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包工头的那些日子,真的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第7节

作者: 七日之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这架势,似乎是他们家在和公司谈判。
  陶经理的助理马上让大家到业务部去开会,这里暂时不能用。周青看到大多数施工队长都在,就没有马上走。
  日期:2017-07-12 00:55:18
  王国华的事情,好象已经谈了一会儿了。就听到王国华的老婆说:“这个事情,反正你们公司一定要给我个说法。”
  陶坚强忍着气,和颜悦色地说:“你说公司要给你一个说法,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我要什么理由?现在人都死了,你们公司怎么不要给我说法?”旁边有三个年纪大的女人也在起哄,说的话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人。
  “人死了公司就要给你说法,你的话好象不符合逻辑。你老公一不是工伤,二不是事故,你有什么理由让公司给你说法?”
  旁边一个穿着黑色上衣的女人大声地喊道:“什么狗屁公司?我们走,不要和他们说了!”
  口音不是苏北的,陶坚有些火了,正要发作,分公司的总经理张越上来了,他看到这付样子,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他走到桌子旁边,那个从上海来的施工队长马上站起来,伸出手要和他握手,张越笑着说:“握手就免了,你是什么人?快点告诉我,我的时间有限。”
  “张总你好,我是从上海来的施工队长,我叫——”
  张越马上打断他,手往桌子对面一指,说:“施工队长,坐对面去!快!”他连一眼都没有看对方。
  日期:2017-07-12 01:10:35
  那上海来的施工队长本来心里认为自己是从上海过来的,感觉上高人一等,应该可以和当地的工程经理平起平坐,没想到张越一来,就把他的气势压下去了,刚才陶经理对他还算礼貌,没想到这个张总真的就象上海那里的经理们说的那样,很牛!

  他没了脾气,老实地坐到对面去了,刚坐下,张越就问话:“你们一共来了——我看看,一共有11个人,你们谁是家属代表?我没有兴趣和你们所有的人谈,你们马上决定一个代表,你们所有的人都必须认可这个代表和我谈的结果,如果你们有任何的不同意见,自己去处理,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前一次的谈话结果作废,我们接着谈,我给你们三次的机会,就是说,这次我破例和你们谈三次,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三次谈完,没有结果,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如果你们到公司里出现了第四次,我就请你们在座的所有人到公丨安丨局去谈,那时,就原谅我不奉陪了!”

  日期:2017-07-12 01:25:48
  对方被他这么一说,马上安静下来,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过了大概有两分钟,那个从上海来的施工队长对王国华的老婆陈娟说:“你是家属,是你代表还是怎么说?”
  陈娟眼睛一瞥,说:“我是一个女人,哪里斗得过这么多男人?还是你代表吧,你是王国华的家庭代表,是他的堂兄,当然是你来最好。”
  张越看他的第一步效果不错,就没有立即说话,静观其变。周青在一旁,暗自佩服,这个张总果然脑筋清楚,说话也有分量,孟总说的不错,到西州来,要跟张总好好学学。
  只听到堂兄说:“那好,就我来代表王国华一家。”
  张越咄咄逼人地说:“你为什么可以代表王国华一家?请问你是什么人?马上在陶经理那里填写一张表格,填好了再跟我说话,否则我是不会和你说话的。”
  那个家伙只能老实地去填表格,陶坚在一旁看得心里暗赞,只有张越才有这样的气势,别的谁都做不到。
  王国华的侄子,毕竟是个只有18岁的小伙子,他这次之所以出头,张越已经分析到了,小伙子有想法,他想出来替代王国华!现在,算他运气不好,遇到张越这种厉害角色,小伙子当然是不敢说话的了。他在这种场合,哪里有说话的份儿啊?
  日期:2017-07-12 01:41:03

  “好了。”
  张越拿过这个队长填写的表格,看了一下:“王国富,好,你们是同辈的,你应该是堂兄是不是?你能代表王国华说话?你们大家都同意吗?”
  其他人断断续续地说:“同意!”王国富是从上海开着汽车到西州来的,当时他到医院的时候,许多人看到了他的那辆破桑塔纳汽车,想想这个人是个老板,心里畏惧,现在当然都以他为首了。
  那个时间,有一辆破桑塔纳,还是挺体面的。
  没想到的是,他在张越的眼睛里简直是一钱不值,于是,很多人都后悔了让他出头做代表。他是个在上海做队长的人,怎么能完全满足在西州的这些人的利益呢?
  “好,既然大家第一步已经完成了,那么我们开始正式谈话,请你说一说你们家属的想法。”
  王国富看了一眼陈娟,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们现在是这个情况,什么情况呢?就是说,大家已经看到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一个施工队长还打官腔?真是好笑。快点说你的想法,废话少说。”
  日期:2017-07-12 01:56:18
  张越的脸色越来越沉重,让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害怕。
  王国富搞了个大红脸,他实在是不了解张越这个人的情况。
  张越本来是公司从其他竞争对手那里挖过来的,公司是希望他能够镇守南大区,当南大区的区域总经理,但是他推脱说江南人不适应华南的气候和人文,还是坚持要留在江南地区,所以才在这里做个分公司经理,新近升级为分公司总经理,管辖一个城市的业务,其实他是公司公认的工作能力很强的一个人,在他的眼里,施工队长根本就是一群没有素质的人,纯粹是借公司的力量来混钱的,不管是上海的还是哪里的施工队长,都一样,无非就是先富起来的农民,怎么可能有和自己对等说话的份儿?现在又是要强出头来谈一些他们根本没有理由来谈的事,更加让张越感到这些人的贪婪和无耻。

  张越盯着他的眼睛,等他说话,王国富终于憋出了一句:“我们的施工队是替公司工作的,现在人死了,公司总要有个说法吧?”
  “那么,如果他的爷爷死了,公司是不是也要有一个说法呢?”
  陈娟旁边的一个老女人马上大声地说:“这是什么话?你怎么能说人家爷爷死了?人家爷爷好好的。”
  日期:2017-07-12 02:11:33
  陈娟马上小声地说:“妈,王国华的爷爷早就死了,你不要说了。”
  张越眼睛一瞪,说:“究竟谁说话?你们自己搞搞清楚。”
  王国富感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了自己这边的局面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张越采取的是进攻姿态,他一说话,就把对方的情绪搞得很复杂,马上就出现了分歧,现在轮到他发表意见了。“各位,你们在座的,有些是死者王国华的亲属,有的是施工人员,还有一些人我不认识,我就不具体了解了。我想说明几个问题,第一,公司是严格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来处置所有施工人员的事务的,只要符合劳动法规定的,我们公司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执行;第二,本事件的性质是,王国华在家里出现了意外,在治疗过程中没有及时跟进,最终伤重不治,我也很遗憾,但是我们不能确定王国华是工伤,到目前为止,王国华所有的信息都反映了他是在晚上受的伤,晚上他去过哪里,和谁在一起,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如果大家一定要追究他的损失,很简单,要搞清楚他的死因,而且要搞清楚他的治疗为什么没有及时开展?我建议你们家属马上报案,让公丨安丨部门来搞清楚。”

  日期:2017-07-12 02:26:48
  张越说这个话,是有原因的,在发生事件后,陶坚曾经来征求他的意见,说总部可以申请伤残基金进行补助,但是张越担心以后施工队伍中由于安全意识薄弱,再次产生事故的话,公司的损失就会源源不断,虽说那不是自己的钱,但是既然在这里做分公司经理,拿了他一份工资,就有必要为公司负责,这是职业经理人起码的要求。
  这时候,陈娟的脸色开始不对劲了,她的神色越来越慌张,几乎有些坐不稳了,她故意在椅子上晃了几晃,就一头趴在桌面上,旁边的女人紧张起来,急着问了几句,好象是她们那里的方言,大家都没听懂,有人在议论说:“听说她的肚子里有了,可能是动了胎气。”

  这显然是陈娟愿意达到的效果,很快她就被仿佛是从贵州赶过来的亲属扶着走出工程部。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的离开,现在她一走,谈话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