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寻思半天,估摸着新郎看不下去了,才出手帮我打了吴达?
  “谢谢你帮忙,这种渣男就应该打。”我立即开口说。
  新郎却瞪了我一眼,我心想我感谢你,你瞪我干嘛。

  身后穿着婚纱的新娘,跳出来拉着新郎说:“阿生,你怎么才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新郎却不耐烦的推开新娘,“过来告诉所有人婚礼取消,我怎么可能娶你!”
  我愣了一下,还没仔细去看新娘是什么表情,就被拉走了。
  拉走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阿生的新郎。
  一辆黑色轿车。
  我觉得应该是豪车,毕竟他们都说新郎贼有钱。可惜我是被推上来的,实在没看到是什么牌子的豪车,也看不到我前面司机的方向盘长啥样。
  至少我以后有点谈资坐过豪车。
  只是,我左思右想,实在想不起来我啥时候见过这个新郎。
  我舒了口气,回身看向这个阿生。
  这到底是谁?
  那么多人在婚礼现场,竟然还能取消婚礼,既然不想娶新娘,当时为什么还要给承诺?这种男人,也是渣到了极致。
  我怎么觉得我瞬间成了渣男收割机?
  “你要带我去哪?还有你到底是谁?你大婚当天取消婚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特别渣!如果不想结婚之前为什么不说清楚,谁一定要跟你结婚了?你以为我们都分不起手吗?”我一口气说了一堆话。
  说到后面,我发现我想要对宁远说的话,都对新郎说了。

  许久新郎才瞥了我一眼,“刚才可是我帮了你。”
  这倒是,刚才不是新郎,估计那个吴达可能真的出手打我!
  “刚才的确谢谢你,但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不能改变你也是渣男的事实。都要结婚了,临时取消婚礼算怎么回事?你们这种男人,就是永远都不会懂得珍惜和爱一个人!”我越说越是生气,一想到这个男人跟宁远一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停车!”

  新郎叫了一声,一个刹车,我差点撞到司机的脑袋。
  “唔!”我气急败坏的瞪他。
  “滚!”新郎冷着脸吐了一个字。
  我这才想起来,好像是该滚了。都不知道他是谁,万一被卖了都不知道。
  开了车门,我连滚带爬的出去那辆豪车。
  “还是谢谢你!”我拉长了嗓子吼。
  那车一溜烟跑远了,一点没犹豫的离开了。
  原来是辆大奔。

  继而,整个夜晚的冰凉透心的吹过来。
  有一种人是后反劲的,比如我。
  整个世界的安静,才叫我想起来宁远的点点滴滴,还有即将取消的婚礼。那一种疼跟安静一起叫我心酸的要命。
  最生气的时候你是哭不出来的。而安静,会让你突然泣不成声。
  我一路哭一路沿着马路走,才发现根本不知道这是哪。
  最后靠着没人的巷子口嚎啕大哭。
  整整七年,我在宁远最无助的时候选择留下来,却在他最辉煌的时候,知道自己七年都是备胎。
  前任是梗在喉咙里的刺。禾雪就在宁远的手机里存在了七年。

  他联系禾雪,那不过是因为他忘不掉她,还爱着她。
  原来,他还爱着她。
  多么讽刺。
  这七年,我在他身边什么都不是,我却一直傻傻的不相信。我以为他不会去选择禾雪,那个伤害了他那么深的女人。
  哭得累了,手机响了起来,眼泪模糊的,我根本看不清是谁打的。这么晚还能想到我的估计就是我妈了。我委屈的挂掉电话关了手机,不知道到底怎么跟父母解释我不能结婚了。
  出了巷子已经很晚了,大部分店铺都打烊了,我沿着路边走,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最后只有个酒吧还开门。

  我进去后,发泄似的点了很多的酒。
  这是我最后的记忆。
  等我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
  天蒙蒙亮。

  我睁着眼睛疲惫的看向窗外,觉得浑身都疼,好像脱了一层肉一样,被人咬了一大圈。
  我怔了怔,转过脸。
  旁边有人。
  我整个从床上跳起来,啊一声将他叫醒了。
  这个男人——他——他不是别人,是那个新郎阿生。
  按理说,昨晚上应该是他新婚夜,洞房花烛的时候,他却出现在我的床上!
  不,是这宾馆的床上!

  他睁开眼睛瞥了我一眼,继而十分不耐烦的说:“叫什么。”
  “你你——”我推着他慌慌张张的站起来,才发现未着寸缕。
  我赶忙将衣服都穿回去,却发现被撕的如此惨烈。
  凡是遮羞的地方,全都破了。
  我连哭都哭不出来。
  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昨晚上我去喝酒,他跟踪我了?

  这个渣男,看起来一表人才,长得也不赖,竟然干出这种事来!
  我想着就将枕头扔在他身上,“渣男,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
  虽然我是不打算跟宁远结婚了,可是我没打算破罐子破摔,找个人来安慰我!竟然被这个贱男占了便宜。
  这么想着更生气了!我一口一个渣男的叫着。
  新郎这有些不耐烦的从床上爬起来,还不遮挡一下,十分不屑的将他床头的iphone7手机扔给我。
  我没明白怎么回事,却看到那个手机是我的。
  我怔了怔,去翻我的包,看到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iphone7。
  我在车上拿了他的手机?
  “这么笨,难怪被人挖墙脚。你拿了我的手机,喝醉了被老板打电话给我。这么多女人争抢着要这个机会,便宜你伺候我一个晚上。”新郎缓缓开口,全是鄙夷。
  还是特别高贵的鄙夷!

  伺候他?
  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怎么说得出口?我气的简直发笑。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要脸啊?我被人挖墙脚了,你看着开心,然后顺便侮辱我是么?我喝醉了,你就可以胡来了?你这种渣男怎么在社会上生存的?这么耀武扬威的不要脸你妈知道吗?你妈没有后悔用脐带勒死你吗?”我说着突然特别想哭。
  前面才被个渣男甩了,后面一堆烂尾的事情不知道如何解决,还碰到这么一档子事!
  渣男只是努努嘴,全是冷笑。这冷笑叫我知道,他就认为我是故意爬上他的床的!
  “算了,跟你这种渣男说什么都没有用,你不会懂的!你这种人,就是苍蝇一样,让人恶心!”我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我慌忙转过身去。
  我憋着气准备走,一下子瞧见我身上的裙子,破烂不堪,根本出不去门。我蹲地上将他的衬衫捡了起来。
  也不回头跟他说,穿着就推门出去了。
  整个外面的天气都是阴沉沉的,就好像我这个时候的心情,简直阴沉的没法再阴沉。
  我匆匆忙忙的买了新衣服回家,我得去面对我爸妈,还有如何跟亲戚朋友解释我已经不能跟宁远结婚这件事情。
  回去后,爸妈追问我一晚上去哪了。我跟宁远拍拖七年,都没有晚上不回家。
  我也解释不了为什么,只好将不能结婚这个更大的丨炸丨弹扔给她们。
  爸妈一面唏嘘一面骂宁远是个伪君子,一面心疼我。果然不再追问我为什么不回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