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不能再等一等。现在不行。爸妈,他一直还在医院陪着那个小三你们知道吗?”我说。

  “阿远都说了,等到她病好了,他绝对不会跟她见面。”爸说。
  这解释多好,绝口不提,他也只是想要接着关心她的事实。
  他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他只是爱她,仅此而已?
  宁远他简直就是抛了一个大到不行的丨炸丨弹给我。
  而宁远这种渣男,比谢衍生明目张胆的花心还叫人闹心。
  宁远还不如跟禾雪上个床,给我抓到过错的机会,至少我能跟爸妈理直气壮的说不嫁。可是他偏偏没有做错任何事。就如他说,他根本没出轨。
  晚上,爸妈都睡了,我实在睡不着,就穿衣服出去了。

  霓虹灯下,全都是人。
  我买了杯果汁,咬着吸管在广场的大转盘看老大妈跳广场舞,估计大妈们都带了蓝牙耳机。
  所以这广场舞跳的特别诡异,因为没有声。
  在安静的环境下,看这些大妈挥舞着手臂,实在是——
  我正好笑,就看到旁边一个女人追着叫,“阿生,阿生你等等我!”

  谢衍生?
  他是在跳广场舞么?
  我侧了侧脑袋,瞥见圆盘的另一侧,谢衍生插着口袋站在那边。
  离得并不是太远,我能听见谢衍生跟这个女人的对话。
  女人追问谢衍生为什么抛弃她,为什么对他那么好,还是不喜欢她之类的话。
  谢衍生一直安静的听她说完,才最后说,“从刚开始我就说过,我不可能喜欢你。你这么不知羞耻的追着我,怪我咯?谁跟你说我要你了?我连碰都不愿意碰你,你看不懂?”
  那女人愤恨的咬牙切齿,“我天天给你送饭,关心你嘘寒问暖,你说我哪一点对不起你?”
  谢衍生厌烦的说:“我就是讨厌你这种倒贴!像狗皮膏药一样没完没了!别再来烦我,说多少遍都不长记性。自作多情,送点什么我就得爱你?等着我的女人多了!”
  我也算是听明白了,这女人估计自作多情了。
  谢衍生这时候插着口袋从圆盘另一侧走了过来。

  我赶忙将头发放下来,生怕被他看见。
  那女人还在追着他。
  从后面抱着他就开始哭,“阿生,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为你已经疯了,你不能说不要我就不要我?”
  谢衍生不耐烦的推开她,“孙婷婷,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再这么缠着我,我一定会叫你哥打死你!”
  看来,她们还有点朋友关系?

  我抬头瞥了那女人一眼,长得还不错,打扮穿着也十分的时尚,看来也是个富家子弟,门当户对,按理说不是普通的关系。
  我低着头,玩手机,还在听她们说话。
  一颗八卦的心啊,简直了!
  谢衍生本来正在滔滔不绝的骂这个孙婷婷,突然停了。
  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结果谢衍生大踏步走到我跟前来了。
  特喵的,被他发现了。
  “景文?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大晚上,谁让你在这吹冷风了?”走到我跟前,他就拉起我。
  我僵直着对他笑了笑,“没啊,我在这边看大妈跳广场舞。”
  孙婷婷也跟过来,看到我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上来就要隔开谢衍生跟我的亲密接触,“你们干什么?”
  谢衍生将我朝后护在怀里,瞪了孙婷婷一眼,“你既然不死心,我正好跟你说个清楚。最近我正在追求这个女人,她现在才是我的菜,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别叫我越看你越来气!”
  孙婷婷看向我,那表情就带刀子,“你是开什么公司的?上市了么?多少市值?你配得上阿生吗?”
  我斜了斜眼睛,这都是什么问题,怎么回答?
  果然有钱人跟我们老百姓的交谈方式都不一样。要是我跟同事肯定问你叫啥名字啊,在哪住啊。人家直接问开啥公司,市值多少。
  我笑了笑问她,“你叫啥,你爸叫啥,你妈叫啥,你哥叫啥?”
  她怔了怔,继而鄙夷的说:“你管我爸妈叫啥?你有病啊,你问她们干什么?”
  我立即也鄙夷了回去,“啊,你也知道啊!上来就问我开什么公司什么市值,配不上阿生?你配得上,人家不要,不好意思!”

  孙婷婷登时就怔住了。
  她气的直跺脚,“你——你竟然——阿生,你就这么纵容她这么跟我说话?我一定会告诉我哥哥,看我哥怎么收拾她!”
  “你都这么说了,还不赶紧回去告诉你哥去!”我实在懒得跟她斗嘴。
  孙婷婷看了谢衍生一眼,气呼呼的跑了。

  谢衍生一手搂住我,“你厉害,花花草草的撵走了。你真是我的福气!放心我会负责的!”
  我将他推开,好笑的看着他,“诶你怎么恩将仇报呢?”
  “我怎么恩将仇报了?”谢衍生不肯松开。
  “你不知道你是招黑体?你确定孙婷婷不会打死我?她都回去要跟她哥告状去了。”
  “谁招黑了?你别乱说话!那天你抛弃我上了宁远的车,我还没有跟你算账!”谢衍生说着点我的脑袋,“胆子大了啊,还敢故意气我是不是?”
  故意气他?

  “谁故意气你了?我跟宁远有可能结婚,你这么拦着不放算怎么回事?”我故意将这话说出来。
  “景文,你不可能嫁给他的。”谢衍生立即打断我。
  我怔了怔。
  他满脸又是坏笑,“你也许不会嫁给我,也许会选择其他人,但是你绝对不会选择宁远!”
  他的话,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我一时找不到话来对付他,这叫我很闹心。这么长时间,我在他面前怎么这么被动?

  “景文,既然不选择他,为什么不敢跟我试试?你怕我?”谢衍生追问。
  我抬头瞪他,“谁怕你了?谁不敢了?我不喜欢你而已。再说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试试?你也说了,身边花花草草的。我怎么知道,我不是那里面的一个。”
  谢衍生嘿嘿笑了,一手将我又重新搂回怀里,“是还是不是,床上的时候不都告诉你了!”
  这货——

  我登时就红了脸,朝他脚踩下去,他嗷一声叫了起来,“干什么!”
  “这么下流!”说着我转身就走。
  他一路追过来,“你脸红什么?景文,你那种样子,比你现在好看多了!哎,念念不忘!”
  我也是够了。

  “谢衍生,你不长记性啊,上次被我骂,你才忘记了?”
  “我可是等着被你骂一辈子!这辈子都不准备长记性。”
  说的胸口莫名的一暖。
  我小步跑到路边,伸手就拦了个出租车上去了。
  好歹甩了谢衍生。

  上了车,我回头能看到他还站在那边。
  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在想什么,比如现在,我竟然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第二天。
  本来是打算上午就去医院预约堕胎的事情,可是小宋打电话过来,说公司临时有个事需要我确认一下,我就先去了公司,准备下午再去医院。
  才到公司,就听见门口几个人在劝说新来的一个小同事。
  我一边整理文件,一边问,“小何,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上了?”
  小宋跟我说:“被她男朋友骗财骗色,之前已经分手了,却又回头求着她复合。小何心软又答应了,谁知道,又抓到劈腿了。小何伤心的不行。”

  我哦了一声,也劝她,“这种渣男别理他,伤心多不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