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似乎都认识他,纷纷叫着,“杜医生。”
  杜医生对大家点点头,看向我,“你就是景文?”
  我嗯了一声。
  杜医生对大家说:“都散了吧,在这里干什么?”
  他说话倒是挺管用的,一听这么说,就都走了。
  宁妈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还真是踩了狗屎运,遇上贵人了,要不是杜医生,你这种贱人,今天一定会被打死!”
  杜医生瞥了宁妈妈一眼,显然有些厌恶,“你儿媳妇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禾雪的流产,我会叫人查清楚,给你们个交代。”
  我一听突然开心起来,这个禾雪流产里面肯定有猫腻!

  禾雪脸色明显有些变化。
  她果然在害怕什么。
  禾雪掩饰的很好,她的害怕也很快就被她隐藏了下去。
  她撒娇似的拉着宁远的胳膊说:“不会吧,阿远,我好害怕那些检查,我真的很不喜欢那些冰冷的器具。它们已经让我失去了一个孩子,我——我真的——”她说着眼泪就跟着下来了。
  真是我见犹怜啊!
  她还真是有本事,为了不做这个检查,这话说的顺风顺水,没有丝毫破绽,还能叫宁远格外心疼她。
  还真是小看了这个禾雪。
  这是万年白莲花吧?
  果然,宁远拉着她的手说:“咱们不做,我不会让你想起这些阴暗的过往。”

  禾雪立即很感动的扑进他的怀抱。
  宁妈妈也跟着唏嘘不已,好似老天爷不公平,非要拆散这一对有情人似的!
  杜医生撇了撇嘴,特别好笑的说:“不需要器械检查,也能知道原因。这种资料,哪里都能调出来,除非用了化名。流产这种事情,原因本来也说不清楚。”
  众人就都怔住了。
  杜医生没理会宁远等人,对我点点头,“景文是吧。不错的小姑娘嘛。”然后他就走了。
  我盯着他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
  我都快奔三的人了,小姑娘?
  87年的现在都是中年妇女好么!

  我对他背影说了句,“谢谢杜医生!”
  转过头,凑巧禾雪跟我四目相对,她眼神里透漏出阴狠,继而又消失不见。
  宁远的表情特别不自然。
  太明显了,因为杜医生说流产这种事情原因本来也说不清楚。宁远的表情充满了松动和疑惑。
  好歹跟他身边七年了,我这一点很了解他。
  更何况宁妈妈这种老奸巨猾,肯定听出来杜医生这话里有话,只是她还是十分热情的对禾雪说:“小雪啊,你放心,杜医生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绝对不会叫某些人得逞诬陷了你!”
  禾雪恩恩点头。
  三个人立即又其乐融融,好似真的没有相信杜医生说的话似的。
  “有本事别信啊。”我不屑的瞥了三个人一眼,转身就朝着电梯里面去了。
  到了一楼我才想起来,刚才还在给谢衍生打电话呢!
  一看手机,唔,竟然还在通话中!
  “喂?”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恩,还没死。”那边鼻子里发出一声。
  我估摸着有点生气了?
  只好讨好的说:“刚才遇到点事,这不好意思了!你看这手帕的事——”
  谢衍生鼻子里又懒懒的打断我,“你看着办,要不然给我找回来,要不然买一块。”
  “那我——”

  嘟——电话被掐了。
  这货是来给我添堵的吧?刚才不挂电话,我要说话他倒是挂了?
  我特么的得知道哪里有得卖啊我!
  回去后,翻了所有的淘宝店,都没有找到这么一个手帕,玫瑰花的枝叶上面还能将刺绣的十分精巧的,根本就没有。
  那朵花当时看到了我还是挺惊讶的,栩栩如生,跃然布上,好像真的一样。

  现在好了,擦了鼻涕就扔了,我也是够够的!
  然后找遍了全城的店,这种刺绣在我们市并不是盛行的东西,根本没什么卖的地方。
  更别提价钱了。
  垂头丧气的还得去找谢衍生询问到底哪里有得卖。
  不过问了也是白扯,他都说了全国就两块。
  两块啊!

  这特么的叫我去另外一个人的手里抢么?
  忙乎到了晚上,我忐忑不安的打谢衍生的手机,还好开机。
  接通了之后,一个甜美的女声印入耳膜,“您好,请问您是?”
  我怔了怔,这大晚上的,是不是打扰了他的好事?这货没准正风花雪月呢!
  “没,没事——”我才说着要挂了,手机那边就变成了谢衍生的声音,“Cindy别闹了。”
  接着那个女人娇笑着消失了。
  谢衍生对我说:“买到了?”

  “谢老板,这个东西太难找了,我全城都逛遍了,都没有找到,您看这事,能不能通融通融。”
  那边沉默了。
  “谢总,您高抬贵手?”我试探着又问。
  “到谢尔顿酒店来,我们见面说。”
  然后啪一声又挂了。
  我忿忿的又打车朝着谢尔顿酒店去了。

  到了门口我又忐忑起来,这大晚上的找个男人,好像不太对诶!里面还有个Cindy,万一谢衍生有点特殊癖好,我岂不是——
  唔!
  大厅四周的沙发上都没有谢衍生的人,我巡视了一周,只好又打电话给谢衍生。
  “3327。”他说着又掐了电话。
  我怎么这么来气呢,这货说话怎么这么堵得慌呢,多说几个字会瘦吗?

  担忧了半天,也只好跑到3327室去了。
  整个一层楼,就这么一个房间?
  我好容易找到正门,上下都是忐忑。我心想我得准备点什么防备一下,万一这二世祖兽性大发,我可能会招架不住。
  想半天,才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我一会,拍死他?
  头脑里想好了进去之后所有的退路和防备,我才去摁了门铃。
  好半天才打开门。
  扑鼻就是浓厚的香味,闻了就一阵子犯晕。

  “谢总?”我叫了一声。
  “嗯”身后立即就应了,接着就被谢衍生从身后抱住了,他一手抱着我一手将门给关了。
  我没想到这货从后面突袭,本来想好的防备全都没用了。
  我挣扎着要从他手臂里出来,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将我的包扔到了玄关,一手牢牢钳制住了我的双臂,我顺着他的方向不停的朝后退。他嘴角一丝玩味,明明没有笑,却好似看到他满脸都是坏笑。
  “你干什么?谢衍生你别太过分!”我立即叫了起来。
  他的嘴角扬的更高了,从我的下巴一直绕到我的后脑,手指穿插在头发间扣住了我,继而狠狠的咬在我的嘴唇边上。
  疼的我龇牙咧嘴的,他就趁虚而入了。
  室内的温度不停的上升。
  这节奏好像不太对。
  而且刚刚还有过一个姑娘在这边,这个渣男,他的体力是多好?

  我本来挺清醒的,我觉得我真的挺清醒的,清醒的都到床上了。
  谢衍生一见我挣扎就吻住了我。
  这货的嘴角是不是有什么药,怎么才靠上来,我就觉得软了呢?
  这怎么回事,我怎么不听话了呢我?

  继而,我彻底没打算听话了我!
  这一折腾,已经被吃干抹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