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19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男孩告诉他很多故事,有些是从书上看来的,有些是他爷爷告诉他的。雨霏羡慕极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大,而自己呆在小小的村子里,什么都不知道。
  “等你长大了,我带你去。”小男孩保证道。
  “真的吗?”雨霏期待地问。
  “真的。”小男孩真诚地回答。
  日期:2017-06-29 22:56:49
  他们越往林子深处走,看到的东西越多。那些潜藏在山里的精灵们好奇地打量着他们,雨霏一个个介绍过去,这些都是姥姥姥爷告诉他的。他说林子越来越少了,这些精灵没了家就会死去,很可怜。小男孩说,还好大海很大,不然海的精灵离开了海,也会死掉。
  雨霏说,等他长大了,就能跟精灵们说话了,他今天听到小姐姐们喊了他的名字。
  小男孩很惊讶,说他并没有听到声音,这一定是雨霏的能力。
  雨霏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突然,白烟老虎停住了脚步,不远处站了一个没有头的魂体,衣服上都是血。雨霏吓坏了,他从小就害怕这些东西,它们有时候会张牙舞爪地向他扑过来。姥姥说,它们吃了他,就能变成其他东西,就不用再当鬼了,所以会想方设法地弄死他。小男孩从后座搂着他。雨霏害怕地抓住他的手,闭上眼不敢看。
  小男孩说,那是个可怜人。她已经死了快一百年了,她被人侮辱了,还被砍掉了脑袋。她一直在等,等她的丈夫和孩子来找她,可是她的亲人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有人来给她收尸。
  雨霏鼓起勇气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没有头的魂,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男孩说:“她自己说的,她的家人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看来她永远等不到了。你是不是太害怕,把耳朵捂住了?”
  雨霏摸摸自己的耳朵,试着用心去听,果然听到了呜呜的哭泣声。渐渐地,他能听到她的话了。
  “我以为她会吃掉我。”雨霏坦白道。
  “有我在,她不敢吃你。我的老虎告诉我,祂能吞掉任何东西。”小男孩安慰道。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雨霏认真地听她讲述着,渐渐地就忘记了害怕。
  日期:2017-06-30 23:19:56
  可是,他们都不会送灵,无法送走这个可怜的女人。雨霏向她保证道,等他长大了,一定带她去见她的亲人。女人不再哭泣,渐渐地隐去了身影。山里的精灵们靠近了些,小声地窃窃私语。雨霏努力地听着,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听懂了。他向小男孩翻译了精灵的意思,林子的深处有一棵母亲树,能生出精灵来。
  小男孩很高兴,说:“也许那棵树能帮你生个孩子。”
  于是两人就骑着白烟老虎,跟随着精灵,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他们路过了一个小溪,小男孩说溪水里有个溺死的小妹妹。雨霏低头一看,果然有个很小的家伙。他努力地跟小家伙说话,可是小家伙没有回应。它向溪水的另一头招招手,又游过来了几个小妹妹。原来它们都太小了,还不会说话,他们只好向小家伙们承诺以后再来接它们,骑着老虎继续往前走。
  “它们听懂了吗?”雨霏不放心地问道。
  “别担心,我们还会再来的。”小男孩鼓励道。

  他们又路过了一个倒塌的大树,树上坐着七只长着翅膀的小人。雨霏说,那是在修炼的妖怪。小男孩跟他说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两人研究了半天故事里的小矮人会不会就是妖怪,不然被毒死的公主怎么可能被王子的一个吻救活。当然,也有可能王子是一个会复活术的法师。
  小人们一脸虔诚地拜着月亮,不搭理他们。他们看了一会,又继续往前走。
  日期:2017-06-30 23:22:47
  终于,他们找到了那棵母亲树。一片广阔的空地上,有一棵参天的巨树,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有些结了果子挂在枝头,有些果子落到了地面。雨霏爬下老虎,捡起了其中一个,摇了摇。果子裂开了,里面有个长长耳朵的小人,果然是一只精灵。
  雨霏把它放到了地上,它蹦蹦跳跳地跑掉了。
  一阵大风刮过,林子发出了更大的声响。母亲树的果子相互摩擦的时候,会发出铃铛碰撞的声音。莹莹的白光从树的内部散发出来,整棵树都笼罩在圣洁的光芒中,照得他们暖洋洋的。那些垂着的藤蔓往他们伸过来,像触手一样轻轻地碰触他们。雨霏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其中一条,试着跟它说话。
  过了好一会,雨霏沮丧地对小男孩说:“祂说祂帮不了我们,但我们可以带一些孩子回去。”
  小男孩遗憾地摇摇头说:“如果不是你的孩子就没有意义了。而且精灵离开了栖息地就像离了水的鱼,可能活不到你家就死路上了。”
  雨霏转达了他的话,母亲树的藤蔓碰了碰他们的脸,表示了歉意,告诉他们,也许找到山神,就能得到帮助,山神是一只黑色的乌鸦。

  雨霏说,他家也有一只乌鸦,姥爷说那就是山神。
  他们告别了母亲树,骑上老虎往回走。原来他们绕了一大圈,能帮助他们的神明竟然在家里。
  日期:2017-07-01 21:56:03
  折腾了一个晚上,雨霏困了,靠在小男孩的身上,不多久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小男孩已经被他的家人带走了。雨霏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来不及穿鞋就往外跑。一直跑到村口都没看到小男孩的身影,原来他真的走了。
  雨霏哭了,从村头哭到了家门口,从客厅哭到了床上。哭得水也不喝,饭也不吃。他从未如此伤心过。这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小伙伴,却连再见都没有说就分开了。
  姥爷看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小男孩,他点点头。
  姥爷又问他,你愿意跟他一起,一辈子不离不弃吗?他点点头。
  于是姥爷告诉他,他真正的能力,需要一个与他心灵相通的人才能启动,他会是你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姥爷把他抱到客厅,厅里有很多的大人。大人们问他:“你确定要选邢般若吗?”他点点头。
  大人们似乎很苦恼,说邢般若已经有了绑定。
  他刚有了点希望,又被打破了,仰着头又哭了起来,哭天抢地的。
  “那是一个普通人类。”一个大人说道。
  “趁他们还没绑一块赶紧把他干掉。”另一个大人说。
  叶姥爷同意了,姥姥给她的哥哥打了个电话。

  后来听说,那个孩子第二天就死了,知道了真相的邢般若吼哑了嗓子,他们不得不给他套上魂锁。可是因为他的拼死反抗,仪式出了意外,他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力量。邢家想不通一个年仅四岁的孩子怎么能倔成这样,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玉石俱焚的结果,为了让他恢复,为他建立了一段新的关系,想通过慢性折磨那个孩子来刺激他的能力复苏。可是邢般若的力量非但没有恢复,反而因为新好友的死让他再次陷入了崩溃。邢家只好把他当做普通人家的孩子养大,不让他接受另一个世界,他的爸爸妈妈还因此事意见不合离了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