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包工头的那些日子,真的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第6节

作者: 七日之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后来对这个总监说:“我们苏北人没有江南人聪明,他们见过大世面,我们没有,但是我们就是实在,实实在在做人实实在在做事,人在世界上活一辈子,总是动脑筋对付别人,我们笨,本来就动不来,再说了,实在地相处,也可以处得很好,何必那么累?”
  这个总监非常认可周青的话,说:“就凭你这种想法,诚心待人,诚信做事,你以后前途无量啊!”
  日期:2017-07-11 23:39:02
  当时,王守中也在开工,这两户装修几乎是同时开始的,但是周青是小心翼翼地工作,而王守中就采取了他最受公司信任的强项——沟通,来对付公共关系部门的总监。的确,这个总监很和气,说话慢条斯理的,他想想:这些施工人员都是公司的,而自己又是公司的高级管理,想来不至于不认真对待这个项目吧。所以,平时他也很少管工地上的事,只要王守中要钱他就给钱,王守中要买东西他就去办。没想到,过了将近两个月,他有一天带着刚刚从深圳过来的老婆去工地看看,进门后,真的吃了一惊。工地上有一男一女,男的在睡觉,女的在洗衣服,看到他们进来,知道是业主来了,马上站起来。两个人没有理会现场的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越走越火:房子里挂了好多还没有干的衣服,还有电炉、锅碗瓢盆齐全,但是瓷砖还没有完成,正在施工的项目是储藏室的柜子,吊顶算是完成了,油漆工到现在还没有进场,现场堆满了在公司购买的材料。

  他大怒,但是没有多说,正准备给王守中打电话,突然也巧,王学工打电话进来了。王学工也是孟总的红人,平时对自己的施工项目根本就搞不清楚,只是拿到一个工程,就丢给手下的象王守中、周青这些所谓的小队长做,自己直接抽取20%的人工费作为收入,然后其他的收入就是小队长的,他还是因为孟总想起了有这两个重要的工作,问了一下,他才打电话来的。

  日期:2017-07-11 23:54:17
  电话里,他先问候了总监,然后信誓旦旦地说:我的这个班组,是我手下最信得过的班组,实力很强,估计你的那个工程,现在应该接近收尾了,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尽管说,我再督促他们一下。
  总监说话还是很文雅,他说:王队长,你现在应该问我有什么满意的,而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
  王学工听到这个话,语气不太对,就头皮发毛了,说这个话的意思很明显,总监已经很不满意了。王学工马上叫上王守中,而此时,王守中正在陪孟总的二弟打麻将,被他一叫,也慌了,赶紧跟着到工地上,被总监狠狠地说了一通。这个总监总算还比较平和,知道外地人到上海发展也不容易,自己不就是个外地人吗?所以见他们态度还好,便也没有追究,王守中自此,也知道厉害了,老实地带着自己的“主力部队”驻扎到现场,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把工程全部做完了,顺便还偷了总监的6组油漆。

  谁都知道,越是平时好说话的人,万一被人家招惹了,他的报复越是强烈和执着。这种人就是俗称的笑面虎,平时好好先生,一旦忍无可忍真生气了,那火力可是相当猛的。
  所有的装潢公司的人都认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但是,这个总监他认为没有!
  他感到被孟总严重地藐视了。
  日期:2017-07-12 00:09:32
  作为公司的同事,而且大家都是各管一个条线的大佬,虽说他的级别要低于孟总,但是他也有他的管理权限和管辖范围,他是公司的公共关系高级总监,这就意味着只要是和媒体的协调沟通、和外界的主要联络、涉及公司形象的一系列行为,都是由他这个部门管辖的。在这次装修过程中,他认为自己遭受到了奇耻大辱,有一天他们的部门聚餐,当时他多喝了一点,在酒席上就说了一句狠话:“我就不能相信,在我们这么大的跨国企业里,还能允许家族企业存在!”他手下的两个高级经理大概知道一些内幕,同样是普通的顾客,作为公司另外一个部门的一把手,居然被孟总所谓的“精心安排”的施工队耍了一次,材料严重超支,施工进度无人问津,施工现场脏乱差,总之是一塌糊涂。

  那一年,上海市装饰协会策动了一次极其专业的市场调查,专门针对经营规模较大的装饰公司,他们委托了一个十分专业的调查公司进行调查,大家都知道,他们每年的调查结果都会刊登在上海各大媒体上。就在媒体即将把结果刊登出来的前几天,负责公共关系的总监突然申请休年假,于是,这个对美居装饰公司有些不利的调查结果没有被删减,而完全公开地刊登了。公司高层发现了这个信息,第一时间找了他,但是他是光明正大地在休年假,问题既然是孟总这里出的,事情当然要追究孟总的责任。

  日期:2017-07-12 00:24:48
  于是在公司最近一次例会上,总裁就向孟总质疑这个事件,孟总也不示弱,提出一个观点:公司出钱养的公共关系部门在这次的调查结果公布中没有任何作为。
  这位高级总监立即反唇相讥,说:我们也需要休息,在公司有法定的带薪年假,谁知道正好这个时间装饰协会公布结果,既然装饰公司也没有提前警示我部门,我们也没有办法。另外我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我也是我们公司的装饰分公司装潢的顾客,我也有一些切身的体会,我们家的装修,一共用了17组油漆,我也请教了行业内的专家,他们认为按照我家的装修内容,最多需要6组油漆,如果考虑到油漆工的施工工艺不好,还有可能浪费3组油漆,就是说,我们公司在我家装修过程中,无缘无故地少了至少8组油漆,他们说的油漆,还是指各方面性能指标最一般的油漆,并不是我们家用的那种将近600元一组的,他们还通过计算,认为我家的施工中至少多使用了60%的水泥黄沙和30%的电线和电线管,其他我就不详细说了,我也计算了一下,我选择我们公司装修房子,就这几项,已经多消费了8000多元的冤枉钱,大家说说,我都是公司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我的遭遇还如此,普通的顾客呢?

  日期:2017-07-12 00:40:03
  这一席话,掷地有声,孟总一下子就懵掉了。
  此后,孟总在公司的地位渐渐有些跌落,而他的弟弟们依旧嚣张,这使得公司内部对孟总的意见越来越大。
  而当事人王守中,也因此受到了打压。

  现在周青到了西州,一段时间内没有和王守中有联系,也不知道他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他只顾着自己埋头苦干,施工总算还比较顺利。
  第二天到公司开会,一走进公司的会议室,就看见很多人坐在那里,陶经理的脸色很不好。他发现那个死掉的王国华的老婆坐在那里,旁边还有王国华的侄子和好多施工人员,周青知道这些人都是自己家乡淮安的人,还有一个人好象是上海闸北分公司的一个施工队长,是老王的远房亲戚,听说老王做施工队长的事还是他从中牵线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