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0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机里立刻传来高峰的声音:“局长,乔丰年有异动。”
  楚天齐“哦”了一声:“具体说说。”
  高强声音传来:“自从你上次安排以后,我便派人偷偷关注着他。今天咱们的人正准备撤防,就发现他从家里出来,开车出了小区。于是在后面盯着,一直跟到了一个小饭馆,他下车进了饭馆。左等不出来,右等不出来,咱们的人走近一看,才发现饭馆有后门,还有车辙印。
  从车辙印看,汽车先是一直沿土路行走,大约六、七公里后上了主路,车辙印便消失了。我接到汇报后,就赶了过来,发现在离城三十多公里的北庙丘停着一辆无牌照汽车,但车上没有人。我们没敢靠近,是用红外望远镜观察的,不知这辆车和他有没有关系。”

  “是这样啊。”想了想,楚天齐又说,“你们在那盯着,我马上赶过去。”
  答了声“好的”,对方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十分,楚天齐连续拨了几个号码,向对方做了简单的安排。然后走出卫生间,在卧室换起衣服来。
  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公丨安丨局大楼后院,三条人影先后从一楼卫生间窗户跳出,接着攀上院墙,跳到了外面。外面早有一辆越野汽车等候,三条黑影上了越野汽车。
  车门刚刚关上,汽车便如箭一般的窜了出去。

  驾驶汽车的是仇志慷,副驾驶位坐着楚天齐,后排座位上是厉剑和高强,刚才从院里翻出的三条黑影就是楚、厉、高三位。
  三人有正门不走,专跳窗户和围墙,主要是担心值班室再有“肖万富”式的人物。
  之所以让高峰派人盯着乔丰年,主要就是想通过乔丰年,找到连莲。在五月底的时候,邹彬在气急败坏情况下,说到了一件事:连莲和乔丰年关系不一般。当初邹彬雇人殴打乔丰年,也并非生意纠纷所致,而是因为争风吃醋而起。
  掌握这条线索后,楚天齐还以关心为名,专门去乔丰年家探望。在小区门口正好遇到了准备短期外出的尚云霞,打过招呼后,楚天齐去家里看了乔丰年。当时乔丰年言谈举止非常正常,但就是想不起以前的一些事。不过,在对方下楼送自己时,楚天齐捕捉到了一个细节,乔丰年看楼外通缉令的眼神很特别,而那个被通缉的人就是连莲。
  根据这个细节,楚天齐更坚信了乔、连关系不一般,这应该也是乔丰年不愿谈起以前那些事的原因,所谓失忆肯定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另外,通过尚云霞的言谈话语,以及乔丰年对有些事的讳莫如深,楚天齐知道,尚云霞反感那个没见过面的“狐狸精”。他因此断定,乔丰年即使要和连莲见面,也会避开自己的老婆。于是,楚天齐就让高峰等人,专门在尚云霞出差、只有乔丰年一人在家的时候,再去蹲守。只是累计蹲守了十多次,却没发现乔丰年深夜外出,也没发现有陌生人或是包裹严实的人来找。

  今天乔丰年深夜外出,而且还用小饭馆做了障眼法,会不会就是去会连莲呢?楚天齐心中既忐忑也满怀希望。
  夜晚的乡下公路非常清静,沿途既没看到车辆,更没遇见行人,楚天齐等人很顺利的就和高峰汇合到了一起。这是一个地势相对较高的地点,而且路边每间距几米就栽种着行道树,既便于观察,又利于隐蔽。
  坐在车上,拿起望远镜,顺着高峰手指方向望去。镜头中先是出现了一座土丘,土丘上有稀疏的小树,小树间是一簇簇的灌木丛。在土丘的最高处,有一个类似房子的建筑,估计就是“北庙丘”的那座小山神庙。
  轻轻转动方向,镜头中的景物由土丘转到了平地。土丘坡底平地大多是农田,农田种植着玉米、向日葵、高粱等作物,在这些农田间却空出了一块区域,仔细看去应该是河道。干涸的河道中,停放着一辆越野汽车,汽车没有牌照,由于是红外线成像,汽车呈黑灰色。透过汽车玻璃,依稀可以分辨的出,汽车里面应该没人。
  把望远镜交给高峰,楚天齐问道:“你们是几点到这的?如何判断乔丰年可能在那辆车上。”
  高峰回答:“我们到的时候,不到一点,那时候汽车就在了。当我们从土路跟踪到柏油路的时候,便找不到车辙印了,只能边走边用望远镜搜寻。沿途走出的三十多公里,我们只遇到了一辆迎面驶来的汽车,车辆非常稀少,因此只要是在道路两旁出现的汽车,就有很大可能性是那辆汽车。另外,刚才在土路上的时候,我特意观察了车辙印,从轮胎的花纹和宽度来看,那辆汽车配备的是全地形轮胎。这种轮胎既不像公路轮胎那样不抗磨、越野性差,又不像泥地轮胎那样易磨损、速度级别低,是大多数越野车的首选。从这点来看,车辙印和那辆汽车所配备轮胎的吻合度极高。目前也仅能根据这两点做出判断。”

  “能确认乔丰年就是上了那辆汽车了吗?”高强插了话。
  “能。”高峰回答的很肯定,“在跟踪车辙印之前,我刻意对比了乔丰年下车时的鞋印,和车辙印旁的一组鞋印,完全吻合。另外,在现场还有一组鞋印,也就是说,除了乔丰年以外,那辆越野车上至少还有一人。”
  楚天齐又问:“你们跟踪到小饭馆的时候,是几点?就没听到汽车发动机声音吗?”
  “跟到小饭馆的时候,是十一点三十分,发现情况不对时是十一点五十分。当时到小饭馆的时候,就听到发动机的声音,那里正有一个柴油发电机在工作。等发现情况不对时,饭馆已经没人,但发电机还在工作,这显然是对方又一个障眼法。现在想来,前后声音大小有差别,先是两台机器,后来就变成了一台机器,只是当时没有注意到,实在惭愧。”说到这里,高峰还叹了口气。

  “会不是对方对你们的跟踪有察觉?所以才连释障眼法。”仇志慷插了话。
  楚天齐替着做了回答:“一半一半吧,如果乔丰年要是乘坐这辆车的话,那就是没有发现被跟踪,否则也不会停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尤其要是知道是我们的话,乔丰年干脆就会返回去,我估计他未必有这样的反侦察能力,否则何至于当初被四人围殴而没有觉察?如果乔丰年没有乘坐这辆车,那就是走远或是躲起来了,那可能就是被发现了。”
  “局长,怎么办?”高峰提出了问题,“我们不能就这么等着吧?”
  “是不能就这么等着,既使那辆汽车不是乔丰年乘坐,但深更半夜的停在荒郊野外,应该也不是干什么好事。所以甭管有枣没枣,也得打一杆子。如果真是乔丰年的话,他一定是有什么秘密事,我们必须把他逮住。要是等在这儿的话,一旦他们上了汽车,我们要再追的话,就很难了。”说到这里,楚天齐习惯的压低了声音,“我们这么这么办……”

  日期:2017-07-14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