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16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燃了一根纯黑色的烟,吐了个烟圈,看着黑暗中一跃而起的那抹红,想起纪录片中那位让我此生难忘的枪中女王,忍不住叹道:“绵绵姐曾经是沈家这一代里最弱小的一个。地球上的生物体根本承受不住两个神谕在身体里同时存在,两种强大的血统对冲,四分之一的概率化整为零,四分之三的几率获得其中一个。绵绵姐就就是那被放弃的四分之一,可是她创造了奇迹,化零为双。”
  雨霏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喃喃自语道:“也许姐姐已经不是人了。”
  我吐了个烟圈套他俩脖子上,打趣道:“我说你们这两只大熊猫,天天瞎操心,难道她还能变成奥特曼?”
  日期:2017-06-23 20:38:05
  一道强光笼罩了整个世界,扩散的烟已经笼罩住三个人,一旦遇袭就会启动防御。可这道光显然不是冲着我们三人来的。对方是想借着强光产生的瞳孔收缩和剧增的视紫质来给攻击争取时间,因为在视紫质减少和瞳孔大小恢复前,人的肉眼是看不见东西的。这样范围的强光显然不是人照光,本土术法和海外术法的来源不同,所产生的效果也就不同。从我的烟所反射的光谱可以判断出敌人中至少有一位法师,看来有外鬼加入了这场叛乱中。

  然而这个外鬼并不知道,这一招对拥有一半叶家血统的沈绵绵无效。叶家的孩子每到黄昏,会因为日夜交替的能量变动产生一种自然源日盲。随着年龄和能力的增长,这种症状会越来越严重,成为他们最大的弱点。为了缓解这个弱点,他们会在失去视觉的瞬间把听觉和触觉发挥到极致,而这种感知强化恰好能增幅沈家的能力,所以沈绵绵在动真格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的。

  不出所料,当我们视觉恢复的时候,控虫的女人已经被缠着流光的长枪挑上了天空,同时在空中炸开的还有一道引雷符。我的眼睛跟不上雷的速度,只感觉一道光一闪而过,击中了空中的女人,烧尽了周围的虫群。电光紧接而下碰到了长枪,最后落到地面。沈绵绵早就闪身去了一个刚好不被雷波及到的位置。
  雷的余波散去,被轰得焦黑的女人掉落在地上。沈绵绵拔出插落在地的长枪,枪上的红缨不见了。山坡上滚下来了一个被层层红丝缠绕的人,待红丝褪去,像有生命一样游走潜入到地面,我才发现里面的人早就烤糊了。红丝从长枪的底部往上爬,纠缠着变回了红缨的模样。
  日期:2017-06-23 21:12:06
  “那红缨是不是会导电?”圆圆激动不已。

  “而且还会潜入地下抓人,太牛了。”雨霏也兴奋得手舞足蹈。
  我虽然激动,但还是有点失望。我本以为会看到邢军的文档中记载的那个传说中奇迹,沈绵绵入职首测的成名技,无色枪。看来对付这种水平的对手还用不上。
  沈绵绵一脚踩在焦黑的尸体上,和善地笑道:“听说,你们欺负我弟弟?”
  话音刚落,她所在的地面就塌陷了下去,化作一张大口,要把她吞进地底。沈绵绵想要跃起,却被从地下伸出的藤蔓抓住了小腿。她的身影分成了两个,其中一个挥舞着长枪原地旋转,另一个取出一张红符,丢进了快要合拢的大嘴里。几乎是在红符落下的一瞬间,周围的土壤砂石向她所在的位置压缩,挤爆了躲藏在土里的巨大头颅。
  黄脓一样的液体炸开,被高速旋转的长枪卷起的罡风完美地防御了。当尘埃落定,沈绵绵落在一片狼藉中间,身上丝毫未染到污垢。抓住她小腿的藤蔓已断,枪上的红缨又不见了。
  沈绵绵整理了一下她的妆容,捋了捋黑色卷发,拍了拍红色的小短裙,把退到了膝盖的黑丝拉回了大腿根部。跳过布满粘液的地面,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打完了?不是还有两个吗?”圆圆拉着雨霏问道。
  雨霏指向山腰处说:“我只感应到了一个。我觉得红缨不是用来导电的,而是用来导符的,因为那个人也被挤爆了。”
  “还有一个呢?”圆圆急问。
  “不知道,但肯定是打完了,不然姐姐不会回来。”雨霏道。
  我回头看了一下四散的烟雾,它好像打了个饱嗝。竟然能瞒过雨霏,值得表扬,看来叶家的感知触手也不是万能的。

  日期:2017-06-24 22:02:24
  可是姐姐没能走回来,我没能装路人,雨霏也没能当一只安逸的国宝。山体炸开的那刻,敌我双方的援军都到了,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那一夜,是我们人生中经历过的第一场真正的战争。我已经记不清到底死了多少人,只知道太阳升起的时候,雨霏一身是血,气空力尽地坐在地上。圆圆和雨霏背靠着背坐着,呆呆地看着晨曦的曙光中飞过的黯夜。
  我身边的烟雾已经变成了血雾,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去了。这一晚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那种杀人杀到麻木的感觉我真不想经历第二遍,到后来我已经无法分辨,我杀死的到底是人,还是一块肉。人的生命是何其脆弱,纵使有天赋为剑为盾,我们终究也不过是一个有机混合体罢了。
  我的心如刀割,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杀死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同胞,我更害怕的是,有一天,我们也会经历同样的事。我害怕有一天支离破碎散落在地上的会是我一心想要守护的伙伴,我恨我的存在,把我最重要的人拉入了这个黑暗的漩涡。他原本可以在远郊的叶家祖屋,当一只无忧无虑的熊猫,而不是坐在血肉模糊的尸山上怀疑人生。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背靠着背的两人,觉得手中的锁链异常地沉重。我很想把它丢掉,可是我的心不让,锁链另一头的人也不让。一条链子连着另一条链子,把我们三人捆绑在了一起,像一个囚笼一样让我们无法挣脱。我想得太入神,就连父亲向我走来都没有发现。我恨这个为了工作,连亲情、爱情和儿子都能舍弃的男人。可是他用名为“国”的大义,把我压制得无法动弹。
  “邢叔叔好。”雨霏也发现了他,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从地上站起,向他走来。
  他们客套地交流着,我却不愿意说一句话,我觉得圆圆在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我。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我无法理直气壮地回应圆圆的眼神。只要我的身体里还流着邢家的血,只要我和雨霏身上的链子依然存在,不管借口是镶了金边的还是嵌了红星的,我都丢不下心里的愧疚。
  日期:2017-06-24 22:06:40
  我转身离开,想要逃避眼前的残酷,可是雨霏拉住了我,笑着说:“等等我呀,我也饿了,我们去吃皮蛋瘦肉粥。”他转头喊了圆圆,告别了我的父亲,拉着我走向一辆车。
  他为什么要说谎?他明明知道我不是饿了,他为什么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心会痛啊。我多想回到我们一无所知的时候,那份最单纯,最简单,最真实的感情。我多想回到当年我们在神域命悬一线,相拥在一起许下来生再见的那一刻。
  我沉默地跟了一路,直到我们坐到了车里,他才开口道:“般若,在我心里,你永远是般若,而不是邢般若。在你心里,我也只是雨霏,而不是叶雨霏。这就够了。”他看着我的那把龙弓说,“我的爷爷和你的爷爷也是这样,我们不过是在重复老一辈经历过的事情罢了。等我们有了孙子,我也希望你能这么做。还记得当年在神域的时候,我们说过的话吗?你说你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我,我说我也一样,所以不要难过了。以后,也请把这个幸运,这个链子,传给我们的后代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