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远站在中间,隔着我们两个,满脸的为难。
  禾雪指着宁远问,“今天你必须说清楚,到底你选择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去接她回家!天天给她发消息嘘寒问暖!你以为你做的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吗?阿远,现在的我已经如此的可怜,你觉得我会愿意看到你心里竟然还有这个女人吗?”
  她说着就哭了:“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宁远没说话。
  我气不打一处来,对禾雪说:“选择你妈啊选择!禾雪,这种渣男,我送给你,谁稀罕谁要!你以为我还会为了他要死要活得!你想多了!他自己犯贱倒贴我,我就要了?你以为我稀罕?”
  “不稀罕,你还跟他亲亲我我,你看看你刚才那个样子,一点都不闪躲?你知不知道羞耻!”禾雪也是破口就要骂。

  我也是被气的晕的不行了,看到这两个人,我就头疼。
  我一巴掌扇在宁远的脸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贪心的男人,别再来缠着我,好好地去照顾你的禾雪,我特么的不稀罕你这种渣男!”
  宁远被我打懵了,一时错愕不已。
  “你凭什么打他,你也配!”禾雪上来就要替宁远反击。

  被宁远拉住了。
  “你闹够了没有!”宁远对禾雪当时就呵斥了起来。
  禾雪被他吓的噤了声。
  宁远还要叫我,我转身就朝着科室里面走过去。
  这会没有叫到我的号,但是里面男士是止步的。
  站在门前,我吸了口气,一时间十分的讨厌医院,怎么会每次都能碰到禾雪跟宁远这对傻逼!
  正准备开门进去,里面的门却自己打开了,接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谢衍生。
  他阴沉着一张脸,插着口袋站在门前瞧着我,双眸全都是寒气,冰冷的像是要掉进了万年冰窟。
  我突然有点怕他,特别的害怕。
  他一手捏住我的下吧,“景文,你竟然敢打掉我的孩子!”
  他,果然知道!
  我都来不及考虑,挣脱开谢衍生的手,转身就朝外面跑。
  一边跑一边想我跑什么?
  谢衍生丝毫没停留,大步追了上来,只是到了男士止步的牌子跟前,他就将我的领子拽住了,朝后将我摁在墙上。

  这一壁咚,按理说应该很浪漫的。此时却丢脸到家了。
  医院里的人很多,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指着我们互相询问。不远处,宁远跟禾雪还在。
  我看着谢衍生,脑袋嗡嗡作响,他是怎么知道孩子和怀孕的事呢?
  一会要怎么开口跟他解释呢?
  他双眸还是那么冰冷,原本就有些痞痞的坏模样,此时则完全变成了流氓的凶狠。对,就是流氓!

  我心里想着,试图去拽他的手。
  他没有动,手背冰冷。
  我没见他动怒过,没想到他动怒这么骇人。
  “那个,你怎么知道的?”我心虚,开口问他。
  他不说话。
  我一下子就后悔了。
  你说我心虚跑什么,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说是谁的就是谁的,我说不是谁的就不是谁的!我还傻兮兮的问他怎么知道的!
  真是蠢到家了。
  想到这,我立即正了正身子,“好了,告诉你真相吧。孩子不是你的,你不要听徐培培乱说。”
  谢衍生嘴角斜了斜,额头的青筋仍是不停的跳。
  怎么不说话呢?

  这不说话可怎么是好。
  “你都听见了,松开可以吧?你怎么还摁着我呢?这么多人看着呢!”
  这时候禾雪从走廊后面悠悠的走了过来。
  她冷冷的对着我笑,继而说:“景文,你竟然趁着我不能怀孕的时候,偷偷的怀上宁远的孩子,你真是不知羞耻!你真的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么?可惜了,宁远看穿了你的真面目!”
  我怔了怔。
  禾雪这话,无非是叫谢衍生别以为孩子是他的,是我跟宁远苟且的。
  谢衍生松开手,看向禾雪。
  禾雪盯着他,隐忍的笑,“你怕是被骗了。你以为你们有过露水情缘,这个女人就会给你生孩子?你想多了!她原本就想用这个孩子来骗你,结果被我揭穿了之后,她才事情败露来医院要打掉孩子。”

  我看着禾雪,特别想笑。
  此时此刻,我的确不希望谢衍生认我的孩子,因为我害怕纠缠不清。
  可是我更不喜欢禾雪这么诬陷我。
  明明她才拿着别人的孩子,在结婚宴上来刺激我,叫我故意将她推到,她现在又倒打一耙,说我不检点!
  禾雪见谢衍生不说话,一手攀住他的手臂向上一直到肩膀,“阿生,你一看就知道我绝对不是说假话的人。景文却是我这么多年一直了解的女人。她才见你的面,就将自己送过去,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信任。你也不要伤心,这样的人,你不能再相信她。”

  禾雪的谎话还真是张口就来。
  我想了想,是不是该说点啥?
  可是想了半天,竟然觉得这样也好,谢衍生也许就死心了,他就不会再去追问孩子的问题。
  只是我没有想到,谢衍生的脾气,暴躁到不行。
  禾雪明摆着对他示好,她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诱惑。也难怪宁远对她念念不忘,她毕竟是个尤物,比我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只是谢衍生丝毫不动。

  等他动的时候——
  啪!
  他一巴掌狠狠扇在禾雪的脸上,另一手狠狠抓住她的头发,朝后面的墙上就撞了过去。
  嘭!
  声音特别响,我估摸着禾雪的后脑勺得肿。
  “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评论我的女人?”谢衍生一字一顿对她特别的不屑。

  禾雪已经被吓呆了,杂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疼的扭曲的脸,却连疼都不敢说。
  谢衍生此时的样子也的确骇人,我总害怕他一会有可能把禾雪杀了。
  我悄声的走过去,小心的说:“那个,你这杀了人,好多人看着,不太好。”
  谢衍生听话的松开禾雪,却一拳头举起来,朝着我的脸打过来。
  我被吓得闭上了眼睛。
  那一拳却朝后狠狠砸在了墙上。
  又是一声嘭。
  我没感觉到疼,所以我知道,墙一定更疼。
  我再睁开眼,谢衍生则贴着我的脸看着我。
  我不敢去看他的手指,这么重,应该会流血吧。
  可是我更不敢说话,只是看着他,揪心到不行。
  “景文,你怎么忍心——这样践踏我!”许久,他开口,声音气的都有些沙哑。
  他眼里,突然流露出的东西,叫我心疼。
  我却突然特别想跟他说,孩子是你的,我没有背叛。
  周围全是人,猜测之声不停,我也听不到都说什么。
  谢衍生从我身侧走开,将身侧的几个凳子全都踢翻了,对着旁边站立的人吼,“看什么看,都滚!”
  我站在那边,看着谢衍生将周围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好半天,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也没法去问他怎么会在医院里出现,怎么会知道我怀孕,又怎么猜测是他的。也许这之后,他不会再联系我了吧。
  我想着,吸了口气。

  进去里面,医生还在,对我似乎也是指指点点,我也懒得去看了,将挂号放到桌子上,开口询问堕胎的事情。
  医生瞥了我一眼,继而将挂号还给了我,“景文是吧?你不知道以后我们科室不收你的挂号么?”
  “额?”眉头一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