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20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雨霏再见到邢般若的时候已经过了许多年,可是般若已经变了一个人。他不再记得他,变成了一个抑郁又阴沉的孩子,他对死去的好友念念不忘,他再也看不到另一个世界。
  所以初一他们相遇的时候,不管般若如何冷言相向,雨霏都死皮赖脸地缠着他。终于在那个雨夜之后,两人变成了朋友。不受家里重视的雨霏的爸爸,最后还是跟雨霏的妈妈了离婚。两个失去亲情的孩子相互依赖着对方长大,一晃就是七年半。
  日期:2017-07-01 21:59:59
  (3)
  雨霏的故事讲完了。
  这一次城隍大人没有鼓掌,屋子里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看着我俩,雨霏不敢看我,他们都在等我开口。我摸着他枕在我大腿上的脑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事情原本我只知道个大概,第一次听到如此详细的版本。

  “对不起。”雨霏小声地说道。
  “为什么要道歉?”我看着他问道。
  “都是我的错,我当时要是不选你,你和你的朋友就不会遭遇那些事。”雨霏愧疚地说。
  “那不是你的错。”我安慰道。
  “是我的错。”他倔强地说。
  我揉着他的脑袋,说:“虽然我想不起来那个时候的事情了,但是你要知道,普通的烟雾,就算吹出来的形体再大,也是驮不起两个小孩的。”
  我点着了一根普通的香烟,吹出了一只白烟老虎。老虎发出低沉的吼声,伏在我的脚下。
  我说:“你摸摸祂,是不是这只?”
  雨霏挠了挠祂的脑袋,说就是这只。
  我叹了口气,说:“这不是烟瞳,这是邢家真正的能力。祂有很多名字,可以自由变换成不同的形态。在东方祂被称为饕餮,西方的传说中把它描述成巴哈姆特身下深渊中那条能吞噬所有创造物的巨蛇。不管祂叫什么,只有在我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时候祂才会出现,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完全免疫祂的能力,碰触到祂。”
  圆圆伸手摸了一下祂的尾巴,果然碰触不到实体。
  “我当时也没有跟你说饕餮的事,他们还没把事情调查清楚就把人杀了把我绑了。以我的性格,不拼个玉石俱焚是不会罢休的。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这个误会,或许我们会像我爷爷和叶姥爷一样快乐地一起长大。”我担心一个不注意圆圆那只乱摸饕餮屁股的手就没了,赶紧把祂收起来,重新吹了一只普通的小烟兔,放在雨霏的手里,“我觉得绑定这个特殊的机制其实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存在的,如果不是在有了依靠之后才获得这份能力,你觉得你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独自承受这个世界的恶意吗?同样的,如果没有你的牵制,我或许会落得跟圆圆一个下场。”

  日期:2017-07-10 22:55:33
  “他们当时没给我们解释清楚。”雨霏嘀咕道。

  “找一个喜欢的人才能生下继承自己能力的孩子,和找到一个心灵相通的人才能启动自己的能力,这两件事并不冲突。是他们急于求成想要两件事一起办,才让你误会了。你姥爷的绑定是我爷爷,可是他娶了我爷爷的亲妹妹。”
  “贵圈真乱。”圆圆把他的龙抱了回来,说:“还是我舒坦,无牵无挂,不像你们,找个绑定搞得跟宫斗大戏似的。”
  阿馗撸着少爷,说:“恕我直言,你原来那个绑定还真是躺着也中枪,莫名其妙就被干掉了。你们以后可别对下一代这么干,简直是血的教训。”
  我表示认可:“小胖更是无辜,他只是我小学同桌而已,跟绑定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这么被弄死了。这种一手遮天不把人当人看的家族制专权真的没有问题吗?一边限制我们不让我们对普通人出手,自己又那么干,难怪年年都有人造 反。”
  圆圆说:“我听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我不信他们会这么智障。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会不会是有别的隐情?般若你也别跟家里倔了,找个机会回家问个清楚吧。毕竟在雨霏身上你并没有吃亏,还捡了个大便宜。你看阿馗那羡慕的小眼神,都快把你扎成马蜂窝了。”

  阿馗撇了他一眼,驱使着符雀叮得他嗷嗷叫,然而他的龙并不想帮他,又爬回了电视机顶上。
  圆圆一边求饶一边说:“阿馗你别激动啊,你还有姐姐妹妹,你们家还是有机会的。你看叶姥爷跟江老太太处了这么多年,不也一样被邢姥姥抢走了吗,最后江老太太哭着嫁到沈家去了。我姐姐跟我说,江爷还因此跟邢爷打了一架。”
  我觉得他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护了十几年的白菜被别人家拱了,换谁都会不高兴。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换作是我,我也希望雨霏将来娶的会是我的姐姐妹妹。可是这一代邢家都是男孩,所以江家还是有希望的。
  “阿馗不是有个很漂亮的远房妹妹吗?上次我们还见过。”我问道。
  “被沈家的猪拱走了。”阿馗没好气地说,把阿葵扯了回去。
  圆圆躺回地板,感叹道:“厉害了,沈家很牛啊,他们这两代人算是把所有的大世家都拱了个遍,连我这个新人都不放过。这混血混到最后,他们还分得清楚孩子是谁家的不?”
  “一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一种天赋,就算有幸能继承到另一边的,到下一代也会完全消失。不然这一代代混血下来,谁还分得清谁是谁家的?”阿馗解释道。
  雨霏说:“我姥爷告诉我,每一个天赋都曾经是一个神谕。我们的先祖获得的能力,通过魂体上的印记,一代代地传了下来。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生出被神明祝福的下一代,继承那个神谕的天赋。”
  “绵绵姐是个从未有过的例外,她原本并没有天赋。”我补充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