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都停下来,我正眼瞧着上面的灯,光天化日的,成何体统。
  他的手搭在我的腰间,沉沉的喘气。
  我瞥了一眼,他的侧脸刀削般棱角分明,这种棱角更是给了他一种邪魅,致命的邪魅。
  这可真是妖孽啊!
  他微微扬了扬眉,朝我的方向靠过来,“你快流口水了。”
  我赶忙收敛一下,脸上一热,慌忙换个话题,“谢总,手帕我真的买不到。”
  他的手捏住我的下巴,“你能买到就奇怪了。”
  “这手帕这么贵重,你那天干嘛还扔给我?”

  谢衍生斜着嘴笑了,“真笨!”
  他笑的特别放肆,继而一口咬在我的唇上。
  唔,我翻个身试图摆脱他,“你刚刚跟别的女人——”
  “别想没用的!”他瞥了我一眼,“这时候你还想逃脱?”
  说着,我又被他压了下去。

  我总觉得,我是不是吃亏了,怎么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呢?
  晚上好歹被他放了,浑身都是淤青,走路都有点疼。
  正准备打车回去,结果一辆宝马停在了我面前。
  司机是个老师傅,“景文小姐吧,谢总叫我送你回去,太晚了,打不到车。”
  的确不太好打车,我想了想就上车了。
  我们小区比较老,里面停车的位置特别小,一到晚上什么车都停在家门口,不太好倒车。我只好下来指挥老师傅怎么倒车,才好容易叫这辆硕大的宝马开了出去。
  上楼回家的时候,看到有几家似乎开窗户的,我也没太注意。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出门,就感觉有人指指点点的。
  我回头看,那些人立即就好像什么都发生似的,一脸正经。
  晚上回来,爸妈脸色就不太好看。
  我心想这到底是又传出什么新闻来了。
  吃饭时候,两个人跃跃欲试想要开口,最后都没说出来,愣是憋得我格外难受。吃完饭也没有说出来个所以然。
  挨到周末没有事,就跟发小约好了一起去游乐场玩。
  发小叫周美团,美团网的美团。
  当然取名字这种事情,爸妈没有远见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到了游乐场,才刷票进去,就看到了带禾雪出来散心的宁远。
  还好宁妈妈没跟着。
  宁远盯着我,好半天说:“景文,你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了?”
  说的我一头雾水,怎么隔几天就能给我一句话呢?
  “你有病吧,我出来玩,碍着你什么事了!”我没好气的瞪着他。

  禾雪拉着宁远,“阿远,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提的好的。”
  这是又给我安了什么事情?
  周美团气不过,对着宁远跟禾雪就叫上了,“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大白天在这里演戏呢?我们家景文能有什么事情?再不济也比你们这对狗男女好!”
  禾雪就不乐意了,“小姑娘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又没有说什么。”
  周美团掐着腰一副要打人的样子,“你没说什么?你还想说什么?你以为谁都是景文这样好欺负?你这个不要脸的白莲花,你别叫我单独遇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我赶忙要拉住美团,这货脾气火爆到不行,气头上什么都干得出来,对她我实在是没有招架的本事。
  宁远将禾雪护到身后,却对着我叫上了,“景文,就算是我不要你,你也不应该沦落到被人包养!”
  我怔在那边。
  “被包养?”我气的想笑。
  也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小区里面那些老头老太太对我指指点点,恐怕是我前天晚上指导司机倒车的时候,叫她们都看到了,就认为我是被开宝马的老男人包养了。
  才被人退婚,后面就被人包养,这话题简直接踵而至啊!
  “放屁!宁远你这个贱男,你说谁被包养呢!”周美团登时就跳起来了,上前就要拉着宁远算账。
  我好歹拉着美团,“好了美团。”
  宁远冷笑,“怎么,说对了,气急败坏了?随随便便就找一个老男人,也不过问人家是不是有家室,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吗?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更讨厌你!”
  说的还真是老男人。
  果然事情是从我们小区传出去的。

  周美团扬起手朝着宁远就打,她这会完全是脱缰的野马,估计是没法制止住了。可是她毕竟一个小姑娘,宁远要是动动手,估计她很可能会处于劣势。
  “美团,你冷静,别激动。”我赶忙安抚她狂躁的脾气。
  可惜,已经不行了。
  只是周美团并没有对宁远动手,上去就拽住了禾雪的头发,朝后就给摁在了地上。

  唔——
  这禾雪毕竟真的做了流产手术,体力不支,再加上身体不怎么样,被周美团摁在地上就完全起不来了。
  宁远没有周美团动作快,周美团已经将禾雪骑在了身子底下,更是撒泼一样不给宁远抓住自己的机会。这宁远竟然还不能完全将周美团抱起来。宁远考虑将周美团的胳膊抓着,却也只是徒劳。
  我赶忙过去拉着宁远的胳膊,生怕他会一激动动手打周美团。
  一看打架,周围全都是凑热闹的人,不明所以,拿着手机拍个没完。
  禾雪呜呜的哭,却被周美团占尽了便宜。
  宁远气的眼睛都红了。
  最后还是景区的保安赶过来,将周美团从禾雪身上拉了起来。
  我在旁边看了一道的笑话。
  心里别提多爽了。
  宁远心疼的将禾雪护在怀里,周美团被保安架着还在叫嚣,“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我看你以后还怎么猖狂?你这个死白莲!”
  禾雪脸上被周美团打的不轻,能看到一些淤青。身上就看不到了,可是能想得到。
  保安终于没忍住,对周美团摆摆手,“见好就收吧。”

  周美团才哼哼唧唧的住了嘴。
  保安显然也是知道我们占便宜了,但是对禾雪的态度极其恶劣,估摸着听说禾雪是小三,也是有些讨厌她。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这么多人讨厌禾雪。
  我努了努嘴,对宁远说:“周美团的脾气你也知道,所以有句话叫自作自受。”
  说着我就没再正眼看到过宁远一下。
  几个人还是被带到保安室里面去了。
  好歹做了个记录,保安没有那么大的权限,就将我们放了。
  禾雪愤恨的对周美团说:“我一定会起诉你的,你以为你打了人就能逍遥法外?”
  周美团鄙夷的瞧了她一眼,“你去告吧,我还怕了你!”

  两个人才走,我跟周美团就笑了起来,笑的别提多解气。
  我跟周美团想着大周末的不能影响心情,就去商场里面逛游一圈买买买。
  大包小包的回家去了。
  周美团将我送到小区外面,里面不好停车,我就提前下来了。
  我拎着东西说:“哎,真可怜,我下个月的工资都得补我的信用卡了。”

  才拎着东西进了小区,迎面就是几个八婆的老头老太太。
  我起初也没有当回事,走近了,切切实实的听见在讨论我了。
  “到底是被包养的人,你看看,穿的花枝招展的。”
  “人家可是没少买东西,诶呦这种交易换回来的东西,还好意思往回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