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怀疑他还准备了什么圈套,就等着我钻。
  他甩开我的脸,又靠向后面的沙发。
  阿莉立即贴过去,“阿生,我们还是接着喝酒不好么?”

  谢衍生没说话。
  我看不出来他什么意思,将阿莉扔在旁边的文件拿过来,对谢衍生说:“谢总,您看文件我给你带过来了。”
  谢衍生没理我。
  旁边的老铁倒是贴了过来,对我说:“叫什么名字啊?”

  “景文。”我老老实实的说。
  老铁说:“小文是吧,既然来了,咱们喝一杯。”
  我摆摆手,“我不太会喝酒。”
  老铁立即说:“想要签下来文件,不会喝酒怎么行?阿生可是特别喜欢能喝酒的女人!”
  我怔了怔,签文件?
  好像只是个文案,又不是合同。
  “怎么没想好?喝了酒,阿生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你。”老铁说着给我倒满了一杯。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老铁,“我为什么要他答应我的条件?”
  老铁倒是怔住了,“怎么?”
  我笑了起来,格外的轻松。这些人跟谢衍生之间肯定都有生意往来,所以对他特别的小心。这么多人贴着他,刚才一开口就是一千万,恐怕谢衍生并不是普通的高管。
  只是我孤陋寡闻没听过而已。
  “小文,你似乎没太想明白啊。”老铁跟着就将酒杯塞了过来,“不管是啥,既然来玩了,不想喝一杯?”

  我摇摇头,“我没有酒量,基本上三杯就醉了。”
  老铁笑了,“你一看就是能喝酒的人,这么谦虚干嘛?来,别客气。”
  谢衍生这时候将酒杯从老铁手里拿了过去,“哪那么多废话,都说了不能喝了。”他仰脖子一口喝了下去,就将我拉起来,“走,带你兜风去。”
  “大哥,你才喝了那么多酒,你是带我去兜风还是送死?”我立即就要甩手不理他。

  “废话!”谢衍生瞪了我一眼,我只好闭了嘴。
  地下停车场。
  挨排排全都是跑车,十分的亮眼。
  站在那边,恍如做梦。

  记得宁远开了公司开始盈利之后,我们两个贷款买了一辆不到九十万的卡宴。好车还是不一样的,我们两个兴奋的不行,天天开车到处炫耀、超车。感觉我们就是开豪车一族了,以后日子会越过越好。
  那时候宁远还很兴奋的说:“文文,你就是我的招财猫,以后我要给你阔太太的生活。”
  我站在那边,满脑子都是当时宁远兴奋的表情。好像那一切才是我的。
  他前女友一出现,这一切就都是梦了。
  现在,这么多豪车停在这,却好像跟我隔了一个天地。
  “景文!”突然谢衍生十分生气的叫我的名字,走到眼前,扣住我的脑袋。
  我抬眼望着他,被他生气的样子吓了一跳,朝后想要退。
  他却已经狠狠的咬住我的嘴,咬的特别疼。

  “谢衍生,你干什么——”我企图挣脱开他。
  他一只手狠狠揉着我的腰,将我摁在了怀里,一只手狠狠的扣住我的后脑。
  唇齿间的动作丝毫不见停息。
  旁边一群大男人都只是跟着看热闹,有人吹口哨,却根本没有人管我。
  阿莉的脸色更难看了。
  感觉我身体的空气都要被吸光了,谢衍生才松开我。
  “景文你看清楚,你现在站在谁的身边!”谢衍生说着将我狠狠的扔进了跑车。
  我不知道他气什么,只好乖乖的闭嘴不说话。

  谢衍生摁了启动键,哄一脚油门,车子疯了一样的飞了出去。
  我拼命的抓住了安全带。
  很快车子就出了地下室,一路开了出去。
  外面的灯光朝后退,很多车都被谢衍生超了过去,车速也没有说快到不行,看着那么多车却紧张的不得了。

  很快就驶出了市区,跟着一直开到了郊区的山路上。
  我以为会停下来,然而开的更快了!快的都张不开嘴,风不停地朝衣领里灌。
  也不知道闭着眼睛开了多久,我冷的瑟瑟发抖,车才停了下来。
  睁开眼,车已经开上了山顶的平台上。
  我睁开眼整个人晕的不行。

  勉强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扶着车门一阵阵恶心。
  我坐车还真没有晕过车,这是头一次。
  谢衍生走过来,“冷不冷?”
  我其实冻得不行了,嘴硬不屑的叨叨一句:“不冷。”
  他一听似乎更来气了,将我拉起来压到了车上。
  他身上真暖和。

  他黑着脸看着我,捏着我的下吧:“景文你行啊!”
  见他发火,我就有点蔫,嘴上还在犯犟,“我怎么不行了?你好好地发火,我做错什么了?”
  他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半晌,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扣在我身上。
  我晃了晃,企图表示不满。
  “不是不冷么?手这么凉?”他抓住了我的手。
  “关你什么事。”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他抚摸我的嘴角,“看来我是太疼你了,没叫你知道什么是疼。”
  我愣了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
  后面几辆车也跟了过来,一溜烟停在了旁边。
  我才发现谢衍生开的是真快,他是第一个到山顶的。
  老铁从车上下来就打了个口哨,“呦,打扰到两人亲亲我我了。”
  我红着脸没说话。
  谢衍生对他示意了个鄙视的手势。

  几个人纷纷下来对谢衍生的车和车技一阵子赞赏。
  谢衍生一点都不谦虚,“还用你们说!”
  老铁笑了,“阿生就是这么拽,什么时候都不带谦虚一下的。”
  我跟着附和,“就是!一点都不谦虚”
  谢衍生斜着嘴看向我,“恩?”
  “你们怎么能乱说话,谢总凭什么要谦虚?”我赶忙跟着转变话锋。
  谢衍生搂住我的腰,然后对她们说:“走吧,下山。”
  阿莉这时候凑了过来,“阿生,人家不想做慕少的车。”
  谢衍生瞥了她一眼,“那就不坐。”

  阿莉一听高兴的不行,“那我——”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回去,勇气可嘉。”谢衍生不等她开口就打断了她,继而将我拉上车。
  这跑车就两个坐。
  一溜烟全跟着谢衍生走了。

  后视镜里阿莉一个人站在那边,格外的萧条。
  唔,这个谢衍生,毒舌到家了。
  回去的路上,谢衍生将车棚放了出来,我暖和不少。
  跟着就睡着了。
  醒过来已经到了谢尔顿酒店。
  “怎么在这?”我擦了擦口水问谢衍生。

  他拉着我就进了大厅。
  “你干什么,我说过要回家的。”我拼命撇开他的手。
  然而没啥太大用处。
  最后被他生拉硬拽到顶层,扔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就褪去了衣服。
  “景文,我今天一定叫你知道什么是疼!”谢衍生说着已经毫不留情的张口咬我的脖子。
  唔,原来山顶上说的疼是这个意思?
  当然不是!
  那种疼,是出门走不了路!

  周一上班。
  才打完卡,王总就将我叫进了办公室。
  “怎么样?谢总有没有对你的文案做出指导?有没有说点什么?”王总特别殷勤的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