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0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投身于白城子之中修行的顶尖高手们,正是享受着元朝残余龙脉的滋润,在此修行,看守囚犯,只不过是顺带为之。

  要不然谁愿意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即便是残余龙脉,但想一想当年横扫天下的蒙古,想一想让欧洲人为之丧胆的“黄祸”,就能够知道,这龙脉力量的强大了。
  白城子的顶尖强者,其实也是朝堂之上的另外一股势力,只不过很少有发表自己的声音而已。
  它其实是另外的一个皇家供奉团,只是职能不同。
  因为种种特殊的原因,使得白城子真的如同一个小城一般,许多普通人进入其中,需要签署保密协议,有的很可能要在这儿待上一辈子,而即便不是,也需要待到退休之后,签署了极其严格的保密协议,方才能够离开。
  当然,这些也仅仅只是徐淡定的一些说法,仅仅皮毛而已。

  白城子的强大,在于它的神秘。
  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会有些神秘东西,会有什么样的恐怖发生。
  就连袁俊这样身处其中的人,也很难讲解清楚。
  他们只能够瞧见一些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而更多的事儿,需要真正发生了,方才能够知晓。
  没有人对这个地方了解,就连他们自己人都如此。
  汽车在开,终于来到了一处小山坡之前,进入夹道往里走,有一个不起眼的门岗,外面攀附着爬山虎一样的绿色植物,将其整体地融入到了夜色之中去。
  我停在了栅栏门之前,降下了车窗,将通行证递了出去。
  黑暗中,走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持枪士兵,而另外一个,则是与我一般打扮,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
  男人宛如一头黑色的豹子,眼睛晶晶亮,在黑夜里,都能够发光。
  我被他盯着,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对方检查了我的通行证,又请我出示证件,随后还用一种能够发出红光的仪器扫过了车子,这才开始开闸放行。

  期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冰冷。
  过了关卡,往里走的时候,一路通畅。
  这条路修得很好,笔直的一条线,沥青高速,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是偶尔能够瞧见耸立在路边的观察哨,以及巡逻的队伍。
  路过巡逻队的时候,我保持低速,本以为他们会拦住我。
  不过并没有。

  路过的时候,我仔细打量着那巡逻队的人,每一队有八人,其中荷枪实弹的普通士兵五人,身穿黑色制服的看守三人。
  士兵不论,单说那些看守,在我看来,每一个都有着很不错的实力。
  我感觉他们都有茅山精锐弟子的实力,随时都能够拉出去开打。
  很强。
  看起来徐淡定关于白城子底下有元朝遗脉的说法,似乎并非妄言,因为倘若没有这种东西作为支撑,是很难批量性地出现那种高水平的修行者。
  车子行了一会儿,越过了警戒区,来到了一处高墙之前来。
  这是第二道关口。

  从外围进入最核心的监牢里面,一共需要通过六道关口。
  与警戒区的铁丝电网不同,这儿是高墙,伪装性的树墙,将这儿的外围弄成一片林子,大门口处并非铁门,而是一种绘满了古怪符文的木门。
  那木门不是普通的木材,而是阴沉木。
  阴沉木又称乌龙木、乌木、沉木、炭化木、东方神木等,是古时沉于水土之中近乎于碳化的木材——我知道阴沉木,也见过阴沉木,自然知晓其价值所在,可以说每一根阴沉木都是价值连城,有着极好的辟邪以及附法的作用。
  这么大的一震扇门都用阴沉木来做,并且弄得混圆天成、融为一体,着实是让人震撼。
  阴沉木最大的功效,就是承载法力,在上面篆刻和布阵,最为强悍,甚至能够激发出强大的远古洪荒之力来。
  我靠近其中,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这比在茅山后院的那些罡风面前,还要强烈。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多少有些紧张,感觉自己一入其中,说不定就极有可能回不去了。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有硬着头皮进入其中。

  门口的检查与之前相比,并无其余的区别,而是多了一个脸部识别的功能,守卫里面除了一帮糙老爷们儿之外,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大概也就二十四五岁,在确认了身份之后,朝我微微一笑,然后挥手,让我开车进去。
  我穿过那阴沉木的大门,进入了生活区,感觉这儿和外面的某些疗养院差不多,道路宽阔,到处倒是绿树成荫。
  没开五十米,路边有人朝着我招手。
  在车灯的映照下,我瞧见了此人正是徐淡定给我安排的接应者马松松。
  这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华东神学院毕业的,据说与林齐鸣一样,是黑手双城的学生,通过层层政审进入了白城子,也算得上是精英人才。

  不过这样的人,在人才云集的白城子,倒也算不得突出。
  我将车停在了路边,马松松一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一边嚷嚷道:“好你个袁俊啊,都快值夜班了,你这才回来,真的是够拖拉的……”
  他拉长了嗓子,进了车里之后,低声说道:“徐总派来的人?”
  我这次过来,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这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接应者的安全,听到他这般问起,点了点头,说对,我是小白兔。
  呃……

  好吧,这一次我的代号,就叫做小白兔。
  我此刻的模样和袁俊是一模一样,而声音却并不同,那马松松听到了,脸上十分惊讶,伸手过来,说可以啊,你不说话,我根本就认不出来呢——这是什么啊,人皮面具么?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笑了笑,伸手与他相握,说雕虫小技而已,请多关照。
  马松松说我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已,给您引引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关照的,反倒是您,像您这样胆敢独闯白城子这龙潭虎穴的,必定是大人物,来日有机会,还请多关照。
  我说彼此彼此。
  马松松说我们换位置吧,我来开车,把车停了,我带你进监牢区去。
  我说好。
  两人换过位置,马松松开着车,然后对我说道:“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尽量少说话,一切由我来处理……”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有一道强光射到了我们这儿来,紧接着有人拦住了道路,朝着这边挥旗子。
  马松松脸色发白,将窗子降下,听到前面有人喊道:“停车,接受检查。”
  糟糕,被发现了?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两下,而马松松驻车的手却朝着我的腿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对外面说道:“谷胖子,你干嘛呢?”
  日期:2016-12-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