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留我一肚子尾气。
  想想真是后悔,为什么不选择先上车再去跟他说这些没用的。
  应该先说明白,然后再转屁股回家好么!
  走了得有一个小时,我才找到个地方有点人,那边正好全停的出租车,我上车才想起来我压根没带钱包跟手机。
  回去后付了钱,就有点不太舒服,肚子疼得不行,大姨妈把裤子全弄脏了。

  喝了红糖水,翻滚了好半天才睡着了。
  一闭上眼,全是谢衍生刚才的表情。
  越想越是来气,却不知道自己气什么。
  我这大姨妈也太汹涌了,将我的心情一路带到沟里去了。
  第二天上班,王总就将我叫到办公室,旁边站着那个妖娆的营销部小陈。

  劈头盖脸就对我一顿骂,说我不上进,文案有问题,脑子也进水了。小陈更是阴阳怪气的说我不看邮件,不知道责任心,跟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样子判若两人。
  小陈更是各种谴责我的不负责任,虽然我不知道就一个下午,如何看出来我没有看邮件?
  总之,全骂在工作上,叫我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回去办公桌,隔壁小宋跟我说:“景文你得罪谁了?本来好好要签订的合同,一下子不翼而飞了。”
  我叹了口气,心想还能谁,我直接捅了老曹,得罪了人家二世祖一把手。
  小陈出门之后还瞪了我一眼,“没本事,还装,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我听得也是够了。
  怎么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呢。
  肚子疼了一整天,疼的又十分的奇怪。

  这次大姨妈不知道怎么,还跟以往不太一样,少了很多,肚子疼的方式也跟以往不太一样。心情更是糟糕透顶了。
  而王总对我的工作进击醒的不满意,将所有细碎的任务都丢给了我。我忍着一起肚子气将细碎的任务全都处理完毕。
  要下班了,王总又突然丢了一堆东西给我,故意折磨我,“今天务必完成。”
  之后自己就晃悠悠下班要走。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我加班,还没一毛钱,真是够够的。

  我一听十分来火,要是平时,也就趁着他走了,跟着走掉得了,可是我的火气真的是爆炸到了极致。
  我站起来就将文件扔到桌子上,“我完不成。”
  王总被我说的一愣,回头看了我一眼,继而脸色不好看的说:“完不成那就别偷懒,你看看人家小陈,哪天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情拼死拼活。你看看你,就知道偷懒,工作没完成,难道不知道加班完成吗?”
  我好笑的看着他,“王总你说的真有意思,你凭什么下班了才扔给我?你今天针对我的还不够吗?再说了,我又不负责合同方面的签订,你凭什么把合同的责任全都怪罪在我头上?”
  “谁怪罪你了?我今天可是一直在责问你文案做的差!再说了,这些不是你分内的事?”王总一脸老奸巨猾。
  我得承认,我是嫩了点。
  人家王总从头到尾都没有将合同的事情推到我头上来,只是再说我工作不努力。
  “分内的事?公司还要求五点下班呢,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我说着甩都没甩王总,拎起包就走了。

  出了门,我自己倒是有点莫名其妙了。我还是头一次,来大姨妈心情糟糕成这个样子。
  我蹲在路边,觉得似乎痛经的感觉少了不少。
  而且,我似乎大姨妈也跟着消失了似的,就没有见到血了。
  这叫我忐忑的不得了,大姨妈这种东西,来的多了肚子疼,来的少了头疼。
  压力太大,据说是会导致乱经。
  估计我明天就得去医院查查去。

  我第二天早上打电话叫同事小宋帮我请个病假,之后就自己坐公交车去了医院。
  才到医院排队挂号的时候,小宋又打给我说:“景文啊,你这是得罪了王总了,你的病假他不批。”
  我一听气得不行,“别理他,反正你给了他了就行。”
  小宋嗯了一声就掐了电话。
  我排着队,心里别提多来气了,整个人都是火,想了想,我干脆将我在医院的视频发给公司的微信群,然后在里面说我要请病假。之后我又打电话给王总。
  王总半天不接电话。
  我又去群里发消息,“王总你不接电话,我就当你知道了,我现在急诊,在医院挂号看病。王总你行个方便,给我批假。”
  这公司群里面是有大领导的,王总如果再推脱不知道,我估计我会直接截图发到公司的公众邮箱去。
  王总被我逼着只好回我个电话。
  “景文,既然是急诊,就好好看病。”他竟然厚颜无耻的关心我。
  我特么的也是服了这种人,故意不给我假,事后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关心我?
  我嘿嘿笑,“王总关心了,病假条你还是给我批了吧。”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挂了妇科的号。
  医生询问了一圈我的情况,给我开了几个单子,叫我去验血。
  我应了之后就去楼下交钱采血,之后看到单子上面写着检查HCG。
  我看着有点愣,没怎么听过这东西,什么绒毛,一见到陌生名词就发懵,我总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人少,等了一个小时就拿到了报告,我看到HCG比正常范围超出了几千倍。
  一时间错愕不已,这是什么鬼,我怎么还高了那么多?
  慌忙朝妇科诊室又去看报告。
  冤家路窄,才到妇科诊室门口,就看见里面端坐的禾雪,还有陪同的宁远。
  医生和颜悦色的询问了禾雪的情况,宁远则一脸关心的询问到底有没有事,各种妇唱夫随,真是看着神仙眷侣一样。

  我坐在外面等着,实在懒得进去碰面。
  到底说了啥,我也没有认真听,直到里面叫我的名字。
  叫了名字我就想等禾雪出来,哪知道,她直接堵在门前,冷眼瞧着我。宁远也站在那边,有点吃惊似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这怎么说呢,隔了有段时间了,我见到两个人,突然觉得也挺没意思的,每次都是争吵,想着都累。更何况我正纠结这个HCG是什么东西,完全没心情。
  我抬眼只是瞧了瞧,禾雪就让开来叫我进去了。
  我将报告给医生。
  医生瞧了瞧我说:“哦,你怀孕了。”

  登时跟做梦一样。
  “什么?医生你没搞错吧?我身上还有大姨妈!”我十分的惊讶。
  医生解释说:“今天不是都没有了,你也说了心情不好,大姨妈特别少。有些胚胎的形成是跟着大姨妈同时的,所以会有少量经血流出。既然怀孕了,你回去后大姨妈会消失。控制情绪,不要影响胎儿。”
  我黑着脸,觉得我听了个笑话。
  因为觉得来大姨妈了,我完全没有担心之前跟谢衍生会怀孕。现在想想,原来大姨妈也是不太靠谱的玩意。
  我正发呆,宁远却一步窜到我身侧,一手拍在桌子上,“景文,你开什么玩笑!”
  我被他吓到了,我没想到他还没有走。
  我抬头瞧他,头一回看到他双眼满是通红,这货激动什么,孩子又不是他的。
  “你干什么,你激动什么?”
  “孩子是谁的?”宁远说着一手牢牢抓住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