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12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爷头疼坏了,他给沈绵绵打了个电话,对方竟然愿意接下这个烂摊子。他又给尹先生打了个电话,对方也答应在那东西上做点手脚。他还不放心,又给叶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得到对方的承诺后才勉强安了心。

  日期:2017-05-25 21:44:23
  他看了一眼努力压抑着怒火的孙子,安慰道:“领导有领导的道理。周圆的能力要是能用在正道上,能成为国安的最后一道底牌。拥核的道理你应该懂。只要还有一丝能掰正他的可能,他都不会被放弃。为此付出多少时间和资源,都只是数字问题。”
  阿馗捏碎了手里的白瓷杯,咬牙切齿地瞪着四溢的茶水说道:“他差点弄死了叶雨霏。”
  江爷意味不明地看了阿馗一眼:“他也差点弄死了你。”
  阿馗争辩道:“我哪有雨霏重要。”
  江爷笑了,他喝了一口茶,问道:“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你们高一的时候不是斗得你死我活的吗?怎么,才过了一年就成这种关系了?”
  阿馗面无表情地把扎进他手里的瓷杯碎片用灵丝挑出来,努力压抑着心头的火气,问道:”如果只能选一个,领导会选择叶雨霏还是周圆?”
  江爷想了想,说:“如果可以的话,两个都选。如果只能选一个,当然是叶雨霏。他身上有链子,周圆还没有。”

  阿馗说:“你们觉得那条链子很安全?”
  江爷说:“只要邢军还叫邢军,就不会有意外。”
  阿馗冷笑道:“那是因为链子还不知道真相。”
  江爷不以为意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觉得叶雨霏会摘下那条链子?还是链子会离开叶雨霏?”
  阿馗没有回答。他用灵丝缝合了手上的伤口,收拾好桌上的残局,就告辞离开了。临走前他跟爷爷说:“如果有一天那条链子出了意外,请让我来替补吧。”
  江爷大笑起来,直到阿馗下了两层楼,还能听见他的笑声。那笑声到了最后,竟然有了几分凄凉。阿馗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笑,也不想知道。冰要是化作了水,再凝结起来就不是原来的那块冰了。从他吃下心药的那天起,江馗就不再是江馗,就像阿葵再也无法成为阿葵一样。
  日期:2017-05-26 19:19:49
  2013年7月底

  诉说者:周圆
  半小时后,沈绵绵领到了一份非常正式的批文,她在上面签了字,带着文件去见了尹先生。交接仪式完成后,她见到了那个被封在水牢里的男孩,一身伤痕累累,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明显被动了私刑。
  周圆努力地睁开眼睛想看清楚眼前的人,可是药物和魂锁让他无法动弹。他只感觉到了一双温暖的手把他从冰冷的药液里捞了出来,给他擦干身子,穿上了衣服。他以为这是要把他送去刑场,迷迷糊糊地回忆着他的人生。
  一个男人背起了他,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吗?”

  他想了好久好久,直到流下了眼泪。药力已经褪去了一些,他的嘴唇动了动,用沙哑无力的声音呢喃道:“雨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人又问道:“你没有其他话要说吗?”
  圆圆有气无力地哭着,直到那人停下了脚步,才用细微的声音说道:“雨霏,那天我说的话,是真的。”
  那人问:“你不恨他吗?他出卖了你。”
  圆圆带着哭腔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恨另一个我?”
  那人叹了口气,一股巨大的电流让圆圆陷入了巨大的痛苦和虚无之中。陷入昏迷前,他用他最后的力量向神明许了一个愿望。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成为了朋友。阿馗告诉他,因为他最后说的那些话,江爷撤回了后两个电话的指示。我们问他那个愿望是什么,他不告诉我们,只是笑着说已经实现了。
  日期:2017-05-27 17:23:16
  醒来的时候圆圆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红色的大床上。红色的窗帘,红色的吊灯,红色的衣柜,红色的床头柜,红色的桌椅,就连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的边框都是红色的。只有墙和地砖是白色的。

  他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小圆脸,发现自己没死,又蹬了蹬腿,发现四肢健全。他艰难地坐起来,把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除了被包扎好的伤口外并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被折磨了近一个月,他连小肚腩都没有了。
  床边摆着一双红色的拖鞋,他不敢穿,捻手捻脚地走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的一角小心翼翼地往外看。外面漆黑一片,风雨交加,雷声滚滚。他听见了海浪狂野的撞击声,自然界最纯粹的疯狂在呼唤着他的本能,一声撕破天际的龙鸣让他清醒了过来。他慌张地收回了失控的能力,看向卧室的大门。门口站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大概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唇膏是红宝石的颜色,卷发落在酥胸上,穿着一件只扣了两个扣子的白衬衫,露着两条大长腿,连拖鞋都没有穿。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拖鞋说:“我家只有一双拖鞋,明天我去买一双。”
  圆圆咽了口唾沫没敢动,因为他从未见过下半身只穿了内 裤的成年女性,而且是在他以为自己被处死了之后,竟然在一个海边的大房子里和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共处一室?小处男受到了惊吓,他怀疑这里是天国。
  日期:2017-05-28 21:06:32
  “别怕,这里是我家。你没死,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女人笑着说道。

  圆圆更害怕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脉搏,竟然是跳动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安乐死吗?没想到他犯下了这么多杀千刀的大罪,竟然还能死在这么美好的幻境里。
  女人见他这个样子,弯腰拿起拖鞋,走到他面前给他穿上,然后拉着他的手走进了客厅。她的手很软很温暖,不像是幻觉。客厅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窗外的风雨在咆哮,像一只饥饿的猛兽,疯狂地撞击着玻璃门。女人拉着他走到了宽敞的大阳台,不一会两人就被雨淋得湿漉漉的。
  突然一道惊雷划破了天际,照亮了海与天交接的世界。圆圆的心跳得很快,不仅仅是因为狂暴的天气引动了他压抑的本能,也因为身边这个神秘又美丽的女人。单薄的白衬衫紧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一个引人遐想的完美弧度,他甚至还能看清里面包裹的红色蕾丝。
  一声又一声的雷鸣在呼唤着他身体里的那个躁动不安的存在,它无声地挣扎着,咆哮着,愤怒着,逐渐吞噬他的理智。圆圆努力地压制住快要失控的自己,却被摸了脑袋。

  女人笑着说:“放它出来吧。有我在,别怕。”
  日期:2017-05-29 14:11:06
  他觉得这个笑好熟悉,总觉得像一个人。女人看着翻滚的云层说:“要是恐惧地上的野兽,人类就不会从树上下来,就不会用双脚行走。要是害怕雷电,人类就不会使用火焰,就无法脱离茹毛饮血的生活。你要是害怕它,就学不会控制它,就无法用它来保护喜欢的人,甚至会因此伤害他。你和我们不一样,你生于一个普通人的家庭,没有家长教过你该怎么做。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姐姐,你的家人。我会让你学会驾驭祂,而不是被祂驾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