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10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影。”少年笑道,双手插在口袋里。符雀的每一次攻击都像是打在了没有实体的影子身上,少年依然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
  突然,他的身影像是被石头打破的镜花水月,影像发生了水波状的扭曲,而他的真身被一只硕大的利爪从墙边拍了出来。少年急念一字:“笼。”然而少爷的身影马上消失了,并没有被虚空浮现的符文链束缚住。符雀的攻击接踵而至,少年忙用“影”应对,却再一次被少爷从另一个角落拍了出来。如此反复。
  阿馗垂着眼,冷漠地说道:“为了能监视和偷听我的动向,你不惜投放了两个长期言灵术,窥,聆。为了抵御物理攻击的偷袭,你又用了一个卫。然而你的能力只能同时驾驭五个言灵,就这点屁本事,还敢在我眼皮底下搞事?”
  “牢。”金色的符文从少年的身体里溢出,环绕成一个圆形的无敌区域,狂化的符雀和少爷都无法再攻击到他,少年笑道:“坏人死于话多。”

  “寻,摧,灼,笼。”少年收回了窥、聆、卫、影,转守为攻,只以不能移动的牢为防御,四言灵连发。寻字灵捕捉到了隐藏的少爷,摧字灵一击便让它粉身碎骨。灼字灵瞬间烧尽了环绕四方的符雀,金色的火焰寻丝而上,直扑操纵者。笼字灵在阿馗周围出现,旨在监控言灵被再次投放前禁锢他。
  少年满意地终止了前三个言灵,骄傲地仰着下巴念道:“窥,聆,卫。”
  可是远方楼顶的天台上,却找不到阿馗的身影。笼字灵并没有捕捉到阿馗,就在少年取消监控类言灵的那刻,阿馗就消失了。
  少年有点慌了,在高阶术法的对决中,若不能做到知己知彼,就等于输了大半。无法知道对方的动向,就很难判断对方下一步的行动。术法的攻击速度比人类的反应快,若是等攻击发起的那一刻再进行反击,这零点几秒甚至是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差足矣致死。
  日期:2017-05-23 17:03:53
  虽然符雀也被烧毁,但是少年不知道阿馗现在的位置,就无法使用监控型言灵,可是阿馗另外一半符雀知道少年的位置。只要阿馗把灵丝埋在建筑里向少年发起突袭,或者重招一只会隐身的少爷,胜负就是一瞬间的事。
  少年连忙取消了未能发动的窥、聆,改为近距离监控的言灵“阅”和“闻”,果然透视看到楼下迅速向自己袭来的符雀们。
  “灼。”少年怒道。
  可就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一双利爪从他的头上破空而出。少爷一口咬住了少年的脖子,凭着体型和半实体化后的重量优势,整个身子压住了无法挣扎的少年。鲜血喷洒而出,少年哆嗦着躺在地上,血涌入了他的气管,巨大的痛苦加上呼吸道受阻让他无法再使用任何能力。

  一张巨大的人符褪去了隐藏,从天花板上飘落下来,变成了阿馗的复制品。少年双眼迷离,颤抖地伸出一只手指想在地上写字,却被人符一脚踩住了。
  阿馗让少爷放开那个少年。无数的灵丝伸入少年的上半身,开始快速地修补他受损的部分,清理他的呼吸道,顺带禁制了他的发声器官。
  另一处阿馗的本体拨通了他爷爷的电话,坦白了自己的暴行,并保证抢救一定成功。
  江爷安静地听完他的汇报,喝了口茶,然后破口大骂:“能用十五秒解决的事情怎么折腾了那么久?”
  阿馗垂着手默默地听着江爷的训斥,电话那头的吼声摘掉耳机都能听见:“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用那费气又招摇的破鸟。你要是一开始就偷袭,早就完事了。”
  “他有卫。”阿馗低声辩解道。
  “有卫又怎样?你其他符灵呢?你新收的那只呢?你能招上百只破鸟为什么不多招几只新收的?隐身这么罕有的能力你竟然说是异变?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这世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下周末招给我看看,再给我写一万字的检讨。没用的东西,刚才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真是丢光了我们江家的脸。”
  江爷自顾自地骂完,也不听阿馗的解释,就怒气冲天地挂断了电话。
  日期:2017-05-23 19:01:11

  阿馗黑着脸瞪着地上半死不活的少年,接住从窗口飞进来的黑色大鸟,从它的左腿上取下一个小指头大小的卷轴。打开来抖了抖,就放大成了一个成人大小的画卷。他让少爷把人叼过来,丢到了画卷里,画上出现了一个被捆绑的少年,旁边出现了一个名字。阿馗把画卷卷上缩回原来的大小,绑在大鸟的腿上让它带走了。
  人符和剩余的符雀收拾了屋内的残局,然后所有的灵丝被切断,符灵们快速地消逝在空气中。
  站在另一栋楼底黑暗处的阿馗,眼里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沮丧。但他很快恢复了正常,一脸淡漠地摇着他的羽扇,踱着步子向小区门口走去。
  他一个人在路口沉默地站了好久好久,才等到了前来和他汇合的雨霏。雨霏笑嘻嘻地递给他一根快要融化的巧克力雪糕,问他事情完了吗?去哪里拉人?阿馗说人已经送走了。

  雨霏跟他说了另一边的情况。估计是太弱小了没能成型,并没有找到黑猫的魂体。又把凶手的事情说了一遍。雨霏担心自己做得不对,他一方面觉得小动物们死得很可怜,一方面又觉得长年累月受到如此非人对待的小女孩很可怜,所以没对小女孩出手。
  阿馗认同雨霏的做法,但是他有一个疑问:“少爷的尸体是怎么从隔壁小区跑到这个小区来的?”
  雨霏说:“那个伤害小女孩的男人,就是这次苦主之一的爸爸。小女孩知道那个女孩捡过一只猫,她是故意丢过去让苦主看见的。”
  “她年纪并不大,平时要上学,哪怕她时常过来观察,也不太可能那么巧就看到苦主捡猫的过程,也不太可能如此巧的刚好捡到跳下来的少爷。”阿馗分析道。
  “那就是有人在纵容她做这些事了。”雨霏道。

  “你没有探到这段记忆?”阿馗奇怪道。
  “没有,我并没有看到她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只看到了她捡猫和弃尸的过程。少爷被折磨的这十天里,纵容者并没有跟她接触过。在我探到的所有记忆中,这个人根本不存在。”雨霏道。
  阿馗皱眉道:“这个人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对时间把握得如此精确,还能抹去自己的痕迹,应该是有天赋的人。”
  雨霏点头赞同。
  日期:2017-05-23 21:25:30
  阿馗又道:“苦主都二十四五了,那淫棍的年纪也快五十岁了吧?”
  雨霏点头道:“是啊,一本正经的老好人模范丈夫,真是人面兽心。你那边抓的人是犯了什么事?会不会跟这事有关联?”
  阿馗摇摇扇子:“难说,犯人的术法级别很高,操作很精细。他是一个中二病的言灵,杀了七个术士,最后一个他可能没找到人,把人家五岁的儿子杀了。”
  “还有其他受害者吗?”雨霏问。
  “他想找个地方隐藏,又不想跟尸体呆一个屋,就让两家人互相残杀,死在一个屋里,他就有了一个没人会来的屋子可以住。”阿馗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