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11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这么费事吗?言灵有精神控制的术啊,为什么非要用这么极端和容易留下线索的方法。他到底想干嘛?”雨霏惊讶道。
  “我怎么知道他想干嘛,我又不是你。他把三残的魂体像展品一样一层楼放一个,想引别的术士上勾,专杀高阶爱管闲事的。那家伙才十五岁,疯得跟当年的圆圆有得一拼。”阿馗道。
  “他为什么要等到你找到他了才动手?”雨霏问道。

  “可能想装逼,谁知道呢。”阿馗说。
  “也可能他的作业太少了。那几个魂呢?”雨霏问。
  “被当作证物收走了。”阿馗道。
  “我觉得纵容者和你抓的犯人不是同一个人,搞不好那个小孩也是被利用的。要不我再过去小区里摸摸?”雨霏问道。
  “别,邢军的案子咱们还是少掺和。他们那边会审,可能过几天就知道结果了。”阿馗道。
  “审出来了你爷爷也不会告诉我们。”雨霏笑道,“你是不是又挨骂了?”
  阿馗不说话,没有人能在雨霏面前说谎。
  “没事,别难过,你干得再好他也会骂你。因为你是他唯一还活着的孙子,他希望你变得更强一些,能保护好你自己,别像你其他哥哥弟弟一样死了。”雨霏拉住阿馗握着扇子的那只手。
  阿馗把扇子合起,垂着手任他拉着。只要被雨霏碰到,什么秘密都不是秘密了。
  “我很希望有一天他能夸夸我,一次就好。”阿馗放下了平日的傲慢,坦诚道。
  “他不想哭着夸一个死人。”雨霏安慰道。

  “我懂。”
  “阿馗,人是无法独自活下去的。你的阿葵也一样。我知道你总是用它是想向你爷爷证明,再弱小的存在只要努力也会变得厉害,就像一直不被他看好的你一样。你羡慕爷爷的黯夜,可是你得想想。你爷爷多大年纪了你多大年纪?他的第一只符雀要是还比不上一个二十岁孙子的,那他这几十年不是白活了?”
  阿馗难得发自内心地笑了。他叹了口气,心情好了些。
  雨霏继续说道:“你有我们,阿葵也应该有它的伙伴。要是一直让它孤军奋战,那得多孤单呀。”

  阿馗把吃完的雪糕棍用卫生纸包了,塞进兜里,点燃了一张黄符唤出一只阿葵,放到了雨霏的头顶上,笑道:“现在它不孤单了。”
  日期:2017-05-24 18:49:56
  故事结束了,城隍大人听得很认真。可是圆圆很不满,因为他一直很想知道那个案子的结果。我也很不满,因为这个故事和描述严重不符,直到最后才有了一点“快乐”的端倪,可能也就仅限于他和雨霏夜不归宿的那一段吧。那天他们两人也不知道聊了什么,聊到凌晨三点多才回来。
  阿馗招出了少爷。它缩小成一只猫的大小,收起了黑炎安静地趴伏在阿馗的大腿上,前额的阎王令和身上的符文在黑暗中一明一暗地闪烁,两条尾巴一甩一甩地拍着阿馗。

  “第二天,我去了苦主家,招出了迷你版的少爷,半实体化后她们就能看见了。她们抱着我的猫又亲又揉的,我跟她们说少爷要去转生了,要是有缘的话,还会再相见的。”阿馗道。
  “你没告诉那女孩她爸的事?”我问道。
  “我没说,她迟早会知道的。我倒是告诉了她另外一件事,少爷不是被房东丢下去的,而是自己跳下去的。其实那个女孩受到他爸的连累,原本命中必有一劫,会从高处坠亡。可是少爷替她挡了这一劫,自己跳下去了。”阿馗道。
  “你怎么知道这事?傀儡师还有这功能?”我不解道。
  “废话,我算出来的,我告诉他的!”圆圆拍着胸脯骄傲地说道。
  “你怎么不算算故事的结局?”我问道。
  “算不到啊,我试过了,不知道被什么阻挡了。”圆圆无奈道。
  “当然,这是邢军审理的案子,肯定做好了保密措施。听说他们能人很多,我们这几根葱,怕是这辈子都进不去。”雨霏道。
  “我可不想去,平平安安过日子多好,你也不许去。”我可不想雨霏的能力被当做工具滥用,他会受不了崩溃的。
  “我也不去,我本来就是被邢军抓过的青少年劳改犯。黑历史一筐筐,谁敢要我。”圆圆委屈道,趴在地上滚来滚去。
  “圆圆的保释观察期什么时候才结束啊?这都好几年了吧。”雨霏问道。
  “圆圆你好好呆着别闹事,给你活就好好干,再过三个月就刑满了,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我嘱咐道。
  “我可保不了你第二次。人屠先生。”阿馗补充道。
  “是不是到我说了?雨霏都出场两次了。”圆圆抱怨道。
  “你打算跟读者们交代哪桩命案?”阿馗摇摇羽扇嘲讽道。
  圆圆挠挠头,说:“为什么你们总要纠结我的黑历史呢?我们就不能说点激情快乐点的故事吗?总是死啊死哭啊哭的,故事里的女的不是死了就是在哭,就不能有个正常点的女主角吗?”
  阿馗漠然道:“我们的女主角难道不是叶雨霏吗?”
  “我是男的!”雨霏不满地辩解。

  我笑得停不下来:“我们这个单身公寓上哪找女主角?连看我上个故事的读者都说我们gaygay的。”
  “编一个。”阿馗毫不客气地说。
  圆圆清了清嗓子,说:“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刚会使用天赋的时候,都拿它来干什么了?”
  雨霏说:“考试作弊,偷看试卷,掌握老师的黑历史,撩妹。”
  我说:“摸漂亮鬼姐姐的胸。”

  阿馗说:“玩鸟,逗鸟,溜鸟。”
  雨霏躺在沙发上举起手:“我举报,阿馗还用他的能力造过人符女仆。”
  圆圆说:“说出来我也不怕给你们笑话,我小时候就想当个除暴安良拯救世界维护正义的超级英雄,而且是干掉坏人不留名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那种侠客。”
  阿馗说:“然后他就被抓了。”
  圆圆大声地清了清嗓子,开始述说一个中二暴徒的从良史。
  日期:2017-05-25 20:46:54
  三记 心药
  果不其然,圆圆说的是她,那个改变了圆圆一生的女人,邢军的首席少年指导员,沈绵绵。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2013年7月底,当时圆圆已经快要被打死了。
  邢军花了5年多的时间才终于查清了2008年那个撼动地下世界的大案,在血淋淋的伤亡人数面前,谁都不敢相信元凶竟然是一个当时未满12岁的小孩子。审判团分成了两派,一派觉得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情节再严重也只能判个魂体剥离终身监禁,另一派觉得他所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不能再拿年龄来作减刑依据,证据确凿已经不容抵赖,应该马上让他灰飞烟灭,不然难平众怒。
  双方僵持不下,审判从7月初一直持续到了7月底,最终上交最高层审理。7月26日,结果出来了,竟然是保释劳改。审判局炸了锅,邢军却很安静,尤其是江爷的办公室,爷孙俩正在喝茶。
  因为破获了这一桩世纪大案,江爷升官了,可是他高兴不起来,他觉得江家这次惹上了大麻烦。然而他却不能责怪任何人,尤其是他唯一剩下的孙子江馗。他手把手地把这个正直的小苗苗浇灌成正直的大苗苗,就是想他将来接自己的班。阿馗作为这次的关键举报人,功劳是肯定会记在档案上的,问题是这孩子跟周圆在一个学校里念书,还是隔壁班,万一被打击报复,还没长成的傀儡师苗苗可不是那个“移动核弹”的对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