脑袋飞快地转着,一个人名定格在了他的脑海里—马远山!

  日期:2017-07-13 18:42:45
  #21
  吕晓骏抖动着双手捧着水杯喝了口水,有气无力地倒在了沙发上继续思索:能把我和吴煦先后被追杀关联起来的人只有马远山了,因为只有他才有让我们消失的理由!杀我是为了灭口,杀吴煦是为了报亵妻之仇!不用说,今天凌晨吴煦的车祸也就是马远山安排的!吕晓骏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猛地一下站起了身子,一股莫大的恐惧充斥着整个房间。他想起了发给马远山的吴煦和郑丽的照片,还有马远山的那句“非做了他们不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