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包工头的那些日子,真的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第2节

作者: 七日之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咽了一口口水,笑着对陈娟说:“我哪里象你们家王老板啊?他有本事,一下子讨两个老婆,我是连自己的老婆都回老家了,苦命啊!”
  眼看着前面的几个队长走远了,陈娟轻浮地瞄了他一眼,说:“你们这些做老板的,只要有钱,有什么女人找不到啊?”

  “嫂子啊,你是不知道啊,都象你们家王老板,谁还要到外面去找女人啊?家里有你这样漂亮贤惠的老婆,除了拼命苦钱,那只有和老婆睡觉最舒服了。”
  陈娟听着舒服,脸上也就露出笑容了,看着这个邓大虎五大三粗的,好象平时看他很丑,这时看着也觉得挺不错的。
  日期:2017-07-11 13:07:37
  没想到,下午公司开完会,邓大虎就到门口转悠,其他施工队长忙着上公司去布置工作了,附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房东的身影也不见,陈娟就在屋子里看电视,邓大虎就来敲门了。陈娟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个心情,莫名其妙地就让他进来了,说了一会儿话,这个家伙就不老实,手摸到自己的胸部上来了,呸!这些男人还不是要女人的身体,都是一群公狗。
  她自己的内心也需要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来抚慰,正好这个家伙来了,她用力推开他的手,坐在床上,几次一推,邓大虎不知道该走该留了。于是,她开始说起自己的身世,说老王没有用,自己到现在连个象样的项链都没有。
  所以说,有些苏北农民,之所以会到城里来做包工头,就是因为这些人都是人精啊!这个邓大虎,就不象前几天睡过自己的郁建武,他居然真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金项链——
  这种男人才叫有气魄!陈娟在半推半就之间,衣服就被邓大虎脱个精光,他惊喜得两只老鼠眼睛冒光,看着她的一身好肉,赶紧就上了她的身子,没有脱上衣,只脱了裤子,才动了没几下,老王这个没用的东西就回来了。
  陈娟嘴很硬。

  “不是你的裤子,难道是我的?这不就是你的短裤吗?”
  “放屁呢你,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小短裤头子的?你刚才在里面,我叫了半天才开门,是不是和——对了,你晚饭在哪里吃的?”
  日期:2017-07-11 18:03:30
  陈娟知道老王应该看出来她今天根本就没有做饭,就说:“我肚子不舒服,没有吃饭。你又不回来,我一个人吃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不马上开门?”

  陈娟不屈不挠地说:“我没有听见,我刚才和他正在说你们公司的要求乱七八糟的真多,后来还是他听见的,我才听见。”
  老王看她就是不承认,有点来火了,他一把把陈娟的被子掀掉,自己起身,要让陈娟起来:“你起来,我们去找邓大虎,当面问清楚。你这个不要脸的死女人?你还要不要脸啊?”
  “我为什么要去啊?我心里没鬼,我为什么要去?要去你自己去,我一天下来很困了,我要睡觉的。”
  老王更加恼火,虽然他个头矮小,毕竟是个男人,力气大,他穿好衣服,下了床,拉住这个女人的手,说:“你给我下来!今天你非要给我弄清楚不可!”
  女人见他来真的,心里越发害怕,她蜷缩在被子里不肯出来,两条腿开始乱蹬,正好一下子,踢在老王的肚子上,老王“哎哟”一声,仰头栽到在地。
  陈娟这才挣脱开老王的手,嘴里嘀咕说:“这个丑八怪,就你事情多,你要问,你自己去,我要睡觉了。”
  日期:2017-07-11 18:18:45
  过了一会儿,见老王还在地上躺着,嘴里哼哼不停,她没好气地说:“好啦,不要装死了,赶紧起来吧,地上冷,生了病又要烦死我了。”
  老王还是没起身,陈娟探出身体一看,老王紧紧捧着肚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伸手推了他一下,老王只是哼哼两声。
  “好吧,你愿意睡在地上,我也没办法。”陈娟身体一侧倒头就睡。
  公司这几天的工作很多。

  听说,孟总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人到德国总部去告他的状,说他在中国大区搞自己的家族企业,现在整个装潢公司全部是他一手安排的人,所有的外包业务全部是他的亲戚在做,如果再这样下去,公司的危机就不远了。德国方面很重视,专门派了一个高层,到中国来,采购部门的“自己人”已经把这个消息悄悄地告诉了他,他有些紧张,马上安排了一系列的整治动作,包括迅速建立施工现场的“安全、文明、健康”三大系统,说穿了就是灭火器、统一电气插座的配电箱和防治空气污染。陶坚经理被分公司的总经理张越拉着到邻市几个工地上去检查现场的施工文明情况,正在对现场的施工人员训话,就接到来自业务部经理谢晓芳的一个电话。

  “陶经理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日期:2017-07-11 18:34:00
  陶坚接起电话:“我不是和张总一起到常州来的吗?怎么,有事?”

  “简直乱套了,你手下的一个工人,跑到我这里来,说要借钱,说他的一个叔叔住医院了,没有钱,你说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那工人是谁?哪个施工队的?麻烦你问一下。”
  电话那头在问,然后说:“他说他是王国华的侄子,王国华昨天晚上突发疾病,今天早上住进医院了。”
  “好,我知道了。他有没有说是什么毛病?”

  “他说是什么内脏出血,现在医院里也查不清楚,要马上进行手术才可以,但是他们没有钱交手术押金,所以急着借钱。”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
  他挂了电话,马上把这件事向张越汇报,张越也紧张起来,不知道他的问题究竟在哪里,说实在的,早先公司面对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不管,但是分公司才成立不到三个季度,如果出了人命,谁都觉得不吉利,更何况,现在全社会都在强调和谐,劳动部门对外来务工人员也付出了更多的关怀,这是目前的社会敏感问题,处理不好的话,有可能成为媒体炒作的对象。张越沉吟片刻,说:“小陶,你打电话,让他们自己向熟悉的施工队长借钱,公司先不要出钱。我们现在不知道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万一钱借出去了,要想要回来可不是容易的事。你也不要直接帮他们借钱,等我们回去后,再根据现场情况决定。现在马上通知司机,我们回公司!”

  日期:2017-07-11 18:49:15

  公司对面才开业不到一年的医院大厅里,至少有30个人是为了王国华而来的。陶坚进去的时候,有人看见他了,就说:“好了,陶经理来了。”
  陶坚是和他的助理小陆子一起去的,他走进大厅看到这么多人在,大吃一惊。地上坐了一个女人,在那里哭,感觉好象已经哭不出来了,他不认识这个人,旁边有四、五个中年的女人在劝慰着。公司里至少有15个施工队长在这里,还有王国华雇佣的施工人员。
  这时,来自南通海安县的施工队长郁建武走过来,递给陶坚一根香烟,然后说:“陶总,你来了。现在医生已经开始做手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