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6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馗看了一眼他牵着的八个鬼,又看看哭成一团的女孩们,想了想这栋楼不祥的阴霾之气。他家让他过来,肯定不只是让他过来哄女孩子的。虽然事端不在这个屋子里,但肯定在附近。

  这或许是阿馗生命中第一次,想着要做一次无关乎金钱的买卖。他决定要查清这栋楼有问题的原因,让这些女孩们不至于受到无妄之灾。
  日期:2017-05-18 18:52:39
  “你们房东有没有发现你们养猫?”阿馗问道。
  “发现了,就在少爷不见的不久之前,房东有一次突然过来,看见了少爷,跟我们说尽快把猫弄走。”戴眼镜的女孩哭着说,“我们当时已经在网上发帖问有没有人要领养,可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现在有一些人喜欢虐猫,我们怕少爷以后没好日子过,不敢轻易送出去。少爷不见的时候,我们本来怀疑是房东抓走了它,可是房东否认了,还让我们去他家看,少爷真的不在他家。”
  “你们房东住哪?”阿馗问。
  “隔壁。”女孩们一起指了一个方向。
  阿馗驱使着其中两只瑟瑟发抖的倒霉鬼潜入隔壁查看,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就算是猫,死后也会留下一些残存的能量,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阿馗走到阳台往下看,楼底下漆黑一片,女孩们也跟了过来。他问:“你们觉得猫是从这里摔下去的?”
  女孩说应该是。
  阿馗问,你们是怎么肯定少爷一定死了,猫从高空掉落的生还率还是很高的。
  女孩们说,在她们找了十天之后,有一天年纪大点的女孩出门的时候看到环卫阿姨在翻垃圾箱,从箱子里翻出了一只破破烂烂的黑猫。她抢过那只黑猫就开始哭,因为那只几乎看不出原形的,就是她们家的少爷。
  日期:2017-05-18 20:34:44
  他下半身的毛被烧焦,脑袋被打破,嘴边有血迹,四只爪子都被折断了。她抱着猫跑回家,一边拍门一边哭,女孩们看到破烂的少爷,都哭傻了。她一定是捡错了,一定是的。她们的少爷那么漂亮,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可是为什么那里只剩下两个窟窿?她们的少爷跑得可快了,一下就能跳到桌子上,可是为什么它的腿都断掉了?她们的少爷有一身又滑又干净的毛,怎么可能会被烧成这样。她们的少爷为什么不叫了,他最爱吃的罐头还在,可是他为什么不起来吃了。快起来啊,快醒来啊。

  女孩们哭成了泪人,说凶手甚至割掉了黑猫的蛋蛋。
  阿馗的心不是铁做的,而女孩子都是水做的。女孩们的泪水不知道怎么地就流到阿馗的心里去了。这或许是阿馗生命中第一次,觉得应该以男人的身份为女孩们做些什么。他竟然忘掉了他的买卖原则,忘掉了单子的内容只是确认是否有小妖怪。他告诉女孩们,他会尽全力帮她们找到凶手,找到小妖怪。
  日期:2017-05-20 14:05:34
  阿馗的专长并不是找人,所以他打了个电话喊雨霏来帮忙。听完阿馗的转述,雨霏被气笑了。
  雨霏对着神龛下方的长木盒诉说了他的因由,打开珐琅香炉的镂空盖子挖出了一些里面的残灰,装进一个小铜球内。铜球的尾端连着一根很细的铜链子,雨霏捻住了链子的尾端。因为重力的关系,链子下的小铜球本来应该会左摇右摆,可它不但不摆,还微微地偏向了一个方位。这是雨霏独有的寻人能力,就算是在这个行业里,也是非常罕见和有用的天赋。

  他们决定分头行动,雨霏要找的东西是“凶手”和“少爷被虐杀的地点”,阿馗的任务则是找出“小区隐患的来源”。
  日期:2017-05-20 15:19:14
  诉说者:叶雨霏
  夜晚十一点的街道上,穿着白色短衫的雨霏走在安静的街道上,脸上带着懒懒的笑容,仿佛只是一个刚从朋友家玩闹归来的普通大学生,就连门卫都没多看他一眼。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阵不易察觉的寒意,路过的野犬受到了惊吓,一溜烟跑了个没影,慌张得像被死神追杀的亡徒。
  雨霏来到一栋楼面前,却没有上去。这是一栋八层楼的老房子,没有电梯,楼道间漆黑一片,散发着一种能把他刺痛的气息。

  他想起了我们初三毕业的暑假养的那只黑猫,现在还在他老家活蹦乱跳的。养过猫的人都会对这种生物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亲情和依赖感,尤其是当它们用粉嫩的小爪抱着你的手撒娇的时候,能让饲主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从此走上一条乐此不彼的不归路。它们征服了无数曾经扬言“养猫就要上吊”“猫和你只能选一个”的家长,更别说年轻一辈了。听到猫被虐杀,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猫,这对铲屎官们来说比凌迟他们自己还难受。

  可是这个世界上偏偏却有那么一群人,竟然会用如此可怕的手段杀死这些四条腿的小天使。
  日期:2017-05-20 15:47:48
  目标住在顶楼,是个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画了很重的妆,穿着很可爱的衣服。她拿着夹眉毛的镊子,一小撮一小撮地拔着小兔子的毛。小兔子越挣扎,她的表情越开心。可是她并不满意,又取出一把剪刀,把兔子的尾巴剪了下来。看着兔子狰狞的痛苦,她的心灵终于得到了抚慰。
  “就应该这样,世界上‘快乐’的不该只有我一个。”她继续着手里的动作,把兔子钉进了垫在底下的木板上,做成耶稣受难的十字状,学着另一个人的语气哄着痛苦的小兔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不是在伤害你,我是在救你啊。我供你吃供你喝给你钱花,没有我你早就死了。你以为我看上的是你妈那块烂布?不,我一开始看上的就是你啊。乖,叔叔会让你感受到人间的极乐。”
  小女孩露出狰狞的笑容,一剪刀一剪刀地在小兔子的下半身剪着。但是剪刀太钝不太好使,她就拿出了一把刀,一刀一刀地割着,她想看看到底要割多少刀,小兔子才会死掉。她割着割着就忘记了,自己割的到底是兔子,还是脑海中的那个自己。

  小小的简陋的房间里,她的身后漂着无数的动物残魂。一双双空洞的眼睛盯着疯狂的小女孩,却没有动作。
  可是黑猫的残魂并不在这里。雨霏收回感知触手,他的“寻香引路”从未出过差错。这里离少爷所在的小区不远,那间卧室应该就是黑猫死亡的地点。雨霏原本可以用极端的手段去惩治凶手的暴行,只要激发痛苦中死亡的那些残魂的凶性,凶手再无作恶的可能。可是这个小女孩说的话,却让雨霏犹豫了。
  日期:2017-05-20 16:53:31
  十一点多了,那个家里一个大人都没有,客厅的桌子上只摆了一碗没吃完的方便面。雨霏需要更多的信息。于是他推开了没有锁的楼梯门,走上了八楼,把手放在了这家人的铁门上。
  女孩的亲生父亲在她母亲怀孕的时候就离开了,可是她的母亲不死心,以为只要把孩子生下来,那个男人一定会回心转意的。可是男人不但没有回心转意,反而让另一个女人也怀孕了。
  女人抱着孩子去闹,想再争取一下,却变成了两个女人的战争。奈何男人的心早就不在她身上了,她输得很惨烈。她回到自己的小屋,看着镜子中变得如此憔悴和难看的自己,看看襁褓中的孩子,想杀了它再自杀。可是她下不了手,她恨那个男人,也爱他,她恨这个孩子,也爱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