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试图甩开他,于事无补。
  “这话有意思了,当然不是你的。”我不屑的说了句。
  宁远双眸烧的更红了,像是疯了一样。
  毕竟认识好多年了,我感觉到他很愤怒。
  而我第一次,感觉到他这么愤怒。
  他掐着我的脖子就将我摁在后面的墙上,“我们才分手多久?你告诉我这才多久,你就怀了别人的孩子?景文,你到底要不要脸?”
  我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
  医生都被他吓到了,“这位男士你干什么,你放开那个病人,要不然我要叫保卫科了!”
  禾雪也拉着他的胳膊,“阿远,你放开她,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个样子?”
  我被掐的感觉空气全都要断了,这是什么个情况,我今天是要带着我还没有成型的孩子死在这里了么?

  好半天,宁远才被随后赶来的几个男医生给拉开来,我重新呼吸到了空气。
  我下意识护着我的肚子,捂着喉咙不停的咳嗽。
  而宁远,突然像是整个人失去了什么似的,眼神特别空洞。
  我瞧着他,有点没太明白,拿起桌子上的报告,就朝后面退。
  见宁远没有追出来的意思,我才慌慌张张的跑了。
  再待下去,总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出去医院,我才又后反劲。
  宁远真不是主要的事情,我肚子里的孩子才是。
  我特么的怀孕了,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
  谢衍生瞅着是不会联系我了,我也没脸再去找他,更何况,这么个带着点流氓气息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我跟他说怀孕了,会得到什么结果。
  这是逼着我,将孩子打掉么?
  也许是这两天心情糟透了,这个结果叫我太过意外,意外的有点开心。

  我下意识想要留住这个孩子。
  可是完全没有想做单身妈妈的准备,万一被小区里面的长舌妇们看到我大肚子,又得指着我的鼻梁骨叨叨个没完。
  头脑里胡乱想了一大圈,最后站在站台那边,感觉要疯了。
  晚上回家,也彻底没了心情。

  小宋给我打电话,说王总的假还是没有批,我也懒得去问。
  爸妈看我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跟我说话,我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
  晚上再去看丨内丨裤,我已经彻底没有了红色的大姨妈,就像医生说的,既然怀孕了,很快就会没有大姨妈。
  睡觉的时候摸着肚子,翻来覆去的想怎么办才好呢?
  第二天早上。

  我才出小区门,就看见了宁远,他一个人站在那边,像是站了很久了似的。
  一看见他就想起昨天在医院的样子,我竟然有点怵得慌。
  我下意识又去护住我的肚子。
  默默地告诉自己千万别惹恼他。

  走近了,我主动打了个招呼。
  “宁远。”
  他垂着眸子看向我,眼睑中有着我突然看不太明白的东西。
  “文文,孩子是徐培培的新郎的?”他问我。
  我想了想,点点头。
  “你跟他竟然一直都有来往?”宁远又追问。

  我想想,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来往,想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雪跟我说,我还不信,她说你之前其实就看上谢衍生,故意在婚礼现场捣乱勾引他。现在我信了。”宁远半晌吐出这么一句。
  我倒是被说愣住了。
  禾雪竟然在宁远面前这么说我?
  忍不住冷笑,她无非是想叫宁远觉得我是故意勾引别的男人的人,就想在我背后插刀子。

  我哼哼,“禾雪是不是还跟你说,其实我早就盯着谢衍生了,因为看上他更有钱,所以才会跟他开房?”
  宁远瞧着我,算是默认。
  “她说对了,我就这样。”说着我就朝外面走,连解释都懒得去解释。
  走了几步,心里还是有些不忿,我又回头盯着宁远,“我七年不舍不弃,在你最穷的时候跟着你,也是为了你的钱对吧?我眼光好知道你会发家能买路虎。”
  没等他回答,我就走了。
  走出小区,一直到路口的公交车站台。
  宁远追了出来,“景文,你七年不离不弃,为什么最后却选择了放弃?难道那七年全都是假的?”
  我被他问的哭笑不得,要不是医生叫我控制情绪,我真的很想打死他。
  “宁远,你良心是不是喂狗了?这七年到底是不是假的,你眼瞎吗?”我问他,继而又气的说不出话来。
  捂着头,我半天甩开他的手,“算了,你不会明白的,你继续对你的初恋恋恋不舍就够了,别再来找一些莫须有的理由烦我,我跟你没关系了,取消婚礼了,OK!”
  正好公交车就过来了,人还是挺多的,赶不上这一趟车,下一趟肯定人更多。我拼命的朝人群里挤。
  一只手臂被拽住了,接着我整个人转了一圈,被宁远搂在了怀里。
  我被他抱愣住了。
  这特么的上演什么戏码呢?
  他搂着我搂的特别紧,骨头都咯的疼。
  我动了动,他的手就跟着紧了几分。
  如果是早几天,哪怕是我被他扇的那天晚上,他这么做,我也都会原谅他,觉得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
  可是现在,他这么抱着我,只叫我不适应,甚至恶心。
  那种真的要吐出来的恶心。
  “宁远,你最好别再这样来恶心我。我怕我会提前有孕吐反应。”我没有动,而是特别冰冷的说出了这一句。
  七年你都不曾真心,七年你都对禾雪恋恋不忘,你现在过来抱着我,算怎么回事?
  宁远没有动,我也没有能力摆脱他,心想我上班要迟到了。
  突然,我听见有辆车发出一声踩油门的引擎声。
  嘭!
  接着是一声巨响,一辆公交车被撞的的转了个方向,同时连带着旁边几辆私家车撞到了一起。
  声音特别大,还有一辆车的车头都开到了公交车站台上面来。
  我跟宁远好歹朝后退出去,才没有被碰到。
  连环车祸啊!

  “这大早上的,一堵车就出事故。开车也不小心点。”我说着四处张望凑热闹。
  旁边几个人却指着一辆黄色的轿跑说:
  “好像就是那辆车。”
  “恩,他是故意向前撞上公交车的。”

  “怎么这么想不开,这么贵的跑车,就这么撞上去了!”
  “诶呦呦,一看这车就是有钱的主,肯定是闲得无聊,才会在这个时候撞车,纨绔子弟。”
  我怔了怔。
  那辆黄色的轿跑,很面熟,此时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前面全都瘪了进去,毕竟公交车是大家伙,真不是什么车都撞得动的。公交车虽然只是碰擦并没有瘪进去,却被撞得换了个方向,直接攻击到了旁边的其他车。

  里面的司机,唔,我简直认识的没法再认识了。
  对,是谢衍生。
  几辆车的车主,还有公交车司机都从车上下来,纷纷指责谢衍生,谢衍生一直在车里坐着,视线也只是瞧着公交车的屁股。
  总觉得,有点诡异,这货刚才就在公交车后面?
  那几个司机围着谢衍生骂了好半天,谢衍生才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谢衍生长得有些痞,目光只是扫了一圈,那冰冷就叫几个人的声音就小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