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谢衍生下来后,也朝我们这里瞥了一圈。
  他将名片从口袋里拿出来,扔了一地,“要赔偿,打律师电话,双倍赔偿。”
  他不管众人是不是莫名其妙,只是站在那边盯着公交车看了很久。
  离得有点近,我琢磨着是不是该打个招呼啥的?

  不过他又重新走回他那辆跑车,开走了。
  他就开着那个破车走了。
  宁远沉默了好半天,突然开口笑了笑,笑的竟然有些阴狠。
  他把我笑愣住了,他这是被车祸吓傻了?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车祸。
  “他,是不是谢衍生,徐培培的未婚夫,那天退婚的新郎?”宁远问我。
  徐培培婚礼那天,我们都只是见了谢衍生一面,还是在外面,也难怪不认识。
  “恩。”我点点头。
  宁远的双眸突然就通红,愤怒的通红。
  “景文。”宁远突然狠狠抓住我的双肩,“我不会让他的!”
  唔?什么?

  我正想开口问,宁远转身就走了。
  弄得我一头雾水。快到时间了,我只好打车上班去了。
  一到公司更是焦头烂额。
  王总不仅仅是病假没有批,还算我旷工,扣我三倍工资。我气愤不已,去人事理论,人事死活不给我个说法,就是推脱,说是王总不签字,她们也说的不算。
  我又去找王总,问他凭什么不给我病假,他说我没有医院医生开的手写假条,我说我补,王总说补的不算。
  简直就是个豺狼。
  实在是因为要保持我的好情绪,我才没有理论下去,只好算了。
  不请假就算了,每天都给我成堆的业务量,叫我跑动跑西,各种折磨。

  我突然都气的想辞职不干了,又不是只有这一家策划公司。
  可是我如果要生孩子的话,暂时只能这家公司,再去别家,怀孕的女士是会被歧视,并不招收的。
  想想就头疼。
  这么一说,这个孩子我还没有拿捏好,到底怎么办。
  这一折腾又是一周下来了。
  虽说我知道怀孕的时间比较早,可是做流产的最佳时间却是四十天的时候,也很快就要到了。
  心情更是糟糕透顶了。
  怎么才能说服我爸妈跟我一起养活这个孩子呢?
  要不要选择说我是同性恋呢?说我其实一直跟周美团才是真爱?逼迫我妈只能让我生孩子?
  我估计周美团是不会搭理我的。
  周末,周美团约我出来玩,我也是没心情的答应了。
  周美团看我一直愁眉不展的,就问我最近是不是又遇见禾雪那个贱人了。
  我跟她说没有,她却根本不相信,各种要去找禾雪算账,好歹被我拦下了。
  周美团被我懒洋洋的样子逼得不行了,一巴掌拍我脑门上,“你这怎么回事,一张臭脸摆着。要不然这样,今天姑奶奶请你吃大餐,去法厨餐厅怎么样?”
  我抬头看着她。

  “美团。”我叨叨。
  “法厨餐厅哪来的美团?大众也没有!”周美团嘿嘿笑。
  “我是说美团,心情这种东西,一想到花别人的钱——嘿,治愈了!”
  法厨餐厅原本是要预约的,周美团好像认识谁,打了个招呼,就给我们免预约进来了。
  我其实很少来这种地方,这也就第三次,宁远带我来过两次。
  周美团家里要拆迁,家境还是很不错的,比我们这种下等小康要好很多。所以请客之类的特别大方。
  我们两个人坐下去之后,挑了几个能果腹又快点的先点了。
  周美团扯着我问宁远的事。
  着实是宁远的事没啥好说的了,她估计还以为我在解除婚约的痛苦中出不来,所以一直揪心。我耐心的解释,她都不太相信。
  说了一半,她正好去厕所了。
  我在那边翻手机。
  这时候,旁边蹭过来一条红裙子,接着我的手机被撞倒在地。
  我怔了下,抬起头,看到了徐培培,也就是谢衍生的前妻。
  不知道这么说算不算。

  她捂着嘴故作惊讶,“诶呀,不小心碰到你了,不好意思。”
  这话,我真没法接。
  因为实在太不要脸。
  最近因为怀孕,我可能要修炼成精了,对付这种妖孽,我开始选择不出口了。
  低头将手机捡起来,擦了擦,继续玩。
  徐培培见我不当回事,又找了点事来吸引我注意。
  她将我旁边的酒杯摔了。
  哗啦一声。

  整个餐厅的安静一下子就被打破了,目光都刷刷的就算了,服务生也跟着过来了。
  徐培培指着我说:“她会赔偿,你放心。”
  服务生就听话的走了。
  我的修炼看来还是不到位,我特么的不耐烦了。
  “徐培培你更年期?”我开口问,“怎么不雅照在你这边不太管用,你还想整出点其他热门话题来?”
  徐培培笑了笑,“一个杯子而已,你赔不赔?”
  我瞪着她,“你摔得,凭什么我赔?”
  “承认吧,你就是赔不起。”
  我也是被她激到了,这么一个玻璃杯,三五十最多了,我特么的赔不起,还真是笑话了。
  “你怎么这么瞧不起人?”
  “我就瞧不起你这种穷人。吃不起法菜,还在这里冲打款,打肿脸充胖子!”徐培培仍是面带微笑。
  怒火又开始冒了。
  说好的修炼好心情的呢!
  我努了努嘴,平复了一下我的心情,对服务生说:“waiter你过来。这杯子多少钱?”
  服务生说:“小姐您好,这杯子要三千块。”

  我登时怔住了。
  这特么的是土匪吧,三千块的杯子,简直开玩笑!
  更何况还不是我摔得。
  徐培培笑了,之后竟然不说话,直接走了。
  我循着她后面就追了过去,只见她走到一个桌子坐了下来,旁边还有个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的中年妇女。
  那妇女打扮的十分典雅,高贵的气质扎眼不已,看起来保养的非常不错。
  我瞥了一眼,对徐培培说:“三千块,你别指望赖账。”
  徐培培却出乎我意料的换了一个口气跟我说话,语气十分不耐,“行我知道了,这个钱我会付的。”
  我倒是怔了怔,但是没啥好再去说的,转身就走了。
  刚回过身,就听见徐培培对中年妇女说:“阿姨,总有这种人,见到有钱人,就巴巴的过来要钱,没修养。”
  怎么会有这种女人,颠倒是非黑白。虽然我跟这个中年妇女没啥关系,可是徐培培真是叫我鄙视。
  我回头看了徐培培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根本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没啥必要再去参与,反正徐培培说她会赔偿了。
  我就老老实实的坐到了位置上吃东西。
  周美团才姗姗来迟。

  脸上神秘兮兮的,明显是特别想对我隐瞒什么。
  我问她,“干嘛去了?怎么这么半天才回来。”
  “没,没什么。”她矢口否认。
  “一听就没什么底气,藏了什么猫腻?”我追问。
  周美团笑的特别心虚,这时候上菜了,我也就没再去追问,接着吃饭了。
  我们两个人吃的正欢快。

  一阵子吵杂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