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4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苦主是个阿姨,她打量了我和雨霏好一会,觉得我俩年纪太小,不像是会看事的人。我说我俩虽然是大学生,但干这行的本来就驴是驴,马是马,天赋是天生的,如果能教出来早就被上交国家列入义务教育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原则是不收钱,非熟人介绍不接单。你要觉得我俩是骗子,咱马上走。
  阿姨本来有些犹豫,但是因为不要钱,所以态度好了很多。十个苦主有九个都这样。遇多了我就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不喜欢这行。明明是免费帮忙,苦主还一个两个苦大仇深的,跟防贼一样看人。
  当然也不能怪他们。现在招摇撞骗的太多,国家的科普教育也做得不错,有警惕心总是好的。
  好友蹭了蹭我,我看了他一眼决定保持沉默。我们遇到的苦主十个有九个都有问题,还有一个是精神病,得习惯。我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到底是我的三观崩坏了,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黄阿姨翻开其中一页说,这个X老头,住在她们家楼下。自从她跟她老公离婚之后常来她们家,帮过不少忙,在邻居家声望很好。可是她女儿居然写他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断了腿。她当时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X老头不但摔断了腿,还撞坏了脑袋,在医院躺着到现在都没出来。
  再例如黄阿姨的妹妹,每周末都会过来帮忙做饭,两姐妹一起说说话,还教她女儿功课,多好的一个人。在女儿的日记里竟然成了一个被长舌鬼纠缠的恶毒女人,人和鬼一边说着旁人的坏话一边笑着走向地狱。她气得找了个借口揍了女儿一顿,要不是看她被揍得不会哭了,才不会轻易停手。
  黄阿姨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似乎对她的教育方式很满意。她炫耀地对我们说,后来饿了她女儿几天,她女儿再也不敢瞪她了。小孩子,就是得长点教训,才知道家里到底谁做主。黄阿姨一边委屈地诉说着她一个单身妈妈一个人带孩子多不容易,一边给我们炫耀她女儿的成绩。让我们一定要救救她的女儿,那可怜的孩子一定是被鬼附身了,不然不会写出这样的东西。
  日期:2017-05-17 18:19:10

  这本日记有将近一百个人的故事,一个人一篇,光是黄阿姨认识的就有不少,却只字没有提过黄阿姨。
  日记开头的第一篇其实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日记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讲述了一个冬天的夜晚,挨打后独自在被窝哭泣的女孩,祈求神明救助她。神没有回应她,也许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窗外突然响起鼓乐声,她擦干泪爬出被窝,看向窗外。楼下的小区公园里挤满了人,女孩乘着纸鸢飞出窗户,落到广场上,和陌生的人站在了一起。人群的中央是一个少年,正在向人群派发一张纸。好不容易轮到她了,她领到的却是一页空白。女孩问少年,为什么她的没有字。少年递给她一支笔,让她自己写。她不知道为何写下了一个“罪”字。少年说,“你有罪。”女孩说,“我知道。“少年转身离开了,人群融化了,纸张飘得到处都是,漫天飞舞着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罪”字。

  每一个“罪”字的背后,都画着一张人脸。女孩翻过自己的那张纸,后面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她在那张纸上画下了记忆中的一个人,然后哭了。
  我看着这个努力装作一副好妈妈的女人。她演得很好,在她的口中,她是一个千辛万苦忍辱负重带大孩子的好母亲,可是她的孩子性格顽劣孤僻,让她操碎了心,多亏了她完美的教育方式才让女儿走上正途。她说她很爱女儿,为了保护女儿可以跟那个可怕的东西拼命。可是她刚才的话已经暴露了,她刚才问的是“我会不会有危险?”,而不是“我们会不会有危险?”或者“我女儿会不会有危险?”

  日期:2017-05-17 18:21:58
  二记 上天
  说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才发现身边多了个似曾相识的少年。他抱着膝盖坐在不远处的黑暗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想不到我们开故事会把这位大人也给引来了。
  我友善地对他点点头,望向另外三个室友,催促道:“到谁了,快点快点。”

  阿馗摇摇他的羽扇,说:“你那个故事太惨了,我来说个欢乐点的。”
  “逼王要出场了,大家鼓掌。”圆圆嚷嚷道。结果鼓掌的只有不明真相的城隍大人。
  阿馗,全名江馗,我们公寓第一大逼王,是一个可以全天候开启装逼模式的神人。我和雨霏和他三人高中同班,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开学第一天他是怎么做自我介绍的。
  逼王站起身,环顾了一周我们这群贱民,仰着下巴说道:“我叫江馗,江水的江,钟馗的馗。虽然我不姓钟,但是我们家也是干这行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价格公道,办事效率,熟客八折。”
  然后逼王就坐下了。全班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班主任估计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学生,一脸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喊下一个同学继续。然而坐他后面的就是雨霏,他站起来笑得很灿烂地说:“我叫叶雨霏,也是干这行的,不但办事效率,还不要钱。”
  于是这两人就杠上了。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阿馗摇着雨扇开始讲述他的故事。我打开手机的记事本,准备送他上天。
  日期:2017-05-17 20:22:35
  诉说者:江馗
  2016年8月,某周六晚,热得跟微波炉一样,阿馗特别烦躁。
  可是阿馗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哪怕他心里再不爽,也要高冷而优雅地摇着他的羽扇,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走在路上。留给路人的必须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背影,不然对不起他那身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定制复古民国风的上衣和眼镜。这是阿馗夏天去见客人时的装束,据说他为了装这个逼,有一次差点在干活的时候中暑。
  这天阿馗接了一个单子,就在咱们公寓不远处。这单子是他们家硬塞给他的,说是熟人,也就是八折,所以阿馗的兴致也打了八折,火气也高了八成。

  阿馗虽然喜欢装逼,但是他当初自我介绍的那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可不是瞎说的。阿馗在我们这行小有名气,虽然年纪很小,但被某些同行称为“暴君”。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太好的称谓。
  在我们这行有两个极端。一部分人会选择用“劝”、“抚”、“驱”,这种比较温柔但是很墨迹的方法,往往吃力不讨好。苦主希望找来的人是能快刀斩乱麻立刻帮他们解决问题的帮手,就像找水管工一样,谁愿意听水管工磨磨唧唧地跟你解释你的下水道为什么堵了,再慢吞吞地等他安抚你的下水道请它快点通?一般选择走这条路的人都太过重情义,例如雨霏。他宁可得罪苦主,也绝对不肯做有违他原则的事情。他一定要把事情抽丝剥茧搞清楚搞明白了才决定动不动手,帮不帮忙。

  而另一部分人会选择见效最快的“暴力执法”。不问因由,直接打死,或者镇压。苦主开心,接单的也开心。这是一种纯粹意义上的金钱交易,用自己的能力换一份合理的报酬,古往今来都存在,《白蛇传》中描述的法海虽然不收费,但也可以算是这一部分人里典型的一个例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