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加油站出来,我就问他,“六百块你怎么给我?”
  谢衍生斜了斜嘴,那表情别提多邪恶了。

  “昨天那个棒棒糖是我从欧洲带过来的手打定制版,价格大概是55欧元,人民币就四百块。”
  我就知道,我是要不到我的六百块了!
  “那手帕呢?苏州刺绣吧?你总不能还说你花了多少欧元?”我立即追问。
  “那个手帕,整个中国只有两块。”谢衍生看着我,笑的更邪恶了。
  跑车就是快,很快就已经到了公司旁边的停车场。
  “你如果不把那块手帕捡回来,后果,你自己去想。”谢衍生说着将我撵下了车。
  扬长而去,我吸了一肚子的灰。
  那个手帕,这么贵?
  我竟然还将它扔了!
  我的天啊!
  一整天,我都在联系昨天的公交车司机,好容易从时间表上调出了司机的号码,询问了昨天的垃圾被谁处理了。
  司机根本不知道,处理垃圾不是他们负责,可以去公交公司看一下打扫卫生的阿姨是怎么安排的。
  只好跟公司请假又去公交公司查看打扫卫生的阿姨。
  阿姨并没有在,去医院照看生病的老爷子了。

  我又巴巴的朝着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门口,我才拍着大腿有些揪心,怎么就这么过来了呢,完全忘记了去问一下阿姨的电话号码。
  又打电话给公交公司询问扫地阿姨的电话号码。
  才挂了电话记下来,就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
  “禾雪,你不要想不开,就算是你不能生孩子,我也绝对不会抛弃你!你应该知道,这七年,我被你折磨了整整七年,我根本就不曾有一丝一毫忘记过你。以后,我更不会放开你。我会珍惜跟你所有的一切。”
  是宁远。

  接着就是禾雪的啜泣声。
  遥远的就像是隔着上个世纪。
  我都懒得回头去跟两个人打招呼,准备转身从侧面的电梯上楼。
  可惜,禾雪看到我了,她没准早就看到我了。
  “阿远,那个,是你的未婚妻景文——你说这些话,她会伤心的!”她的声音充满了委屈,好像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回头看向两个人的方向。
  宁远看到我,立即就冷着脸,拉着禾雪说:“你就是这么善良,总是替别人着想,有些人,不值得你这么善良。”
  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在躲着她们,就好像我矫情了。
  我走过去,宁远就先开口了,“算你还有点良知,至少知道来医院看禾雪。有些错,就算是你赔礼道歉,也是一辈子弥补不了的。”
  我一听就乐了。
  “禾雪算老几,我来看她?”我哼唧一句打断他还要说的话,“宁远你有些话还真是说对了,有些错,就算是赔礼道歉,也是一辈子弥补不了的!小三渣男,**配狗天长地久没听过么?”
  我说着转身就要走。
  宁远怔了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禾雪格外白莲花的说:“阿远,我还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话。”
  宁远显然听了禾雪的挑拨,上来就拉住我,“景文,你竟然这么不知道悔改。”
  我甩手撇开他,“宁远你是不是还想决口不提你出轨的事实?这么不要脸的维护小三,还跟我说要我负责?你可以啊宁远,以前没见你这么不要脸!”

  宁远看着我,像是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好半天才憋出了几个字,“景文,你的口才真是见长啊,说话这么毒辣!”
  “有没有事了,没屁事别烦我。”说着我不耐烦的甩开两个人就进了电梯。
  上了阿姨的楼层,我大概说明了来意,阿姨说这垃圾都是统一处理,都丢到了垃圾站了,那边不会留着,这个时候去找,肯定都处理掉了,绝对没法子找回来了。
  看来是没有希望了,我只好放弃了,等着跟谢衍生求情吧。
  垂着头朝着电梯走了过去,这可怎么办,谢衍生的东西看来都价值不菲。这么一方手帕总不会要我倾家荡产吧?
  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已经准备看着我倾家荡产了。一想到这里,更是揪心到不行。

  这时候,谢衍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看着手机,心想我没有存他电话啊,怎么还写着他的名字?
  接通之后,那边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样?找到了?”
  “那个,谢总,这个事情,您看您也没说清楚,咱们能不能打个折扣?”我开口准备求情了。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迎面就撞见了禾雪跟宁远几个人。
  还有宁妈妈。
  宁妈妈一看到我,就大步走了出来,气势汹汹,显然来者不善。
  果然,她迎面朝着我就过来了,动手就要打我,我心里有防备,朝后躲了过去。宁妈妈扑了个空。
  我将手机对着她,“如果你再动手,我就报警了,这里摄像头这么多,还没有到你们宁家买断天下的时候!”
  宁妈妈气急败坏的瞪着我,“景文,你做的缺德事,我告诉你你别打算逃过这一劫,你们家必须赔偿禾雪精神损失费!这么长时间,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这么歹毒!”
  说话间,宁远跟禾雪同时站到我面前来。
  我冷笑,“怎么,三个人准备对付我一个,你们宁家还真是奇葩啊!”我将手机扬起来,“今天只要你们碰我一下,我都一定会报警。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宁家怎么维护这个小三?”
  这时候电梯口聚集了很多人,宁妈妈自然也不好动手对我做什么了。
  禾雪楚楚可怜的指着我说:“景文,是你背叛阿远在先!你一口一个小三,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登时觉得好笑到了极致。
  “谈背叛,你还真不配!禾雪我一直就挺想问你的,到底那天为什么你会流产,你知我知,你忍心杀你肚子里的孩子就算了,为什么你还不会怀孕?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猫腻,恐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吧?”

  我直接戳中了禾雪的软肋。
  这话不明不暗,其他人再傻也听得出来到底我什么意思,那意思就是禾雪藏了一些猫腻。
  宁远眼里显然出现了疑惑,他望向禾雪,表情说不出的怀疑。
  只是我太小看了禾雪了。她并没有刻意去跟宁远解释,而是面对我,“景文,你为了推卸责任,是都要歪曲事实了么?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确你知我知!你就算是不承认,也有那么多人看着。”

  众人议论纷纷。
  这一出小三跟原配的争斗,再明显不过了。
  宁妈妈登时就对着众人说:“这么多年,我们家儿子跟她谈恋爱,百依百顺,都要结婚了,这个女人却出轨跟别人开房!这么不要脸就算了,还将我的准儿媳妇推到在地害她流产,现在都不能怀孕了!”
  “你们评评理,有没有这种女人,是不是该打?”
  我一张嘴,还真是斗不过这三个不要脸的人!

  气得半死,也插不上嘴,宁妈妈这种老女人更是一句句说,死活不给我机会插话,我还真是没有办法为自己解释半个字。
  我正纠结的时候,电梯另一边突然走过来几个医生,将我们几个推开。
  “这怎么回事?”有个带头的医生首先走到我身侧,打量了一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