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38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算命先生不济事,总不会每个算命先生都不济事吧?只要其中一个能把他的灾给破了,那他还怕啥啊?
  现在这个杨老头儿也不在,据说是走了,这更合他的心意,张洋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个半大孩子,杨老头儿的本事也学不了几分,光凭那个铁拳头,还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几个人正在院里念叨着,张洋已经一步跨出了屋门来,反手把房门又给带上。
  “怎么着,想让我给你再算一卦还是咋着?”张洋望着那两个被水生两个人牵着的,正向着他人立而起的大狼狗,却当是没有看到一样。

  “算个臭狗屁,你以为老子信你这一套啊?”李三牛骂了一声,远远指着张洋的鼻子,“敢管老子的事儿,跟老子来这个里咯咙,你也不看看自己毛长齐了没有?”
  靠!张洋心里暗想,老子毛长没长齐,问你家婆娘就知道了,她可是被自己弄得嗷嗷直叫呢。
  “老子还就是算你个臭狗屁了,”张洋哈哈一笑,“事儿老子管了,你要咋着就来吧,不过我事先可告诉你,今儿个你要流血,还有你们后面那俩,最好是离李三牛远点儿,不然会不会溅到身上血,我可就不知道了。”
  他刚刚跟李桂香搞过,虽然没有搞完,但是望气的本事却是已经有了。一眼就能看出李三牛今天不但牢狱之灾要应了,而且还另外的有了血光。
  他这话不是瞎说,但是听在李三牛那三个人的耳朵里,却跟听个笑话一样。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水生、二蛋,放狗,咬死他个狗日的。”李三牛向着两个人吩咐了一声。

  “三叔,怕是要咬死人的!”二蛋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两只大狼狗,心想这玩意儿要真是咬死了张洋,自己不会被派出所给抓走判刑吧?
  “放心吧,这俩都训练过,绝不咬要害,而且有三叔在这儿,它们听话的很,想让它们啥时候停,只要吼一嗓子就停了。”水生倒是知道这俩狼狗的习性,那可是八哥出了大价钱买来看场子的啊,能弱了才怪。
  也就是李三牛,换个人要这狼狗,八哥肯定都不会同意的。
  二蛋听了这话,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把张洋咬死,最后都由李三牛顶着就行了,听说他在局子里有人,应该没有啥问题的。
  两人把狼狗脖子里的扣子一松,两条狗,就跟两匹狼一样扑了出去。
  那边儿张洋手里正从门边儿抽了条扁担,是平常杨老头儿从山上挑泉水用的家伙事儿,有时候他也帮着挑几担水,所以摸着这东西一点儿不陌生,顺手得很。
  让他奇怪的是,当他认真看这两条狼狗的时候,竟然在这狼狗的狗头中间儿,也看到了两股子灰气。
  靠!张洋暗骂一声,这望气的本事竟然也变态,连狗的运气都能看得出来?
  就这一恍神间,两条狗就已经到了跟前,一条猛得上扑,另一条则是迅速地蹿过来咬腿。
  看得出来这两个家伙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咬人了,一上一下,配合得十分默契,寻常家里的土狗,就算是七八条只怕也不是这两条狼狗的对手。
  二蛋一看这架势,手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谁他娘的说这狗不会咬要害的,那扑上去的狗,明明就是冲着张洋的喉咙咬过去的,这要是一口咬实了,张洋当场就咯屁了。
  不过好在张洋的临时反应也不差,心想自己一个大男人,对付两条正走着霉运的狗都对付不了,那可不行。
  扁担往地上一杵,两脚借着劲儿向上一个腾空,向着其中一条踢去。底下那张狗嘴是躲过去了,但是上面扑来的那条,却正要跟他撞个正着。
  虽然咬不着他的喉咙,但是那大嘴也是朝着他的脚腕子就咬过去了。
  事到如今张洋也没有了别的选择,只能硬拼过去,跟人打架他在行,也基本没吃过大亏,但是跟这么大个儿的狼狗打,那可还是头一回呢,不免有点儿吃亏。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脚踢出去,竟然又踢了一个空,那扁担韧性极好,让他那百十斤的重量一压,弯了下去,生生又给弹起一截儿来。就这样带着他的整个身子都向上跳了一跳。
  他没踢着狗,狗却也没有咬着他。这下子张洋也冒了一下汗,心想这玩意儿到底跟家里的土狗不一样,可得小心一点儿,要不然今儿个还真得栽了。
  他这望气的本事能看得着别人的运气,可有一个缺点,就是看不着自己是什么个样儿,所以他也不知道别人栽的同时,自己会不会也栽进去,只能加倍地小心着。
  这一纵出去,自然手上再也不敢,顺势就把扁担抡圆,朝着狗鼻子就砸了过去。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打狗打鼻子。能不能一击致命先不说,至少这狗鼻子比起来别的地方都脆弱,真要被打实了,绝对能让它暂时没有咬人的能力了。
  这一扁担又快又急,又是在狼狗刚刚一扑落地的时候打出去了,眼看就打到了鼻子上。谁料那狗反应也快,最后关头竟然转过了头去,这一下就干到了狗背上。
  狼狗“嗷呜”地惨叫一声,被拍出去,还不等张洋再有动作,另一只从下面扑来的狗已经折到了他的腿边儿上,大嘴一张,“吭哧”一下就咬下去。
  张洋这回劲刚用完,躲都没地儿可躲了,百忙之中抬起一脚,狠狠踹了下去。

  同时他没抬起那只脚腕儿一疼,知道已经被狗咬上了,却不管不顾,仍是一脚踹到了狼狗肚子上。
  “玛勒戈壁的狗崽子!”
  感觉着脚腕的疼痛,张洋也有点儿急眼,一脚踢实之后,扁担竟然猛得一甩,两只手掐住狗脖子,生生把这一大条甩了起来,用力往着地上一摔。
  “吱呜……”
  那狗也被摔得一声惨叫。

  挨了一扁担那条这时已经反应过来,再次扑了过来,却被张洋把手里这条狗当沙袋一样闷了出去,两只狗滚到了一起。
  张洋大步朝着狗走过去,竟然是要空着手跟狼狗比打架。
  这下连水生二蛋他们也都看傻了,要说这张洋打架是好手,那天晚上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么厚的桌子板,他一拳就给放断了,跟拍电影儿一样。可是这两条大狼狗加一块儿,可比五六个能打的好手还要强得多,张洋拿着扁担都被咬了,现在竟然把扁担丢了,要徒手跟两个狼狗掐,那不是疯了吗?
  “呜……”
  挨扁担那狼狗从地上爬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伏着身子,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张洋。
  “呜个蛋啊呜,”张洋现在怒气冲冲,只感觉着有一股什么东西在自己体内翻滚着,冲那狼狗吼道,“信不信老子炖了你?”
  日期:2017-07-1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