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场别人的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让我的未婚夫成为了渣男。
  事情开始,是我未婚夫宁远的一个女同学要结婚,我们去参加同学宴。
  婚礼特别奢华,是那种大圆桌,听说这个女同学嫁了个有钱的老公。
  只是我们狗血的跟宁远的前女友坐在一桌。

  那个女人叫禾雪。
  我坐在那边一直不太开心。心里本来就不爽宁远跟前女友说说笑笑,但是人家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又是同学重逢,我只能一直闷不说话。
  所以本来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只是,有些人想整事情,自然会找上你。

  我去了个厕所回来,禾雪娇笑着站在宁远身后,搂着他的脖子,宁远半推半就的站起来,禾雪已经仰头吻在他的唇边。
  就差当着我的面接吻了!
  一股子火从头烧到脚。
  这些所谓的同学,知道我是宁远的未婚妻就开始挤兑我,还故意这么玩,不就是给我看的么?
  “你们干什么?要不要给你们一张床顺便滚床单?”我走过去就将包摔在宁远的身上。
  宁远登时就黑了脸,有些不耐烦的对我说:“同学只是开我们玩笑,这就是个游戏,你别当真。”

  “别当真?”我不怒反笑,指着里面一个一直挤兑我的大光头说:“主意是你出的吧?”
  大光头竟然蔑视的对我说:“都说游戏了,怎么,你玩不起?”
  “这到底谁玩不起?你怎么不叫你女朋友去亲宁远呢?瞅这样没女朋友吧?叫你妈来也行啊!”我立即翻脸。
  “怎么说话呢你?”大光头站起来叉着腰就跟我嚷嚷上了。

  禾雪适时的拉住大光头,“吴达你别激动,也的确是我们有些过了,不征求人家未婚妻同意,就玩这种游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未婚妻三个字被咬的特别重。
  禾雪说着又反手拉住我,“景文你也别生气,是我们不对,坐下来吃饭,毕竟人家婚礼,我们这么闹不好对不对?”
  本来就不待见她,这会竟然装好人拉我的手。
  我不耐烦的想将手抽出来,哪知道,根本动弹不了。
  “干什么你?”我立即不耐烦的质问她。
  只是,我的确小看了这个女人。
  她的演技绝对会气死二十二年才拿了奥斯卡的小李子!
  她一点都没有松开我的手,而是继续抓着我,声音有些压低,好像真的是在跟我道歉似的:“景文,你看你还是生我的气,我可是诚心的跟你道歉,回头还要参加你跟宁远的婚礼,我可是准备了大礼的呢!”

  她说着,突然凑到我耳边:“我可是怀了宁远的孩子呢!”
  登时胸口全凉了。
  本来心里就不爽,这个时候更是火上浇油,将我的怒火全喷张了出来。
  什么猜测,什么前任,什么朋友?这赤果果的就是小三上来挑衅。

  你看,我还真是小瞧了她们,她们这个朋友关系真的是纯洁到床上去了!宁远口口声声没出轨呢?孩子是他爹的吗?
  我一手推开禾雪,对宁远就要吼。
  而禾雪——
  这个白莲花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向后整个倒了过去,额头磕在凳子上,更不可思议的是,她下身还流血了,当时就殷红了地面。
  “阿远,阿远,我疼——”禾雪当时就叫了起来。
  宁远慌张的蹲下去扶住禾雪,一脸关心,“你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
  场面瞬时就混乱了,原本应该我去质问宁远为什么出轨,现在却成了所有人质问我为什么推一个怀孕的女人,甚至将她推得流产了。
  我都来不及张口说话,就被骂声淹没了。
  真是日了狗了,刚刚我是甩手摆脱禾雪,可是根本不可能叫她朝后摔在凳子上,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得是多心狠,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杀!
  慌乱中也不知道是谁狠狠的推了我一下,我朝前扶着凳子想稳住自己,却根本稳不住,反而将凳子整个摔在了禾雪的身上。
  我却狗血的没有摔倒。
  宁远站起身,恶狠狠的看向我,接着他狠狠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猝不及防,疼的我脑袋嗡嗡作响。
  场面当时就安静了,安静的好像是被谁静止了。
  “景文,你竟然是这么恶毒的女人,你害的禾雪流产就算了,你还将凳子摔在她身上!”宁远厌恶的看着我,语气里没有半丝怜悯。
  我,恶毒?

  “你说什么?”那么多想反驳的话,最后出口,只变成了这么无力的一句。
  “滚!别再叫我看见你!”宁远恶狠狠的吐出这一句,蹲下去将禾雪抱起来朝门外走。
  我一手拉住他,“你去哪?你竟然相信她,不信我?”
  宁远狠狠的甩掉我的手,头都没回的走了。
  大光头经过我身边得意的说:“恶人都是会遭报应的!尤其是你这种只看上宁远钱的女人!”啐了一口就领着众人走了。

  我只看上宁远的钱?
  禾雪七年前跟宁远分手的理由多么简单啊,她就是嫌弃宁远穷,而我不离不弃的跟着宁远,等到他打拼出现在这个公司,我却成了看钱的女人!
  婚礼现场特别多的人,真的特别多。
  他们都在看着我,议论纷纷,我却一个字都听不到。
  哭都哭不出来。

  我恶毒?你一个出轨的男人竟然能在这个时候说我恶毒?一个小三竟然还这么多同学维护?这特么的是外国进口白莲花吧?
  我是傻,傻到守护了七年,就以为我们很幸福,以为宁远是会跟我结婚的。
  但是宁远你刚才打醒我了,不是么?
  我叫自己别在悲伤里出不来。将包从凳子上拿起来,端着酒杯就朝宁远追了过去。
  在酒店的大门口,我拦住了他。
  “别指望求我我就会原谅你,景文,我看到你就恶心!”宁远以为我还要去求他,一脸恶心的对我说。

  “求你?”我冷笑,一手挥出来狠狠扇在宁远的脸上,然后将一整杯酒洒在他脸上。
  “你理所当然的出轨还带着小三跟我叫嚣?孩子都有了,然后还扇我巴掌说我恶毒,你们还真是绝配!不要脸到你们这个地步,我自愧不如啊!”我说着用纸巾擦了擦手。
  我明显看到宁远眼里那一丝不能相信,看我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眼瞎看中了你,不离不弃的做你的糟糠之妻!不过谢谢你打醒我了!你这个渣男你记着,婚礼取消了,是我不要你!”我说着甩手将纸巾扔他脸上,转身就走。
  我刚要走,宁远身后的那个大光头冒了出来,拉着我就吼上了,“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说瞎话陷害禾雪!你才是小三!你这种女人就是欠打!”
  我真没想到这个大光头,是这么个货色,竟然还能动手打女人,渣男中的渣男!
  我想要脱身却不可能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拉住了吴达,并且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场面有点混乱。
  我有些怔,抬头看向这个出手的男人。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长得很诱惑,颜值高还有些痞,嘴角微斜一脸玩味。手里把玩着一个胸针,胸针上面两个字,我瞥了一眼,是新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