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平时我实在不记得王总跟我说过多少话了,现在对我殷勤的叫我有点受不住。
  这个文案,已经被我扔到了魅力金座酒店里面。谢衍生那天没让我拿,还好我有备份。
  我看着王总格外忐忑,“谢总跟我们公司原本是签署合同了么?”
  王总摇摇头,一脸期盼,“当然还没有,所以才需要你这个时候多为公司出力。合同这件事情我今天也正好要跟你说一声,合同也靠你了!”
  前天晚上正大言不惭的说我求不着谢衍生什么事,今天就被下了任务去搞定合同了!
  我哭丧着脸,找个说辞企图推掉,“王总,我的资历尚浅,你叫我现在就去搞定文案还有合同,我实在也是顾不过来。您看您是不是找个能人巧匠?”
  王总点点头,“你说的也是,既然这样,我会叫营销部的小陈跟你一起。”
  我——
  出了办公室,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得求谢衍生多少事?
  很快,小陈就将合同的所有注意事项发给了我,又给我打电话,说一定要看完所有的文件,不会的就问她之类的,客气的不行。
  我恩恩应着。
  掐了电话,接手了个苦差事。
  这个小陈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只看职位给脸色,对上面点头哈腰,对下面爱理不理,还动不动就发火。偏偏她好像有点本事,所有人都扒着她呵,能主动给我发要求,又主动给我打电话,这还是叫我受宠若惊啊!

  我又从王总那边要了谢衍生的竞标要求和细节。
  看到文件还有上面的logo,我才真的知道谢衍生是何方神圣。
  谢尔顿酒店是他公司旗下的一家连锁酒店,谢尔顿是他爷爷的名字。原本几家公司都叫谢尔顿之类的。
  他去年才接手公司,就被他整合并且改名为盛世国际,一跃成为本市最大的上市公司。他爷爷为此乐呵呵的将股份全给了他。

  我一边看一边感慨,谢衍生可以啊,才接手就成为商业巨头,难怪那么傲气。
  了解了大概,才知道我们只是接手他们一个小项目,总共好像也不过百万来块的进账,怎么也轮不到谢衍生亲自过问。
  一早上我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合同的流程,看了一下到底需要注意的项目。
  看的我这个困,打着哈欠才将文件看完了。

  我毕业时间不长,难得这样的机会,只好晚上加班了。
  一直到九点多才发现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打车回家之后,爸妈已经睡了。
  我准备去洗洗的时候,谢衍生给我打电话。
  这么晚,肯定又没有好事。我有点来气,一到晚上就不停的骚扰我,还总是能找出各种借口将我骗到酒店里面去。
  就算是找人约炮也不带这样玩的!更何况,我都搞不清楚我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纯洁的炮友关系么?
  越想越是生气,我将手机关机了,又去客厅将电话线拔了。

  看你怎么骚扰我。
  收拾洗干净了,我就穿着睡衣擦了面膜上床了。
  隔了时间不长,我听见了敲门声。
  一个机灵我从床上爬起来,这——
  不会是谢衍生吧?
  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怕吵醒我爸妈,我赶忙爬起来去开门,只是我妈已经站在门前了。
  果然是谢衍生。
  我妈一脸懵,我爸跟在她身后出来询问是谁。
  我更是一脸懵。

  谢衍生这时候,怎么形容他脸上的表情呢?
  一表衣冠禽兽。
  他特别有礼貌的说:“阿姨叔叔,我是文文的上司,这么晚来找你实在是有点冒昧,但是有件事情必须文文来解决。事出突然,只好我自己亲自来了。”
  爸妈一听,立即就客气的不行。
  “领导赶紧进来坐坐。”
  “喝杯水喝杯水。”
  “我们文文实在是太不懂事了,竟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多担待。”

  两个人对谢衍生表示了一定要严加管制我的愿望,谢衍生一脸了然的表情,看得我这个心慌。
  他眼角全都是得逞,却还是谦谦有礼的继续衣冠禽兽,“不了,大晚上已经非常的打扰阿姨跟叔叔了。”
  “景文,你的文案问题很大,还是跟我走吧。”
  我咬着牙,愤恨的点头,一字一顿,“好,我,马,上!”
  心里恨不得咬出个窟窿来。
  换好了衣服,我下去看到他开的是那辆宝马。
  我都快哭了,这个宝马是个SUV,就是上次老师傅开的那辆,偏越野车,所以特别大。我上面也说过,我们家是老小区,隔音效果也很差。
  我在楼下说个话,楼上基本上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我今天又在楼下倒车,明天早上,我会不会又被新人包养,变成做不良职业的?
  谢衍生看了我一眼,“你指挥倒车。”
  我黑着脸走下去,闹心的不行。
  他突然看了一眼外面,又看了一圈周围,然后对我摆摆手,“算了,上来。”

  我没明白怎么回事,还是乖乖地上去了。
  他没有倒车,而是看着后视镜一路将车倒着原路开出了小区。
  这倒叫我惊奇了。
  “你不叫我指挥倒车了?”

  “这么破旧的小区,隔壁说个话都听得见。”谢衍生哼唧一句,继而斜着嘴问我,“你晚上会不会听见隔壁小夫妻——恩?”
  结尾那个恩拉的好长。
  我一开始没想明白,继而我脸上烧得通红。
  “谢衍生,你还能更渣一点!”
  “能!”谢衍生嘿嘿一声,“一会你就知道。”
  晚上肚子疼,有点要来大姨妈的前奏,我心情更是出奇的不好。

  我回头看着他,“谢衍生你别太过分。我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不能晚上一有需求就把我叫过去。应召女郎也不是你这样挥之就来挥之就走的!更何况,你特么的还不给我付钱!那块手帕你到底想怎么解决,你说我一定还。”
  谢衍生被我说的竟然沉默了。
  “什么关系?”半晌他才重复了这么一句。
  “你既然说了,那我就一次性说清楚。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我承认,那天喝醉酒,我是主动了一点。但那不是我饥渴,非得捡着你就来。”我说着脸上更红了。
  “我只是根本不喝酒,喝醉那么一次,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越说声音越小,越是没有了底气。

  那天的确事出突然,而且我都把我的第一次给他了。守了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到底该跟谁哭去。
  谢衍生也没有说话,一脚油门踩下去。
  晚上没啥车,他这车更疯了。
  一路开到不知道哪,他将车停了下来。
  他瞥了我一眼,“可以滚了。”

  我被他说的整个人都是一怔。
  “这荒郊野岭的,你刚才在我家门口不停车,现在叫我滚?”我登时火冒三丈。
  他斜着嘴,痞痞的说:“关我什么事,我高兴,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
  这货坏起来,你真的是摸不准他的脾气!
  本来也就来气,他这么说,我更是不想搭理他。心想走回去就走回去,我推了车门就下车了。
  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自己走了。
  他的宝马车掉个头挨着我的身边开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