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何哭哭啼啼的说:“文文姐你不知道,他伤害我有多深。我怎么就没有碰到像宁远那么好的男人。”
  我听了叹了口气,对她说:“宁远哪好了?跟他初恋女友联系了七年了,现在还在医院照顾人家呢!这种男人,你要你拿去吧!”
  小宋立即跟我说:“男人嘛!偶尔肯定会做一点错事。更何况初恋是男人的心结,也很正常。毕竟对你还不错,你就不要这么揪着不放了。好几个明星老公都被抓到在酒店了,老婆不还是选择原谅。”
  这是什么理论?
  “你这话就不对了。出轨被原谅就意味着下次还会出轨。男人会不停的出轨,而不是感激你的原谅。”我接着小宋的话说了下去。
  然而小宋却非常的不以为然,“婚姻本就如此,如果出轨就轻易离婚,还有孩子,还有双方父母,亲朋好友。有众多关系在里面,怎么可能说离婚就能离婚?所以原谅哪怕是假装原谅,也是最好的选择。”
  我没说话。
  还在哭的小何插嘴说:“结婚是牵扯的更多,那谈恋爱呢?应该选择原谅还是不原谅?”
  小宋说:“这就得看感情了。如果很爱对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原谅。”
  这么一说,意见和分歧也就接踵而至。

  几个人围上来,讨论开了。
  我对小何说:“如果是我,会选择放弃。如果我用了心,对方都不曾感觉到,你所做的那一切,在对方眼里会全都变成犯贱。”
  小何眼神闪烁,最后说:“不会的,我总觉得他不会觉得是我在犯贱。他应该知道,我对他是真的用了心,我才是最好的那个。”
  我看着她,一时间唏嘘不已。
  明白和不明白,有时候欠缺的不是一点点东西。
  而原谅还是不原谅,有时候却是一念之间。
  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在讨论男人出轨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宁远。
  小宋跟我私下里说:“宁远是个好男人,这种男人身边少不了莺莺燕燕,既然好,总要选择去原谅他被别人吸引。再说了,你之前也说了他是对初恋恋恋不忘。男人都有初恋情结,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去计较的。”
  小宋话里话外都是在劝说我,不要跟宁远闹了,还是好好在一起吧。

  我一直都没有说话。
  或许,我真的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等处理好了公司的事情,就慌慌张张的请假走了。
  到了医院,人却特别的多。我挂好了号,在楼下等。
  这时候宁远的电话打了过来。
  原本是不想接的,这几天被他一直缠的我头疼,一想到这么多人为他说话,我更是头疼的不行。
  他锲而不舍的打了第三遍,我想想还是接了。
  “在哪?”
  “上班。”
  “这声音不对。”他听出来了,半天说:“你在医院?”
  “没有你听错了,在卫生间所以比较吵。”我诳他。
  那边电话却挂了。我心想他怎么就听出医院来了。
  结果,他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也是,他一直在医院陪着禾雪,肯定知道医院里面什么声音。

  我懒得跟他说话,只是坐在那边没动。
  他看了我半天,问,“你是来找禾雪的?”
  “我找她干什么?”我没好气的说。
  “你昨天才说了你要来看她,今天就过来了?为什么不上去,反而在这边等着?”宁远追问。
  我被他气的哭笑不得,“我来医院能做的事情多了,为什么就一定是找禾雪?”
  想了想,我记起来了,他本来就怕我找禾雪麻烦。
  “哦?你是怕我找禾雪麻烦?你以为我在这里等着禾雪?”我反问他。
  他又是默认。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在我爸妈面前对我好得不行,在我面前,就对禾雪关心倍至?
  “放心吧,我不是找她的。”我也懒得去跟他辩解。
  他却拉着我说:“文文,她一会就从综合楼过来,肯定会路过这里,要不然你先到别的地方等一等。”

  这句话,我真的无法反驳又不想照做。
  我明明就是在这里等叫号的,可是这里又肯定是禾雪一会会路过的地方,然后这个男人生怕我伤害禾雪,所以又撵我走。
  我走了,就好像我在听他的话,我不走,我又真的不想见到禾雪。
  也是日了狗了!
  我站起身看着他,“宁远,我求你一件事,是我求你行么?”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宁远立即殷勤的对我说。
  “我发誓,我以后都不会再去找禾雪,你以后能不能也别再来找我?”我说出来。
  他怔了下,继而脸色变得有点不太好看,“你什么意思?生气了?文文,我现在真的不想刺激禾雪,你要体谅我的心情好么?”
  我!
  他为什么总是觉得我是生气故意叫他别联系我呢?为什么?
  我拿起包,转身就走了。
  这种男人,真的是穿着羊皮的狼!比渣男还要渣。
  我进了电梯,摁了四楼,这时候电梯门又开了,宁远追了上来。
  电梯停在四楼之后,他跟我一起出去了。
  “怎么,你不等禾雪了?”我问他。
  他摇摇头没说话。
  我去询问了叫号到哪里了,离我还有五六个人。
  宁远这时候诧异的问我,“文文,你是来打胎的?”
  我看着他,更诧异,“我为什么不能来打胎?我没说过我没有在下面堵禾雪?你听不懂?”

  宁远没说话,脸色变了变。
  我坐下来,宁远也跟着我坐下来。
  他跟我笑了笑:“文文,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是看不懂你。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又在做什么。甚至你说的话,我也开始听不懂了。”
  我哦了一声。
  他仍是笑,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也不会叫人烦,但是他的样子,我实在是看够了,这时候对他厌烦不已。
  “文文,我想过了,七年时间,我都习惯了你,我的人生,绝对不可以没有你。你也不用再去为禾雪的事情难受,她已经是我的过去时,我只是尽我最后的责任。”
  “恩。”我仍是懒得说话。
  他突然抬手,将我额头的碎发朝我的脑后扶了扶。

  我朝后企图闪躲,却突然一个黑影朝我的方向扑了过来。
  “不要脸的狐狸精!”叫嚣的声音。
  啪!
  接着一巴掌狠狠扇在我的脸上。
  我都来不及闪躲,就被狠狠的抓住了头发。

  一连串的动作之后,我才看到做这一切的人,是禾雪。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揪住我的头发就不肯放松。
  我起身抡起包就砸在她身上。
  反手也抓住她的头发不松开。

  当时就打起来了。
  禾雪一边揪着我的头发打一边咒骂,“景文你不要脸,你都打胎了,还拽着宁远不放!你现在就是小三!”
  我特么的气的反手就想去抓她的脸,却根本抓不到。
  宁远站在那边,拉谁也不是。
  最后还是被旁边的保安给拉开来的。
  禾雪疯了一样,还对着我踢打,那个样子完全不是白莲花,彻底成了泼妇。

  我指着她骂,“你才是标准的狐狸精,你不是怀了宁远的孩子吗?宁远根本不碰你,你还不知道怀的是谁的种,就挑拨离间,故意在宁远面前卖乖!傻逼一样在这里瞎比比!”
  大家都在骂,根本听不出来怎么回事,只是一时间围了不少来看热闹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