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发呆,他伸手点我的脑袋。
  他的手指有些凉,带着些香草的气息。
  “唔——”我看着他。
  “看什么看,拿回去通宵做了。”谢衍生说着,将文件扔到了我的手上,转身就走了。
  留我立在那边,整个人都只剩下错愕。
  这画风转变怎么这么快,我是在做梦吧?
  谢衍生说着,已经上了那辆宝马车。
  我舒了口气,已经从刚刚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拿着文件夹朝公交车站台走。

  在公交车上,我忍不住将文件夹拿出来又看了看。这文件当时是跟某个大公司合作,然后需要很多备选的策划案,是我们上司拿过去充数的。
  上司当时还嘟囔:“你这份是不可能被选上的,但是对方需要的太多,我们一时也找不出来别的了。”
  谢衍生看来是对方公司的高管吧。
  我苦着脸将手帕拿出来,心想给我个棒棒糖,然后又否认我的策划案,这个谢衍生是在上演给个甜枣就打巴掌吗?
  这么想有点来气,这货语气里全是贬低,逮着哪个年轻气盛的都得来气。我又擦了擦鼻涕,顺手就将手帕扔到垃圾桶去了。
  晚上回家,我妈果然跟我爸又唉声叹气的。
  跟我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我想不开,下一秒会去投河自尽似的。
  弄得我啼笑皆非。
  吃过晚饭,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妈接了电话,十分客气的说:“亲家母啊,有什么事么?”
  是宁妈妈。
  我一听就有些来气,什么亲家母,亲哪门子了?
  电话那边也不知道说了啥,我妈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显然憋屈的不行。
  那边还在训斥似的。
  “景文不在家,出去了。”我妈还是唯唯诺诺的说话。

  “不是的,景文不是那样的孩子,你不能听外人乱说。这么晚出去是公司应酬。”我妈在辩解。
  不用想,对方肯定是说我不检点了。
  我登时就将电话抢了过去。
  电话那边,宁妈妈果然十分难听的说话。
  “景文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呢?才退婚几天,就不回家了?电话都不接?你以为我愿意打电话给你们。景文把我们家的儿媳妇推得都不能怀孕了,你们家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人不能出来帮忙,钱上你们总不能也想赖过去吧?”
  我整个人就炸了。
  这特么的宁家的奇葩还真是多的可以啊!
  “阿姨,你这么说话我倒是想问问,那你们家宁远出轨的事情,你们宁家要跟我怎么交代?”
  宁妈妈一听是我说话,先是怔了下,然后趾高气昂的说:“你在家更好,我还要跟你说道说道,禾雪不怀孕这件事情,景文你脱不了干系!”
  “阿姨,宁远不讲理这一套也是跟您学的吧?学的真是太像了。你都这么说我也得问问,宁远出轨的账怎么算?我这么多年给你买衣服陪你逛街买菜的这些钱,你是不是还给我?还有以后电话别打给我,再打电话,我一定告你骚扰!”说着我把电话就给挂了。
  爸妈之所以说我不在,全都是怕我生气。她们太过关心我,反而叫宁妈妈更张扬跋扈了!

  妈一看我在气头上,赶忙过来跟我说:“小文啊,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你不要当回事,不管怎么样,还有妈呢不是。”
  爸也跟着一起点头,恩恩的说是。
  “妈,爸!我真的挺好的,宁远这样的败类,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就算是跟他有七年的恋情。我也不会再当回事的。”我企图说服我妈跟我爸。
  “恩恩,我们知道,不提,以后不提这个事好吧。”我妈立即开口说。
  我——我越是说我不当回事,她们就越觉得我在隐瞒事实真相,总觉得我背地里一定伤心的不行了。
  解释不清楚了。
  我只好叹着气回我的房间了。
  我其实挺害怕晚上真的会想起宁远来的,他的确变成了我七年的噩梦,我将文件夹放在桌子上,想起谢衍生的话,干脆坐了下来,好好地将文档又整理了一遍。
  翻阅资料又对比了很多不足,脑子反而轻松了不少,什么都没有再去想。
  看着看着就累了,很快就困得不行去睡觉了。

  早上起来,倒是觉得精神不错。
  晚上都没有梦到宁远那个渣男。
  我赶到公交车站台准备去上班,路边停一辆跑车,将公交车站台堵住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心想这人等谁呢。

  这时候,跑车将车棚收了,坐在里面的赫然是谢衍生。
  他摆摆手,“上车。”
  我左右看了看,没明白他找谁。
  “痴呆啊你,就是你,景文!”谢衍生瞪了我一眼。
  这会人来人往有些多,好多人指指点点,我被众人逼着,只好乖乖的上了车。
  车座特别低,本来工作服的小裙就有些低,我忍不住拽了拽。
  谢衍生瞥了一眼我的大腿,不屑的说:“又不是没看过,能做的都做了。”

  我登时就红了脸,这个流氓!
  这种男人不是渣男还就奇怪了!
  谢衍生又开口说:“带钱没有?”
  “恩带了。”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
  “一会加油,我没带钱。”谢衍生说着已经踩着油门进了加油站。
  我——
  感情这一大早在公交车站台等我,是找我加油的?
  我愤恨的别过脸去,“你这——”
  “95,加满。”谢衍生一本正经的对服务生说。
  你二大爷!
  服务生很是乖巧的就将油枪放到了油箱口。
  “为什么不加92,非加95?95多贵!最近油价还涨了。”我不满的瞪着他。
  “一分钱一分货,95的汽油好。”谢衍生一脸理所当然。
  “你又不花钱,你当然觉得贵的好。”我哼哼,“资本家都是吸血的!”
  谢衍生瞧了我一眼,“昨天我给你的棒棒糖还有手帕呢?”
  “棒棒糖吃了,手帕扔了。”我说道。
  谢衍生斜着嘴笑了,笑的特别坏。

  这个表情叫我看了特别担心,总觉得这货下一秒会有些稀奇古怪的招数。
  这时候服务生已经加好了油,“总共六百块,请问有油卡吗?付现还是刷卡?”
  我登时就黑了脸,六百块,为什么这么贵?
  “你的油箱多大的,怎么这么贵?”我问他。
  “90升,给钱吧。”谢衍生对我懒懒的挥手。
  我登时想踢死他,同事的车也就45升,加满的话,三百块都不到,他是人家的两倍!
  服务生估计是看上谢衍生的美貌了,还在他的驾坐旁边等着。
  我这会更是打算不认账,凭啥我掏钱,还要给旁边这个二世祖资本家掏钱?他那么有钱,还压榨我们善良的老百姓。
  谢衍生对服务生挥挥手,“我们家女人管账。”
  服务生立即心灵神会,走到了我的副驾驶旁边。

  女人管账?
  “谁是你女人了?”我瞪着他。
  他挑着眉笑了,“景文,你总不能希望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你老婆,亲爱的?”
  我这是惹上狼了么?
  只好乖乖从口袋里掏出六百块递给服务生,胸口这个疼,我不太确定跟这个货色我能不能要回我的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