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我渣么?我是渣女对吧?
  “文文,你等我一段时间,很快禾雪就会出院了,到时候我们之间不会再见面。”宁远说。
  我问他,“那意思是手机还会联系?”
  他没说话。
  我就呵呵了!
  他真是搞笑啊,不见面,还要手机联系,意思我还得继续备胎,看着他对禾雪关心,付出爱?
  “你这样多闹心。宁远,我同意你跟禾雪见面,真的,我从来都不介意你们两个见面。该干嘛干嘛,该生孩子生孩子。该领证领证,你就接我下班就好了。”我说。
  “文文,你别生气,这个事情,我会再去考虑。”宁远赶忙说。

  生气?我对你真的连气都没有。
  “那你到底带不带我去看禾雪?到底去还是不去?”我问他。
  他沉默了好半天,问我,“去当然可以去。但是你去医院的话,不要刺激她。”
  我心说,原来还不是害怕我生气,怕我刺激禾雪啊?
  我还真不是去医院刺激禾雪的,我只是恶心宁远白天陪着禾雪,晚上来接我,我在刺激他啊!我实在对禾雪连见面都嫌恶心好么!
  “哎,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去了。”我说道,“那你去行么?你去医院代替我好好地关心禾雪,别再来送我回家。我特么的摸得着回家的路!”
  宁远立即拉住我,不管我每次都嫌弃他,他都是锲而不舍的拉我的手。
  “文文,你别这样,禾雪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现在,她也的确是我的朋友,我根本没打算把她娶回家。我过几天就会跟我妈说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结婚。”
  我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为什么宁远这个人我现在怎么踢都踢不走?我都这么说了,他为什么还要粘着我。
  晚上到家之后,爸妈要留宁远吃晚饭,我不肯,爸妈却好像没看到一样,立即就将宁远留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宁远很有礼貌,他似乎早知道爸妈留他似的,还拿出了礼物。
  他给我妈买了香水,给我爸买的酒。
  价格都不菲。

  香水是太过浓烈的迪奥新品。我妈其实不太喜欢太过刺激的味道,而我爸喝酒也少了很多。
  我心想这礼物真是只看到钱了。
  爸妈两个人夸赞宁远如何如何懂事,说我其实是找到了好人家。
  我没说话,只是一直吃饭。

  回忆起我们的七年,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因为有一种男人的渣,你甚至说不出口。
  从我还没有毕业答应宁远交往开始,禾雪就在他的手机里。
  那时候禾雪并不太搭理宁远,他发消息询问禾雪天气好不好,冷不冷,禾雪从来都不会回复。偶尔才会说一句:很好,恩。

  我那时候看了很不开心,毕竟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总是给你的前女友发消息,不想想看我的感受吗?
  才在一起一个月,我就表示不满,他当时说只是关心,他已经死心了,早就知道不太可能了。那时候有点小,只知道哪里不太对,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宁远。
  在一起一年的时候,宁远因为他爸生病,欠了不少钱,我在外面打工做兼职帮他还钱。那个时候都没有给我爸妈买过啥,却有钱就给了宁远。
  他当时还特别感动,对我说一定会对我好。
  他对我也不能说不好,也会给我买衣服买礼物,给我惊喜。见到我爸妈客客气气,也会给我爸妈买东西。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同样的惊喜,他还会给禾雪。
  我一次在手机上看到禾雪短信说他收到了宁远寄过去的香水,说很喜欢。而且跟我是同款。
  我当时就气疯了,跟宁远大吵一架,宁远也十分生气,对我大吼大叫,说我不懂事。
  我生气就走了,不再理他。

  他又给我买东西哄我,说有些事情是误会,只是误会。我禁不住他的哄骗,又答应跟他在一起,又给他还钱。
  屡次三番都是这样。
  吵了七年,我都吵得乏了,也就只好劝说自己,她们就是朋友,更何况禾雪是他的初恋,初恋都是忘不掉的,有什么办法呢?
  直到那次徐培培结婚,我在宴会上遇见了禾雪,宁远的反应才叫我明白。
  我只是在添补宁远这七年的空白,占着禾雪的位置,而宁远只在乎禾雪,根本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是啊,这七年他对我是还不错,至少是个男朋友的样子。
  可是你试过么?

  如果每一次你收到礼物,都想到他的初恋是不是也有一份?
  如果你听到他说爱你,都想到他的初恋其实也听到了同样的话?
  如果他说其实最爱的是你,而你想到他的初恋那里是不是听到的更多?
  你想过么?
  有的时候甚至为此会失眠睡不着,最后终于变成了一种折磨。
  他只要在发消息,你都会忍不住问,会不会是禾雪?

  他只要在打电话,你都会忍不住想,是不是禾雪?
  他只要发了快递,你都会忍不住猜测,是不是寄给禾雪?
  你还会觉得他对你七年都是好吗?
  既然他对你好,为什么从来不在乎你的感受,为什么从来不把你看着最揪心的人,从手机里祛除掉?
  当你不在乎他了,你才会想明白,原因太简单了,他不爱你。
  他不爱你!
  明白吗?

  我想到这里,心都是酸的。
  这时候爸妈也吃完了,看我不开心,就说:“文文,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摇摇头,“没什么。爸妈我吃饱了,这么晚了,叫宁远回去吧。”
  爸妈恩恩点头。
  吃过饭,宁远乖巧的去收拾碗筷,特别勤快,爸妈看了更是高兴地不行。
  宁远洗碗的时候,爸叫住了我。

  “文文,我希望你跟宁远结婚。”
  是的,我清楚的听到爸妈都在说:“文文,我希望你跟宁远结婚。”
  我看着她们,震惊之余,更不知道怎么解释。
  爸说:“文文,阿远真的是不错的男人,他有责任心,有事业,也有了公司,还能在小三的诱惑下回头,这不是普通男人能做到的。”
  妈说:“是啊,你看看他对你真的没有的说的。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会夸他,而且他已经再三说了,他跟小三什么都没有。我相信他说的话,小三就是小三,男人是会看明白的。”
  爸说:“而且你都退婚了,这么大的事,阿远都忍了,你就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你知道吗文文?”
  妈说:“如果错过了这么个好男人,你还能再找到更好的吗?人是不能贪心的。不能因为别人犯了一点小错,就揪住不放。妈妈不希望你这样。”
  除了震惊,我竟然无话可说。
  如果换做我是父母,看到一个男人愿意陪女儿上下班,愿意陪父母,愿意跟她结婚,我也会觉得他一定是对女儿很好。
  因为她们不知道,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也从来没跟她们说宁远做过什么。

  可是我的眼里容不下沙子!
  心情出奇的糟糕,我明天就到时间去预约打胎了。
  我突然特别想生下孩子,然后带着他离开这里,我们自己过。
  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让父母背负其他的罪责和骂名。
  心疼的无以复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