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十夜谈-藏着鬼的到底是人心还是黑暗?楼主三观崩坏,慎入》
第3节

作者: 荒川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友拉着我往屋门走去,快到门边的时候他说:“黄阿姨,你的女儿,宁可杀死自己的都不愿意伤害你,你却害怕她伤害你。”
  日期:2017-05-17 00:06:26
  我们沉默地走出了那栋楼,好友突然回头看着那栋楼的楼顶,我隐约感觉那里站了个人,然后那人就跳了下来。楼下的人尖叫的尖叫,喊人的喊人。楼太高了,女孩的身体中间断掉,都扁了,贴在了地上。真的可以用“抠都抠不起来”形容。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一个跳楼而死的人,终生难忘。
  我把好友拉到一边,悄声地问他知道了为何不阻止她,我们明明还有时间。好友无助地看着我,问道:“救她?还是害她?你觉得对她来说,另一个世界和人间,哪一个才是地狱?”
  后来有人喊来了黄阿姨,她在人群中哭得声嘶力竭,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好友拉拉我的手,我顺着他的目光在人海中找到一个中年男人。他紧紧地拉着他老婆的手,温柔地安慰着,说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家孩子,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跳楼。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良心痛不痛,但我可以肯定他是松了口气,终于死无对证了。
  日期:2017-05-17 00:23:01
  “X老头终于还是死了。”好友满意道,“真是天道好轮回。”
  我真想戳瞎自己双眼,我问好友到底是怎么区分死人活人的。我以前是看不到那个世界的,后来因为一些机缘才得以在夜晚的时候看到,可到现在还是适应不了。
  “怎么区分男人女人,就怎么区分死人活人呗。”好友道,路过一个少年的时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一眼扫过去,发现那少年正拿着一只笔在画一个人脸。我本想停下多看几眼,却被好友拉走了。
  “雨霏三生有幸,见过城隍大人。”好友没有停下脚步,嘴里轻声道。
  我俩到路边摊吃了一顿烧烤,带了几瓶酒回到了公寓。在阳台上给女孩过了三杯,愿她在另一个世界安好,愿她别再来到这个人间地狱。
  (一记 完)
  日期:2017-05-17 01:30:54
  【题外话:这个故事的原形是以前我们家附近有人从高楼跳落身亡,可是结局被我改掉了。因为现实里的结局是那个人跳楼的时候刚好跳到一个孕妇身上,结果一人一孕妇一肚子里的孩子都当场死了。后来附近的人对跳楼的人的议论并不是这个人很惨,而是“跳就跳还害死别人”“自己想死干嘛拉别人下水”“这种人就该死”。我犹豫了半天没写到故事里,怕破坏掉故事原本的主题,也是因为我觉得女孩已经够惨了,死后还要被人这么说,惨上加惨,所以就改掉了。跳楼的人很惨,那孕妇也死得冤。愿逝者安息。

  我的故事虽然会依照一些现实为大纲,毕竟故事无法脱离作者的人生经历,但是70%都是故事,请千万不要当做真事来看。有逻辑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努力改正。另外,楼主的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个叶雨霏,“我”和“好友”关系很好,是友谊,友谊,友谊,强调三遍。】
  日期:2017-05-17 18:17:21

  【由于这个故事的画风跟下个故事差距比较大,所以决定补发楔子部分,重发一遍一记。看过一记的可以看完楔子后直接跳到二记去看。】
  日期:2017-05-17 18:18:01
  文案:每周,每月,我们男生公寓中的四人都会接到大大小小的诡案,这些案子有时会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人都说干一行就该爱一行,可是为何我会对这一行感到如此厌恶呢?夜深了,睡不着的我们说着一个又一个故事。每说一个故事,客厅就多了一位“听众”。
  这个房间,还真挤啊,是时候找个大一点的公寓了。
  楔子
  “穷啊,穷得不要不要的。”雨霏躺平霸占了整个沙发,伸直了他的大长腿,一脸心碎地看着手游里那些他买不起的道具。
  “谁叫你们接单不收钱,累死累活还得倒贴路费,脑子有毛病。”圆胖子躺在干净的瓷砖地板上翘着腿,抱着他那个马上没电的手机苟延残喘。

  今天突然下暴雨,公寓停电了,我们的路由器没电就无法运作,所以连网都没了。这对我们这个年纪的大学生来说,比遇到妖魔鬼怪还可怕。没事干的我们就跟瘫痪了一样倒在客厅的各个角落。
  我们四个已经认识了好多年,还在同一个城市念大学,因为副业的关系,怕连累到舍友,就搬出来一起租了个房子。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小区安静,离超市也近,除了上学麻烦了一点,其他都挺好。房租非常便宜,因为这房子原本闹鬼,租客走了一批又一批,现在更闹了,据说连隔壁都忍无可忍搬家了。当然,这对我们并没有影响。然而为了保持这个便宜的租金,我们还是会三天两头勤勤恳恳地打电话投诉中介和房东,再耐着心听他们说完他们自己都不信的安慰话,最后装模作样地妥协挂掉电话。

  “是呀,你们尽赔钱就算了,好得勾搭个好身材的妖妹子回来福利大众啊,带回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阿馗坐在靠近阳台的摇椅上,一手扇着羽扇,一手推了推眼镜,鄙夷地说道,“般若,你的故事写得越来越玄幻了,我什么时候能出场?”
  “同问。”圆圆一同嘲讽道,“为什么只写了叶雨霏,没有我们?他跟你肝胆相照,生离死别,差点一起殉情。你们打算啥时候回老家结婚?”
  我无奈地举手投降:“那一份是在天涯写来玩的,纯意识流,连大纲都没准备,马上收尾了。我要开新书一定写你们。”
  我和雨霏是七年多的好兄弟,初一就认识了。有能力帮人看事的其实是他,我只是帮把手。然而他家有祖训,帮人看事绝对不能收取任何财物,所以我俩一般都在倒贴钱。我从小就喜欢写东西,偶尔能从抠门的杂志和网站手中赚些微薄的稿费,上一个故事原本就是一个无心之作,却被舍友们发现了。
  “这次要写什么?玄幻?悬疑?还是历史?”阿馗摇着扇子问道。
  “灵异。”我答道。
  “小心翻车翻到没饭吃。”阿馗提醒道,“还是写历史比较稳定。”

  “本来就没指着它赚钱,写历史你们就没机会出场了。我需要一些素材,我们来讲故事吧。”我提议道,“我决定写个十夜谈,以我们的经历为蓝本。这样比较省事,主线大纲和人设都是现成的。”
  “我要火了吗?会有人找我要签名吗?”圆胖子开心地从地上坐起来,一脸激动。
  “放个屁都能分成三天发,一天更500字还时常断更玩失踪的楼主要是能火起来我把头劈下来当椅子坐。”阿馗摇摇扇子,一点都不看好我的新书,却要求第一个出场,然后被残忍地拒绝了,勉为其难地排了个第二。
  于是在这个风雨交加的暴雨夜,为了能在新书中露脸,四个男生外加一屋子不请自来的“客人”,开始了他们的诡案夜谈。
  日期:2017-05-17 18:18:36
  一记 诅咒日记
  诉说者:邢般若、叶雨霏
  2016年10月,某周四晚,下雨,不冷不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