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97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有些明白了朱达光一大早亲自过来送请柬的真实用意,只怕他送请柬是假,想要当面对自己说出上述一番话倒是真的。
  秦书凯想起上次在常委会上董部长强烈反对提拔薛若曦的提拔,当时大家心里都清楚薛若曦是张东健的秦人,因此一个个都不表态,在等着看风向变化,就在最关键的时候,朱达光站出来支持了董部长,立即造成了局面改变的态势,导致薛若曦的教育局长到现在现在还是没能弄上。
  现在想来,必定是那个时候,朱达光已经和董部长心里彼此达成了一种默契,到底是要做儿女亲家的人,说话做事自然要相互配合些。
  秦书凯心里不由暗骂了一句,可恶,直到现在才跟我说了真话。
  秦书凯嘴里说着,朱书记,原来是这样,这样也挺好的,毕竟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成了一家人以后相处起来也彼此了解。
  朱达光从秦书凯的话里听不出任何不悦来,可他还是忍不住解释说,秦县长,您是知道我跟董部长之间关系的,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把我这个政法委书记放在眼里过,我受过多少委屈,很多人心里都清楚,现在孩子的事情,咱们做家长的有时候真是控制不了,还请秦县长能理解我的心情。
  不管怎么说,以后秦县长的任何指示,我一定是会无条件遵从的,这是我朱达光做人的底线和原则,秦县长待我不薄,谁要是跟秦县长过不去,那就是跟我朱达光过不去,不管对方是谁。
  秦书凯见朱达光一副向自己表忠心的样子,理解的口气说,朱书记,都是做父母的人了,能理解做父母的想法,只要孩子们高兴,孩子们幸福,我们做父母的一切都无所谓,你说是不是?
  朱达光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不由有些感激,狗日的,到底是秦县长大度,听说了这件事后,稍稍解释一下,心里就能理解了,这样明事理的领导可不是好找的。于是,朱达光提出,想要请秦县长当自己儿子婚礼的证婚人,并说董部长也赞成自己的建议。

  秦书凯听了这话,感觉有些不妥当,于推辞说,朱书记,这个县里张书记的岁数比我大,职务也在我之上,你们两位常委的孩子结婚,似乎比我更加合适当证婚人,我看你们还是去请他吧。
  朱达光笑着说,秦县长,我跟董部长也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按照董部长的说法,这个证婚人也是有讲究的,就张书记的某些方面来说,当证婚人还真是不太合适,这孩子结婚毕竟是件大事,我们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请秦县长给孩子们证婚比较合适,秦县长要是不同意的话,岂不是枉了我们一番心意。
  秦书凯见朱达光一副赖上自己的口气,心里琢磨了一下,点头答应说,好吧,既然朱书记和董部长都力邀我做这个事情,我要是再不答应,就显得有些摆架子了。
  朱达光听秦书凯的口气是答应了当证婚人,高兴的冲着秦书凯伸出双手说,太谢谢你了,秦县长。
  秦书凯就说,那是喜事,我也能沾光啊。
  朱达光走后,秦书凯一下子像是瘫倒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想动,自从昨晚冯雯雯出事的电话过后,他一直处于一种特别紧张,疲惫,担心,焦虑等等诸多复合状态中。

  他在心里仔细的想着到底会是谁利用绑架冯雯雯来对付自己,最近因为得知屠德隆要对付自己的消息,屠德隆的行踪是二十四小时在林家安的监控中的,而冯香妞的行踪也是在控制中的,从底下人汇报的情况看来,最近一两天,并没有发现屠德隆和冯香妞跟任何特殊人物接触。
  绑架冯雯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总得露出点蛛丝马迹吧,眼下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屠德隆和冯雯雯所为。
  到底是谁呢?在背后算计自己?
  秦书凯想的脑袋快要想破的时候,总算是大概确定一个人的名字,贾仁贵。自从跟贾仁贵上次谈话后,对方一直没有动静,秦书凯起初想着,可能是贾仁贵想要利用屠德隆的手来对付自己,所以一直在想着既能很好的保护他自己,又能对付自己的两全其美办法,采用借刀杀人这一招。
  现在看来,自己是小看了贾仁贵,他必定是知道了屠德隆正准备对自己动手,所以浑水摸鱼来了。不管他是真心求财,利用人质敲诈自己,还是为了给屠德隆的下手制造更好的机会,如果查明这件事是贾仁贵干的,这次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
  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周德东的电话来了。
  周德东在电话里汇报说,秦县长,就在刚才,我已经联系了普安市的几个有名的黑老大,拜托他们帮忙查找到底是谁的手下做了冯雯雯的案子。

  蹊跷的是,所有的黑老大回答几乎都是一致的,他们底下兄弟没有干绑架事情,我心里猜想,绑架冯雯雯的人会不是别处的黑道干的?
  秦书凯说,你指的是湖州市的黑道?不太可能,我昨晚已经为了这件事请湖州市的黑老大帮我调查此事,直到现在为止,他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绑架毕竟是件大事,如果真是湖州市的黑道干的,不可能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周德东说,秦县长,这样大海捞针的肯定不行,咱们还是得想个办法才行啊。
  秦书凯问道,我昨晚让你派人观察贾仁贵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你有什么发现吗?
  周德东犹豫了一会说,我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发现,但是贾仁贵家里最近的确有些不正常。
  秦书凯赶紧说,你说说看。
  周德东说,是这样的,我们的人到贾仁贵家附近的时候是夜里凌晨两点左右,本来指望着在附近停下来,观察一下他家里的动静也就行了,没想到我们的车子刚刚停在他家门口时间不长,就有两个看起来像是保镖样的男子过来,让我们不要停在附近。
  我们的人当时就问,为什么不能停在这里?这里可是小区的地面,不是那个人的。

  两个保镖只是挥挥拳头说,如果不走,就要动手了。
  为了不被贾仁贵发现有人跟踪,我们的人只好开车离开,然后又换了辆不同的车在远些的地方,继续监视。等到天亮之后,我们的人才发现,昨晚要对他们动手的人竟然是贾仁贵儿子的保镖。
  贾仁贵作为一个领导人,倒是没有安排保镖跟着,他的儿子和老婆却出门都随身带着保镖,这种情况,底下人汇报的时候,我也感觉有些不太正常,你说他心里是在担心什么呢?还是对现在的社会治安不放心?
  秦书凯像是狠下心一样,问周德东,如果我现在让你想办法绑架贾仁贵的儿子,你有把握吗?
  周德东有些意外的口气说,秦县长,绑架贾仁贵的儿子?我没听错吧?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绑架贾仁贵的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